媒體
  • 澳廣視新聞
  • 政府消息
  • 濠江日報
  • 澳門日報
  • 力報
  • 新華澳報
  • 正報
  • 華僑報
  • 現代澳門日報
  • 論盡澳門
  • 澳門平台
  • Media OutReach
  • 美通社
  • EQS Group
分類
  • 澳門平台
新聞
  • 願早日康復
  • 聚焦博彩
  • 夾心階層話題與藏在房子裡的和諧
  • 第二輪投資合作
  • 大賽車與澳門
  • 常識崩潰了
  • 葡萄牙的新業主
  • 一個仍然引發爭議的論壇
  • 不確定性原理和中國的微笑
  • 小心掉落軍備競賽的陷阱
  • 「優化」葡萄牙語教育
  • 粉紅色的管治
  • 葡語國家共同體著 重經濟和流動性
  • 信息系統改善營商環境
  • 中國以及不可預測的特朗普
  • 美國圈養的印第安人
  • 整體眼光
  • 是工廠還是購物中心
  • 佛得角大選
  • 尋找大型會展

兩大革命的對立

2016-03-18 18:01








在「作家革命:文化大革命和康乃馨革命」的主題下,作家Rui Zink(葡萄牙)和劉心武(中國內地)談論了這兩個互相毫不相關的革命。這是新一屆澳門文學節——雋文不朽

 

康乃馨革命對文化大革命有什麼影響?」,會議主持人姚風問到。 「我不認為它們之間有什麼關係,影響是零」,作家Rui Zink果斷回答。

 

文化大革命是1966年至1976年間由時任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毛澤東發動的社會政治運動,目的在於消除共產黨內出現的對立派。

 

而康乃馨革命指的是發生在1974年4月25日的一場社會運動,它推翻了葡萄牙的獨裁政權體制,最終發起建立民主政權。

 

在強調了這兩個運動的獨特性後,作家Rui Zink還幽默地表示,一些說要成為毛主義者的「白癡」,後來在成為成年人後,都擔任了重要崗位。「看看歐洲目前的情況就知道了」,他以開玩笑的方式說到,並提及前歐洲委員會主席若澤.曼努埃爾.巴羅佐。

 

Rui Zink說,當時在葡萄牙這個大洋彼岸的國家,文革對年輕人是「有吸引力的」,而且,許多在牆壁上的塗鴉都有暗指這個運動。

 

另一邊,被認為是文學體裁「傷痕文學」先驅的作家劉心武,譴責了當時的過激行為,他表示文化大革命是一場「災難且是毀滅性的」,但在毛澤東去世後最終平和的結束。「四人幫(涉嫌運動的四個頭目)在一夜之間被抓」,他說,並表明運動也由此結束。

 

內地人民由此對變革懷有「希望」。「在1976年後直到1978年,是混亂時期」,他回憶說。而這位作家在那個動盪的時期,卻完成推出了作品《班主任》,其中首先表現出對文革的批判。至於葡萄牙的4.25日革命,因為「四人幫禁止接觸外國文學」,劉心武對當時葡萄牙所發生的情況並無瞭解。

 

姚峰——作者的筆名,是文化局原副局長;姚京明——再次詢問Rui Zink有關康乃馨革命的和平主義,是否是由於葡萄牙人民獨特的民族性格。

 

「如果(兩個革命之間)有一個共同點的話,那就是證明同一個詞如何被用來指代兩種不同的事物」,Rui Zink說,並補充:「(文化大革命中)是謀殺文化,而(康乃馨革命)是心靈的開放」。

 

在康乃馨革命爆發時Rui Zink只有13歲。 「我的祖父(在新國家政權期間) 被逮捕,但他很堅強;而我祖母的精神被禁錮,她患上了精神病」,他回憶說。因此,對於這位作者而言,葡萄牙在1974年4月25日之後才走出「黑與白」,擁抱了多彩的顏色。

 

這位葡萄牙作家還表示:「不相信遺傳學」,並認為「危險」是與特定的特徵相關聯的——即整個民族的和平主義。在總結講話中,Rui Zink還幽默的引用了葡萄牙人何塞.維赫納的話來描述新國家體制政權期間的審查制度。「審查制度是將小麥進行穀殼分離的技術,最後發佈出來的卻是糠」。

 

姚峰說:「有時候,革命是血腥的」。而Rui Zink 則表示:「葡萄牙的革命是浪漫的,且雖然出現了一些不好的事,但結局卻非常好」。

 

漢語文學

 

一位觀眾提問劉心武關於「中國文學的奇怪狀態」從古至今一直與政府相關的問題。對此,這位作家表示,「應更多的關注其他事情,而非政府」,因為「要成為一名好的藝術家,就必須要獨立——而且獨立了,寫作才能是自由的」。

 

一些觀眾也提問劉心武如今「傷痕文學」是否依然有影響力。 「如果你是80年後出生的,那受影響的程度會大一些;現在,如果你出生在2000年……年輕人對文革知之甚少」,他說,並解釋說:「現在在互聯網上有許多小說,青少年們都在網上閱讀。他們喜歡與現實生活毫無聯繫的冒險和幻想」。

 

不過,筆者表示不會放棄,會繼續談論-並撰寫人們感興趣的主題,儘管他的作品「並不如網路上的那些那般流行」。無論如何,劉心武認為最重要的是國家不能忘記。「一個民族決不能失去記憶」,他總結道。因此,只要他還活著,就會堅持工作並書寫他認為有關的事情,因為「(自己)的記憶不存在限制」。

 

在問答環節,還有人詢問劉心武有關描寫文革的「好書」隨著時間的推移漸漸消失的問題。 「很難找到這類書籍——逐漸變得越來越少。好像『傷痕文學』作品的出版有所下降。我33歲,(在文化大革命期間)曾在上海工作,我想寫一篇回憶錄,但有發表的可能嗎?」這位提問觀眾問到,並補充:「限制有哪些?」

 

在回答中,這位中國內地作家表示,中國仍然存在審查制度:「我們知道有限制,但不知道具體是哪些」。不管怎樣,劉心武表示他一直在寫他想寫的東西。 「我們寫作是遵從我們的心;而非為了出版」,他總結道。

 

在會議末,記者里卡多.平托——雋文不朽負責人,要求推薦與這兩個革命相關的書籍。Rui Zink強調寫作和閱讀的「多樣性」是關鍵。不過他還是推薦了迪尼斯.馬查多的書,「正如莫勒羅所說的」,是葡萄牙民族特性的一種體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