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 澳廣視新聞
  • 政府消息
  • 濠江日報
  • 澳門日報
  • 力報
  • 新華澳報
  • 正報
  • 華僑報
  • 現代澳門日報
  • 論盡澳門
  • 澳門平台
  • Media OutReach
  • 美通社
  • EQS Group
分類
  • 澳門平台
新聞
  • 願早日康復
  • 聚焦博彩
  • 夾心階層話題與藏在房子裡的和諧
  • 第二輪投資合作
  • 大賽車與澳門
  • 常識崩潰了
  • 葡萄牙的新業主
  • 一個仍然引發爭議的論壇
  • 不確定性原理和中國的微笑
  • 小心掉落軍備競賽的陷阱
  • 「優化」葡萄牙語教育
  • 粉紅色的管治
  • 葡語國家共同體著 重經濟和流動性
  • 信息系統改善營商環境
  • 中國以及不可預測的特朗普
  • 美國圈養的印第安人
  • 整體眼光
  • 是工廠還是購物中心
  • 佛得角大選
  • 尋找大型會展

毒販青睞什麼?

2016-06-13 12:53




 

抓捕毒販對於比索司法員警而言是吃力不討好的任務,既沒有武器也沒有錢買汽車(只有很少的車還能開)燃料或充手機。雪上加霜的是,很大一部分的毒品流通是在該國的島嶼區,有著80個島嶼和小島的Bijagos群島上完成,而員警卻沒有船去抓捕毒販。幾亞比索成為毒販的天堂。

 

現在是2016年,比索當局應對解決販毒的最大挑戰卻與十年前毫無差別:「缺乏進行深入且複雜調查的能力」,比索的聯合國毒品和犯罪問題辦公室(UNODC)在比索指出,並暗指該國員警的無能。員警無能的問題是南美可卡因販運的一個共同點,並且讓西非自2006年起成為毒品銷到世界其餘部分的跳板。

 

早在2009年4月,在一個販運達到高峰的時期,幾內亞比索武裝部隊總參謀部的負責人Zamora Induta就指出Bijagós群島中的Bubaque、Orango和João Vieira島是嫌疑飛機的降落地點。 「這一切的發生都是因為政府當局的力量不足以延伸到這些島嶼上」,他說。而在這方面,雖然自2014年選舉開始有表現出新的政治意願,但幾乎沒有做出任何改變。

 

直至今日,員警力量仍未配備能讓他們有信心面對「高度危險分子」的裝備。「無論你的願望多麼強烈,但人們不會在不確定的情況下冒著生命危險去執行事務」,司法員警方面抱怨到。而犯罪嫌疑人在國內四處橫行:2016年第一季度,一組幾內亞司法工作人員跟進幾個因販毒而被國際起訴的嫌疑人。

 

「二月有大量人員陸續到達比索,隨後組織各種活動。我們沒有對藥物拍照,但我們所看到的讓我們90%確定他們正在準備關於販賣毒品的東西」,一位參與行動的工作人員描述。

2015年9月至10月間,總統解散了政府,國家出現了政治動盪,這一時期幾內亞比索記錄到南美 「最倡狂的販毒運動」。 「一切都是因為政權的不確定性。他們利用政權的不穩定性來分散注意力」,他補充說。而幾內亞比索是一個政府從來沒有安穩結束任期的國家。

 

據同一消息來源表示,在可卡因販運中還有「一些幾內亞軍人」同謀者,但都是出於「個人原因:是與毒販有聯繫」,而不是通過最高軍事等級指示來參與販毒——「因為之前有發生過」。

 

 

精英階層帶來了希望

在未來幾個月,歐盟將資助幾內亞比索打擊跨國犯罪單位一批新的設施和設備。這個打擊跨國犯罪的單位是聯合國毒品和犯罪問題辦公室(UNODC)的一項倡議,將每一個安全部隊的精英分子聚集在一起。司法員警,治安警察,國民警衛隊,移民和海關服務都貢獻了準備就緒的精英來更好地組建一個20人行動團隊,這一團隊將在必要時被召喚進行跨國犯罪調查——包括各種販賣(武器毒品,人口),恐怖主義或其他。與其它面臨資金不足等問題的幾內亞安全部隊不同,這一單位有燃料供應和通信系統運行保障——得益於國際社會的支持。

 

毒品販運一直是這個單位著重調查的犯罪行為,「各成員在接受不同國家和背景下的培訓後都變得十分出類拔萃」,他們一直針對腐敗的可能而進行「監察」,這使得他們能夠處理複雜和跨國的組織犯罪,UNODC 比索辦公室表示。他們希望毒販因此開始討厭幾內亞。

 

 

無人「關注」其他毒品

「國際社會十分關注國際可卡因貿易」,「沒有人關注在全國流通的大麻」,67歲的福音派牧師Domingos Tê擔負支援所有沉浸於毒品消費的人的使命。幾內亞比索只有一處毒品依賴者戒毒所。設施很簡陋,但只此一間。

 

霹靂可卡因(可卡因的游離域形式)消費者和大麻消費者是主要用戶。「『大麻』業務佔很大份額。這種毒品可能導致多種失調」,這位牧師表示,問題是「現在的捉拿力度與前幾年相比減弱很多。很早就開始沉默了」,Domingos Tê提到,他擔心當局過度關注打擊可卡因跨國販運,而對眼皮底下的其他毒品不管不顧。

 

例如,幾內亞比索有可卡因種植園,為首都供貨。向我們解釋這些的是比索中部Nova Sintra街區的毒販。毒品來自幾內亞比索北部的聖多明戈斯,通過汽車運送至首都入口處的小鎮Safim。緊接著,他推著手推車穿過樹林,以繞過員警巡邏的地方。到達比索的Militar街區後徒手運送,期間穿過長達7公里的稻田。「如果員警出現呢」,我們問他。「有時候他們在那裡。但我們隨便給他們點東西,他們就會走了」,這位毒販回答道。

 

大麻和霹靂可卡因是幾內亞比索最便宜、消費最多的毒品。一份霹靂可卡因售價4美元,幾美分就可以買到大麻。這些資料來自一份少見的有關幾內亞比索毒品依賴情況的研究,該研究由公共衛生研究院的幾內亞比索社會學家Abílio Aleluia所做。

 

「我聽到一些毒品依賴者講述他們的吸毒歷程,早期,10歲的時候,他們吸毒是作為朋友間的玩笑,因為家庭氛圍也很寬容」。「當父母和監護人發現毒品時,也不會太影響關係」,因為「販賣的收入」幫助維持生計。如果有錢,消費毒品也就無可厚非了。

 

Abílio Aleluia正設法籌集贊助,使幾內亞比索毒品和依賴者監測中心投入運行,該中心的建設在4月已獲批准。但現在還是紙上談兵,缺乏付諸預防實施,如學校預防和資料收集。「重要的是幾內亞比索有應對毒品消費的措施」。幾內亞比索已經因毒品貿易而為世界所知,不要再增添毒品消費大國的臭名了。

 

 

www.plataformamaca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