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 澳廣視新聞
  • 政府消息
  • 濠江日報
  • 澳門日報
  • 力報
  • 新華澳報
  • 正報
  • 華僑報
  • 現代澳門日報
  • 論盡澳門
  • 澳門平台
  • Media OutReach
  • 美通社
分類
  • 澳門平台
新聞
  • 願早日康復
  • 聚焦博彩
  • 夾心階層話題與藏在房子裡的和諧
  • 第二輪投資合作
  • 大賽車與澳門
  • 常識崩潰了
  • 葡萄牙的新業主
  • 一個仍然引發爭議的論壇
  • 不確定性原理和中國的微笑
  • 小心掉落軍備競賽的陷阱
  • 「優化」葡萄牙語教育
  • 粉紅色的管治
  • 葡語國家共同體著 重經濟和流動性
  • 信息系統改善營商環境
  • 中國以及不可預測的特朗普
  • 美國圈養的印第安人
  • 整體眼光
  • 是工廠還是購物中心
  • 佛得角大選
  • 尋找大型會展

被捕一年後的「夢魘」

2016-06-20 14:54




因在魯安達舉行政治討論會議而被逮捕的安哥拉活動家,在被捕一年後分別以叛亂和共謀犯罪被判處有期徒刑八年半。被剝奪了自由的17個青年人的家屬們表示他們仍然沒有收到關於案件的詳情回應。

 

逮捕行動於去年6月20日開始,庭審由於絕食和半年多的拘留期推遲到11月才開庭,最後經過反復的拖延定在3月28日。由辯護律師提出的三個不同訴求(受法院同意的)也無法阻止這些年輕人被送到監獄開始服刑。

 

「他們做了什麼?」,活動家何塞.戈麥斯.阿塔的妻子朱麗亞.奧利維拉在給葡新社的發言中質問道,這位活動家因籌備叛亂和共謀犯罪被判處有期徒刑四年零六個月。他的妻子沒有工作,還有三個孩子(分別為3歲,5歲和11歲)表示她度日困難,尤其是經濟方面,而且也缺乏精神支持。

 

「沒有父親在身邊對孩子們來說是很不容易的。當他們問起他們的父親時,我總是手足無措,我經常回答:你們的父親在法庭上。由於家庭的決定,他們從未去看望過」,朱麗亞.奧利維拉說。

如今在過去將近一年後,「噩夢」開始了,她承認審判日是最艱難的一天:「好像世界末日到來了」,她宣稱。

 

不久後,辯方向最高法院和憲法法院提出上訴判決,進程由17個青年的三隊律師準備。他們還向最高法院提出「人身保護令」的申請,要求在訴求沒有得到最終決定時繼續使用以前的監獄條件(軟禁)。

 

兩個多月後,法院還是沒有任何回應,但讓律師奇怪的是仍未給出關於「人身保護令」的決定。「這不是一個真正的訴求」,這一申請應該迅速的得到回應,世界任何地方都是在48小時內出動,以確保人權的。我們等待了近兩個月,期間那些年輕人在服刑。這一切都非常奇怪,律師大衛.門德斯指出,他是三個辯方律師隊之一的成員。

 

家人等待他們釋放

被判處有期徒刑四年三個月的活動家納爾遜.迪班古的妻子維爾吉尼婭.米谷羅不在意程序問題,但她確信丈夫會在刑期結束前獲釋。在接受葡新社採訪時,維爾吉尼婭表示她經歷了各種各樣的困難,雖然在十二月找到了一份工作,但是現在已經有4個月沒有收到工資了。

 

「他們問我,如果我不害怕,我可以跟過去。但我回答說不,因為我沒有傷害任何人。而納爾遜雖然在那裡,但它沒有做錯任何事。」她說維爾吉尼婭.米谷羅還回憶說,當納爾遜一年前被捕時,她因為一場差點奪去她性命的拙劣剖腹生產而剛剛結束搶救手術。

 

「他們把一片紗布落在裡面,納爾遜把產房弄得一片狼藉,當我被告知他已經被逮捕時,我還以為是這個原因。但是隨後他們告訴我,他是因為政變而被逮捕的,我嚇壞了,她回憶說。

 

維爾吉尼婭帶著兩個孩子(1歲和6歲)生活在公婆家,最難熬的時刻是孩子生病叫爸爸時。「老大總是問爸爸在哪,他想知道爸爸什麼時候會回家,我無法回答他 」,她感慨道。

 

活動家阿豐索.馬蒂亞斯「Mbanza Hanza」的母親萊昂諾爾.約翰表示「看到孩子處在這種情況下很憤怒」。她確信當她的孩子被釋放時正義才會得到伸張,「我希望他出來,那些殺人犯能被釋放,為什麼他們不能出來?」,她質問道。

 

 

根據其四個孩子之言,Mbanza Hanza在被逮捕之前是一名教師,他用工資資助他同為小學老師的母親。

 

「現在一切都要依靠我和他的兄弟,他家庭的支柱——兩個孩子和沒有工作的妻子,缺錢,缺食物,什麼都缺。」她說。

 

萊昂諾爾.約翰說Mbanza Hanza的工資自一月份開始被削減——沒有任何解釋,並補充表示沒有看到家人的支援,因為擔心會遭報復。

 

「『SINFOS(國家情報和安全部門)經常去我工作的地方』,但他們從未和我說過話。人們告訴我,他們去那裡詢問關於我的事,尋找所有違規行為以便辭退,我都知道。」,她感歎。

 

在這個進程中, 15名活動家在6月到12月18日之間被拘留,在法院修改了強制措施後,拘留變成了軟禁。

 

兩位受審判和定罪的女孩未被逮捕並等待審判——於11月16日至3月28日之間,處在自由狀態。

 

審判於11月16日至3月28日期間在魯安達省法院進行,在第十四次庭審上,安哥拉籍葡萄牙人Luat Beirã——「rapper」,被判處五年半有期徒刑,而大學教授及作家多明戈斯.達克魯斯,因小組成員在其每週例會上討論政治,法院以同謀犯罪的領袖為由判處他八年半有期徒刑。

 

在最後一次庭審會議上,檢方撤銷了對他們預備攻擊總統和其他領導人的指控,並提出一個新的針對被告方的指控,對此活動家們還未提出辯護。

 

法院將被告人成立了一個違法者協會作為證據,各庭審會議於2015年5月(他們被逮捕)和6月在魯安達舉行。法院指出,他們在一份合著撰寫的「計劃」中表示想通過「憤怒,反叛與革命」行動推翻由合法選舉產生的主權機關,讓他們 的成員掌權——名字都在一份「救國政府」名單上。

 

活動家們在法庭上辯稱他們的行動是和平的,是運用集會和結社的憲法權利。

 

www.plataformamaca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