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 澳廣視新聞
  • 政府消息
  • 濠江日報
  • 澳門日報
  • 力報
  • 新華澳報
  • 正報
  • 華僑報
  • 現代澳門日報
  • 論盡澳門
  • 澳門平台
  • Media OutReach
  • 美通社
  • EQS Group
分類
  • 澳門平台
新聞
  • 願早日康復
  • 聚焦博彩
  • 夾心階層話題與藏在房子裡的和諧
  • 第二輪投資合作
  • 大賽車與澳門
  • 常識崩潰了
  • 葡萄牙的新業主
  • 一個仍然引發爭議的論壇
  • 不確定性原理和中國的微笑
  • 小心掉落軍備競賽的陷阱
  • 「優化」葡萄牙語教育
  • 粉紅色的管治
  • 葡語國家共同體著 重經濟和流動性
  • 信息系統改善營商環境
  • 中國以及不可預測的特朗普
  • 美國圈養的印第安人
  • 整體眼光
  • 是工廠還是購物中心
  • 佛得角大選
  • 尋找大型會展

總統選舉檢驗絕對多數政府

2016-07-08 00:00


聖多美及普林西比於717日的總統選舉,對於特羅瓦達政府在這一個人對抗分極化的國家的力量而言是一種檢測。

 

大多數情況下, 「在聖多美及普林西比,執政黨政府從未贏得過總統選舉」,表明「選民避免任何一方掌握絕對權力的意願」,非洲—巴西葡語國家國際一體化大學(UNILAB)人類學博士、教授格哈德.塞伯特認為。

 

選舉中,最受支持的是現任共和國總統曼努埃爾.平托.達科斯塔、前任總理瑪麗亞.達斯.內維斯(由聖多美及普林西比解放運動黨支持 —— 社會民主黨,MLSTP-PSD)和埃瓦里斯托.德卡瓦略(由獨立民主行動黨支持)。與他們競爭的還包括「局外人」經濟學家埃爾德.巴羅斯和生物學家曼努埃爾.羅薩里奧。

 

對於這些候選人,塞伯特認為,獨立民主行動黨支持的埃瓦里斯托.德卡瓦略,「沒有偉大的人格魅力」,與「特羅瓦達家族密切相關」,尤其是特羅瓦達(現任總理)和他的父親米格爾,曾任共和國總統。這位研究員認為,埃瓦里斯托.德卡瓦略「被認為是另一個特羅瓦達代言人」,「如果當選,獨立民主行動黨和特羅瓦達家族將掌握國家絕對權力」。

 

「獨立民主行動黨不是一個黨派,是一個個人項目」,這位UNILAB的教授強調,他承認,其情況不同於MLSTP-PSD,「有一些高品質的成員」而且「內部存在多股力量」。這方面的一個例子是, MLSTP有兩位總統候選人:現任總統曼努埃爾.平托.達科斯塔,和前任總理瑪麗亞.達斯.內維斯。

 

因此,如果埃瓦里斯托.德卡瓦略在第一輪選舉中未取得勝利, MLSTP的兩位總統候選人的支持者將聯合起來,這位原里斯本大學研究院國際研究中心(ISCTE-IUL)教授認為。

 

「平托.達科斯塔有擔任總統的優勢」,但已經78歲,而且「已擔任國家元首20年」,這可能導致選民希望選「另一個更年輕、更有活力的人」,他表示。 議會副會長瑪麗亞.達斯.內維斯,58歲,得到MLSTP-PSD國民議會絕大多數支持,257名成員中249名選擇支持她。

 

 

個人競爭超越黨派問題

「選舉故事是該國最微小的故事」,因為「年齡和方案或意識形態之間的鬥爭較少」,而「個人之間的鬥爭較多」,塞伯特表示。不同於前些年,總統候選人較少,這種情況將有利於三位主要競爭者票數的集中。

 

2014年10月,獨立民主行動黨在聖多美及普林西比立法選舉中贏得絕大多數支持,此時該國已歷經近二十年的政治不穩定,期間沒有政府成功完成任期。

 

由特羅瓦達領導的獨立民主行動黨在2014年10月12日的立法選舉中,贏得55個議會席位中的33個席位,為完成立法會任期創造條件,這種情況是第一次出現。MLSTP-PSD最近一次贏得絕大多數支持的是1998年,成功贏得55個席位中的31個議員席位,但2001年,Guilherme Posser da Costa政府被當時的總統弗拉迪克.德梅內塞斯推翻,造成選舉提前。

 

然而,後來的憲法修正限制了總統的權力,給予議會更多權力,使得執政更穩定。2002年憲法修正後,「近年來,我們已看到一些變化和一定的穩定」,修憲「阻止共和國總統簡單地解散政府或在理由不足時瓦解議會」,格哈德.塞伯特說。

 

「現任總統平托.達科斯塔沒有執行能力,不能驅逐特羅瓦達政府」,因此無論誰於17日贏得選舉,政治都「具有一定的穩定性」,塞伯特說。最大的問題是該國缺少外國投資。「政治穩定是推動外部投資的引擎」,但「不解決所有問題」,這位研究員解釋說。

 

當前的特羅瓦達政府打算「將該國轉變為區域的物流平台」,使得新的深水港口或機場擴建推動投資。「都是大規模投資項目,但資金總是不確定」,格哈德.塞伯特說,他回憶道,倫敦最近的投資者會議「並未帶來任何投資承諾」。

 

聖多美及普林西比的主要資助者是安哥拉、葡萄牙、赤道幾內亞、剛果、尼日利亞和台灣,但貿易總額很低。兩個島嶼之間距離遠、缺少基礎設施、能源和水資源供給問題是該國的一些結構性問題。而且,聖多美及普林西比經濟區缺少對石油勘探的投資。

 

 

 

貧困標誌著運動開始

 

貧窮和失業是該國選舉運動初期的強烈主題。 色調由瑪麗亞.達斯.內維斯在選舉運動第一天確立:「如果一個國家有這麼多潛力,為什麼會這麼窮?為什麼有這麼多失業的男人和女人尋找放在桌上給孩子吃的麵包,為什麼我們的孩子和年輕人沒有未來的希望?」。

 

平托.達科斯塔還談到了貧困和失業,其影響了超過一半的年輕人。「當存在貧窮和悲慘時,我們之間總是存在分歧,我們將永遠不會有足夠的和平與安寧,以共同打造這個美麗的國家」,這位再次競選的候選人稱。

 

相反,埃瓦里斯托.德卡瓦略則利用現任政府的元素競選,自稱是政治穩定的捍衛者。「我有知識,我成熟,我有擔任共和國總統的經驗,讓穩定性、凝聚政策推動目前政府的議程,像任何其他政府一樣」,埃瓦里斯托.德卡瓦略表示。

 

www.plataformamaca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