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 澳廣視新聞
  • 政府消息
  • 濠江日報
  • 澳門日報
  • 力報
  • 新華澳報
  • 正報
  • 華僑報
  • 現代澳門日報
  • 論盡澳門
  • 澳門平台
  • Media OutReach
  • 美通社
  • EQS Group
分類
  • 澳門平台
新聞
  • 願早日康復
  • 聚焦博彩
  • 夾心階層話題與藏在房子裡的和諧
  • 第二輪投資合作
  • 大賽車與澳門
  • 常識崩潰了
  • 葡萄牙的新業主
  • 一個仍然引發爭議的論壇
  • 不確定性原理和中國的微笑
  • 小心掉落軍備競賽的陷阱
  • 「優化」葡萄牙語教育
  • 粉紅色的管治
  • 葡語國家共同體著 重經濟和流動性
  • 信息系統改善營商環境
  • 中國以及不可預測的特朗普
  • 美國圈養的印第安人
  • 整體眼光
  • 是工廠還是購物中心
  • 佛得角大選
  • 尋找大型會展

喜歡中文,但限於粵語

2016-08-29 17:52

澳門有兩種官方語言:中文和葡文。有趣的是,大多數人口都不講這兩種語言中的任意一種,而是講語。

 

這種中國身份的最大禁忌這一就是對普通話的含蓄抵制,普通話源自漢藏語系,通過法令在這一129種語言、80多種方言共存的國家強制推行。這是根據比較寬泛的說法,因為有語言學家認為,方言是語言。粵語是這種模棱兩可的案件之一,因為其沒有標準化的書寫方式。然而,其重要性毋庸置疑,因為在立法會投票中其僅以一票之差輸給了普通話,沒有成為國家語言。

 

廣東領導了中國的工業革命,在中國共產黨的平衡中佔據為人所知的力量 —— 僅次於北京和上海的結構。但2010年,廣東省省會令北京震驚的是,一場阻止普通話成為小學授課語言的人民運動。在一個抗議被禁止的國家,100多萬人富有感情地大聲呼喊「我們都講粵語」,用反對中央語言殖民的海報佔據了城市的中心公園。

 

對粵語的抵制令中國精英階層震驚。畢竟,即使是那些由漢朝時期開始,在中國占主導地位的人群,其有身份特點的語言也被分割了。四年多以前,又一次令人意外的事發生了,這一問題來到了澳門,由微不足道的事最終成為病毒。近珠海邊境的黑沙環新麥當勞的標語使用了簡體中文 —— 面對普通話的人群—— 認為可以吸引每日由此關閘入境的中國遊客。社交媒體的反應非常激烈,這一品牌感覺到有需要為此「錯誤」請求原諒,其將錯誤歸咎於製作商,應該由另一繁體中文書寫的替代。事實上,由年輕人發起的拒絕使用普通話的快餐連鎖運動,即抵制這一跨國企業所有門店的氛圍只進行了三天。儘管如此,根據官方數據,普通話如今是超過8.5億中國人所講的語言,而廣東、香港和澳門有近7000萬粵語講者。

適合外國人

 

澳門以自身的方式處理普通話政策的重要性與對粵語的喜愛的緊張關係,從未想過將普通話變為本地學校的授課語言。簡體中文的筆劃更少,聲調更少 —— 粵語有九個;普通話只有四個 —— 這一最容易學的語言不僅被視為國家統一的解決方式,也被認為適合外國人學習的中文。

 

在此背景下,澳門如今的討論圍繞澳門葡文學校的選擇進行,其向來自葡語國家的外國學生教授普通話,儘管很多支持粵語的父母施壓。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土生葡人父親表示:「他們不關心我們的孩子。」問題是孩子是在葡語學校—— 不是中國學校,或中葡學校—— 因為知道「葡萄牙語是特別的語言,很重要,能帶來就業機會」。越來越多人有這種想法。如果十五年前,澳門回歸時,建議很多土生葡人將孩子送去中文學校;有關澳門應該成為中國與葡語國家之間橋樑的言論將恢復葡語的重要性。然而,他們還想讓孩子學粵語。 「是我們的語言,我家庭的語言,我們這片土地的語言。」

 

這場爭論逐漸擴展至居住在澳門的葡萄牙語和英語社群,他們感到有需要給孩子中國語言工具。但在土生葡人中 —— 用於區別這一擁有混合、雙語文化群體的術語 ——, 這一問題有了新的輪廓。一方面,因為他們意識到葡萄牙語的重要性;另一方面,因為他們希望孩子也學習中文。最近贏得澳門土生教育協進會會長選舉的飛文基決定今年首次將粵語作為課外活動,這一機構管理魯彌士主教幼稚園。但「僅僅是個開始」,他確保,宣佈有「更大的」雄心,包括說服澳門葡文學校將粵語作為小學和中學教育的選擇。他補充道:「不是反對普通話,其很重要。」他強調,在澳門,人們唯一講的中文是粵語。

 

2002年,當這一討論在澳門葡文學校進行時,飛文基主張理想的中文是普通話。出於政治原因,作為認可回歸「祖國」的信號,這種感覺在當時很盛行,但也是因為「這種新語言打開了其他大門」。然而,他如今改變了想法,現在支持粵語,因為「非常實際的」原因,考慮到這一語言的「規劃」和「用途」。他在葡萄牙完成大學課程,曾學過法語,那時他認為法語有用。然而,飛文基回憶道,他從未跟任何人講過法語,而且回澳門後,繼續學習一門從未掌握的語言的機會更少了,因為他從未需要過這種語言,儘管實際上他學過。飛文基認為普通話的情況相同,「其在課堂死了」,因為課外以外需要的都是粵語。因此,他遺憾地表示,他的三個女兒都生活在混合的文化中,在澳門出生,他們夫婦是土生葡人 ——「沒人講得好普通話,也沒人講得好粵語。」這是因為她們上了普通話課,卻沒有與朋友或家人練習,在家裡,她們都講葡語。

 

飛文基表示:「粵語是我們文化的語言,我們身份的語言,但也是融合的語言。」很多在澳門居住的人只講葡語或英語,他說到:「因為其從未感到離開其世界並與中國社群交流的需要。但如果沒人給你食物、工作、跟你生兒育女,你就感到有必要學習本地的語言了。也就是粵語!」

值澳門回歸中國十七年之際,澳門理工學院首次為學士學位課程推出粵語選修課,粵語是家裡、街上、公共行政部門、政府所講的語言,普通話因制度特徵為附屬語言。在學年的啟動儀式上,澳門理工學院院長李向玉提到,粵語是「方言」,但承認粵語「不僅是澳門的語言」,而且很重要,因為其「在多個國家有很大影響力」 ,這得益於來自廣東的海外移民的推廣。澳門理工學院語言暨翻譯高等學校校長盧西亞諾·阿爾梅達(Luciano Almeida)向《今日澳門》表示,這一新課程的開設具有「開拓使命」,也是「必須贏的挑戰」,是「接近澳門和澳門身份特點的明確投資」。

 

www.plataformamaca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