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 澳廣視新聞
  • 政府消息
  • 濠江日報
  • 澳門日報
  • 力報
  • 新華澳報
  • 正報
  • 華僑報
  • 現代澳門日報
  • 論盡澳門
  • 澳門平台
  • Media OutReach
  • 美通社
分類
  • 澳門平台
新聞
  • 願早日康復
  • 聚焦博彩
  • 夾心階層話題與藏在房子裡的和諧
  • 第二輪投資合作
  • 大賽車與澳門
  • 常識崩潰了
  • 葡萄牙的新業主
  • 一個仍然引發爭議的論壇
  • 不確定性原理和中國的微笑
  • 小心掉落軍備競賽的陷阱
  • 「優化」葡萄牙語教育
  • 粉紅色的管治
  • 葡語國家共同體著 重經濟和流動性
  • 信息系統改善營商環境
  • 中國以及不可預測的特朗普
  • 美國圈養的印第安人
  • 整體眼光
  • 是工廠還是購物中心
  • 佛得角大選
  • 尋找大型會展

為了更密集、更強有力的合作夥伴關係

2016-10-04 09:29

葡中工商會(CCILC300名協會會員抱怨中國投資因缺少財政、法律一貫性而從葡萄牙逃走。為加強雙邊經濟關係,秘書長 Sérgio Martins Alves主張廣泛的政治共識。

 

葡中工商會一直認為,在吸引中國投資和市場拓展方面不存在非常有組織的戰略。葡中工商會認為如今更井然有序?對葡萄牙總理安東尼奧·科斯塔近期訪問中國地及澳門有何期望?

Sérgio Martins Alves —— 我們希望此次訪問可以推進更結構化的進程。曾有一個重要的政治因素是創建國際化國務秘書處。不過,我們支持國際化的工具仍非常分散。我們有葡萄牙對外投資貿易局(AICEP),葡萄牙旅遊局和創新支持局(IAPMEI ),其工作應該更集中。而且之後應再次調整此網絡。葡萄牙對外投資貿易局的外部網絡中有150人,85人在共同市場內(歐盟),歐盟沒有關稅壁壘,且商品、服務和資本可以自由流動。我們在亞洲有20人,非洲20人,美洲近20人。這有什麼意義?因此,對於機構和已創建的工具,葡中工商會指出兩點:終結冗餘的部分,創造規模效益,另一方面,調整網絡—— 同時調整自己的外交網絡,在有意義的地方共同推動本土化。

 

—— 談到與中國的關係?

SMA —— 關於中國,我們認為,中國問題的專家、國務秘書Jorge Oliveira在這一地區生活過很久,甚至會講中文,而且任職外交部,事實上他可以促進與中國的關係,令這段關係更有組織,實現長期和中期的具體投資項目,令中國人感到必要的信心,相信環境成本很有趣,以及在地球其他緯度的投資更有非凡的價值,尤其是葡語國家。我們感覺到這方面還沒有進展。我們已看到有些投資者猶豫不決,或去其他地方,因為他們認識到財政和法律層面不穩定,但尤其是投資計劃不穩定。

 

—— 你主張一份記錄投資重點且引導投資者靠近市場的計劃。有什麼優勢?

S.M.A. —— 如果一位投資者問我,葡萄牙正在尋求哪種投資,我可以按照引導公開討論的一些條條框框談論。我可以談論這一切,但它是不太客觀的言論。我可以列舉出很多有關國家利益的項目,涉及多個政策給予最大支持的領域,卻未得到各大黨派或那些支持政府但卻是反對黨的共識。在我們的政治框架內,必須得到所有黨派的共識。新政府不會空降,也不會突然出現如今我們不想要機場也不想要高速公路的情況。我不是這方面的專家,無法給出提示或建議。這是我與投資者、協會會員、資本市場人士的關係反饋,他們接觸了很多潛在的合作夥伴,感到這方面潛在的問題已存在很久了。葡萄牙沒有組織性,財政和法律方面不可靠,是個有很多優點的地方。坦白而言,我希望這次採訪可以給予正在指出很多事可以改善的人積極的印象。葡萄牙對外投資貿易局的創建很及時,如今我們工作得比10、15或20年前好多了。然而,我們已做好改善的準備。很難達到某些共識,很多時候是關於本地化或刺激投資者,但達成一份可以在10或15年周期內更新的文件並不難,它可以令我們知道我們希望這一國家如今擁有什麼。

 

—— 近幾年,大量湧入葡萄牙的中國投資集中在房地、醫療、金融和能源行業。引導這種投資的主要標準是什麼?與葡語世界其他國家的關係?

S.M.A. —— 無論是中國長江三峽集團承包巴西水壩建設,或葡萄牙國家電網公司(REN)將中國國家電網(State Grid )帶去莫桑比克,或海通證券在倫敦甚至迪拜開設銀行,巴西或葡萄牙忠誠保險使得復興的分支機構遍布歐洲,甚至非洲。他們知道如何利用。但也有出於另一種理由的投資,例如「健康之光」(Luz Saúde),(其尋求)在國內市場,中國,建立口碑,聲譽,使利益分散和多樣化。這也是收購葡萄牙國家電網公司(REN)的原因。

 

—— 在房地行業,如今有關於可能對被認為是奢侈房的房屋額外徵的討論。它可能為由於黃金簽證計劃而集中在這一領域的投資增添不穩定因素?

S.M.A. —— 我不認為財政政策的變化會明顯影響中國投資者的反應。其主要目標是簽證,其次是回報。還有在歐洲流動的目的,以及可以將孩子送入西方的教育體系。必須是有很大影響的財政變化才會影響他們的行為 —— 我們在談論的是有一定程度流動性的人群。不可能發生比已經發生的更差的事了。與簽證簽發進程緊密相關的三家機構都被抨擊,很難有另一種相似情況。在媒體方面,我們自然收到來自中國的負面反應。該地區多家電視台、報紙、廣播都報導稱,人們沒有信心,因為腐敗嚴重,中國人被騙了。這對葡萄牙的形象影響惡劣。在葡中工商會,我們有數百位,甚至數千位客戶通過總部位於里斯本的中介流向馬德里。流失的客戶群還沒有被恢復。

 

—— 此次中葡論壇部長級會議的主題為「一帶一路」。近期,葡萄牙總統馬塞洛·雷貝洛·德索薩接受《人民日報》採訪時再次表示,有興趣吸引投資,發展錫尼什港。面臨當前的貿易形勢和港口企業所面臨的困難,你覺得錫尼什港招商過程中可能出現新事物嗎?

S.M.A. —— 當然。但我們需要強調同樣的問題,應該製定切實可行的計劃和目標 —— 我們還沒有製定。自2005年起,多個來自中國大港口城市的代表團前往錫尼什港探尋其潛力。他們離開時帶有很多疑問,卻沒收到很多回复,陸陸續續遺憾地離開。通往西班牙的高速公路何時建成?以及那條到現在為止只建了幾根支柱的通往貝雅的高速公路?還有貝雅的物流機場?我很希望中國不要把葡萄牙,甚至伊比利亞半島排除在「一帶一路」背景下的投資外,但事實上,多條線路令幾十個國家受益——其中很多幾年前才開始接收到投資——其中不包括伊比利亞半島的國家。

 

—— 缺少支援投資的基本的基礎設施?

S.M.A. —— 不,缺少規劃。已經在考慮基本設施。缺少切實可行的實施計劃。早在20世紀70年代,錫尼什就被認為是重要的物流樞紐。被定義為半島的港口。我們必須加快速度,為新的浪潮做好準備,因為事實上,我們在中國有潛力巨大的合作夥伴。這是我們應該具備的一大優點:能夠與中國設計一種獨特的合作夥伴關係,因為中國有很多合作夥伴。我們與中國有500年的關係,我們認真履行了政治承諾,再次將我們的收入投資於澳門,如今我們擁有一家母行是葡萄牙企業的銀行,與中國重要政治人物的關係也非同尋常,因此,我們應該與中國建立更密集、更強大的伙伴關係。我感到遺憾的一件事情是,在葡萄牙政府主導的、中國資本參與收購的主要投資中,每次投資的協商都單獨進行,談判圍繞經濟回報進行,沒有能夠主導「未開發」地區投資研究的政治因素。這件事與中國一起可以很容易做到 —— 如果不這樣做,會潛移默化地令人們感覺私有化進程並沒有那麼透明。既然已作出決定,政治家就不該撒手不管,或放任葡萄牙國家和社會股份管理公司和財政部在不開展聯合協商的情況下售出股份。這顯示出我們很不專業。

 

—— 中國歐盟商會最近發佈年度立場報告,稱因為缺少互惠性,投資從政治角度而言是不可持續的,歐洲企業在進入中國市場時面臨很多更大的困難。葡中工商會有同感?

S.M.A. —— 葡中工商會自然有同感,因為這是歐洲結構的構成要素之一,顯然,我們覺得中國的保護主義使得雙方無法在投資和貿易方面建立公平的關係。然而,在葡萄牙,我們並沒意識到這一問題,因為現時沒有葡萄牙投資者去中國收購。雖然通過水泥公司Cimpor,葡萄牙在中國擁有多家水泥廠,但這一類的收購已是很久前的事了。

 

—— 11月,葡中工商會將在里斯本舉辦葡萄牙-中國論壇。將討論哪些議題,誰將出席?

S.M.A. —— 我們將舉辦有關雙邊關係較活躍的領域的專題研討會:能源、工業、旅遊等。在一個上午組織八個專題會議,我們還會舉辦一個為期兩天的大型貿易投資博覽會,令企業可以展示其產品和資產。最終將以晚會結束,晚會中將頒發傑出企業成就獎,我們將依靠中國的強大支持,邀請代表團參與。我們希望葡萄牙政府更多地參與,向中國官員發送一些邀請函,請他們率領代表團參加。我們已請求政府這樣做。期待獲得支持。

 

www.plataformamaca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