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 澳廣視新聞
  • 政府消息
  • 濠江日報
  • 澳門日報
  • 力報
  • 新華澳報
  • 正報
  • 華僑報
  • 現代澳門日報
  • 論盡澳門
  • 澳門平台
  • Media OutReach
  • 美通社
分類
  • 澳門平台
新聞
  • 願早日康復
  • 聚焦博彩
  • 夾心階層話題與藏在房子裡的和諧
  • 第二輪投資合作
  • 大賽車與澳門
  • 常識崩潰了
  • 葡萄牙的新業主
  • 一個仍然引發爭議的論壇
  • 不確定性原理和中國的微笑
  • 小心掉落軍備競賽的陷阱
  • 「優化」葡萄牙語教育
  • 粉紅色的管治
  • 葡語國家共同體著 重經濟和流動性
  • 信息系統改善營商環境
  • 中國以及不可預測的特朗普
  • 美國圈養的印第安人
  • 整體眼光
  • 是工廠還是購物中心
  • 佛得角大選
  • 尋找大型會展

是工廠還是購物中心

2016-10-04 09:37

停工的生線、生過剩的工廠以及「十分大型的」新購物中心都反映出當今中國所面臨的一大挑戰:消除過剩的工業生能力,並保持「社會和諧」。

 

通往江西安義工業區的道路是一條雙向通行的八車道大路,但在工作日里這條寬敞的大道卻空無一車。距離江西省會南昌(地處贛江和山脈之間)約一小時車程的安義工業區似乎已經處於半停工狀態,許多廢棄工廠的牆壁上銅綠斑斑。

 

在附近,小片的稻田點綴著湖泊,深處群山環繞,這如畫的風景是該地區的典型景色。

 

金鳳凰納米微晶有限公司是這個佔地20平方公里的工業區中極少數仍在運營的企業,這是一家採用納米技術製造微晶石(一種模仿天然石材的產品)的公司。

 

這是該集團最近建立的第三個生產廠——與近年來價格連續下降的態勢相反。 2014年金鳳凰微晶石一平米的價格為46美元,而如今的價格為30美元。

 

該公司歷史最久的一個工廠(距離安義45分鐘車程),無盡只有四分之一的裝配線仍在運行——每條生產線長近500米。

成千上萬噸的寬3米高2.4米的人造石板材積壓在他們的倉庫。

 

需求減少,價格下跌,生產線停產和產品銷售困難——為什麼在這種情況下還新開了一個工廠?金鳳凰的一位銷售代表Lily解釋:「政府給我們提供了很好的條件和非常優惠的土地價格」,她承認新廠是「無用的」。

 

對於在中國各地旅行、參觀了工廠三年的巴西商人里卡多·梅洛而言,這樣的場景越來越頻繁。

 

「現在看到的生產線停止,員工沒有很多工作要做或者所有人都做同樣的事情真的很匪夷所思」,他向《葡新社》描述。里卡多解釋說:「在中國,很多工廠不考慮銷售的大量生產。」

 

「企業家建廠,設置四條生產線,然後獲得一家有能力每月生產200個集裝箱的工廠,但只能賣出30個。」這並非偶然:「他們覺得他們可以開廠,而且不會有問題,因為政府給了很多支持讓企業不會關門大吉。政府做了一切以保障工作崗位。」

 

新模式的挑戰

這種現像說明了中國正在面對經濟模式重新配置的挑戰,面臨消除第二產業產能過剩和引導經濟走向更有價值部門的需求。金鳳凰聘請的1000名工人中的大多數是40歲左右的農民——沒有技術技能,因此如果被結束就很難重返勞動力市場。

 

在這裡,一個工人每月收入約2500元人民幣(375美元),比江西許多農村居民的年收入都要高。在像這樣的地區,一家這樣的廠子關門就意味著「和諧社會」的結束;而「和諧社會」是專制統治因近幾十年來迅猛的經濟增長而合法化的中國共產黨的一大癡迷。

 

在另一方面,供大於求的狀態引發了被里卡多·梅洛描述為「賣淫」的結果——各工廠「用盡手段賣產品」。這位從事中國到巴西,美國和以色列出口的商人說:「現在價格存在很大的談判空間,因為有很多生產同樣產品的工廠。競爭十分激烈。」

 

里卡多所滿意的價格得不到布魯塞爾和華盛頓的認同,他們指責中國在「傾銷」(通過補貼使售價低於生產成本),且危及成千上萬的歐洲和美國的就業機會。在鋼鐵行業為例,中國目前的產量超過鋼鐵業其他四大巨頭——日本、印度、美國和俄羅斯──的總和。

 

根據歐盟商會在北京的報告,中國鋼產量幾乎「完全」不符合市場需求。同一研究表明,中國60%以上的鋁生產的財務業績為負;而且在短短的兩年內,水泥生產追平了美國整個二十世紀的總產量。

 

中國官方新聞機構《新華社》都這樣報導:「結果是破壞性的」;並描述:「價格暴跌,鋼鐵廠如今成為鬼廠,因為經營虧損導致生產停止」。

 

據中國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的數據,僅鋼鐵和煤炭等行業,在未來的幾年就將失去180萬個工作崗位。

 

北京希望服務業和國內消費能成為經濟增長的新引擎。

 

「一切向大看」

位於南昌西部,距離安義大約一百公里的「萬達城」給這種未來提供了一個窗口。

 

這個花費了33.5億美元投資的綜合中心於去年5月落成。這個購物中心的建築的靈感來自該地區的傳統陶瓷器皿,購物中心裡有各中外品牌店。

 

汽車整齊的排列在停車場內,數百個家庭湧向新的餐館,參觀的門口有員工穿著中國傳統禮服「旗袍」招呼客人:「歡迎光臨」。

 

這一中心還包括電影院,水上公園以及一個配備了中國「最高和最快過山車」的遊樂園。距離「萬達城」不遠的是紅谷灘金融商務區,一個佔地20平方公里的現代化的經濟樞紐,一切從零開始建造。

 

在這裡,矗立著超過一百個辦公大樓,摩天大樓立在寬闊的大道旁,這幅壯觀的畫面中還屹立著兩個氣勢逼人的建築「雙塔」——高303米,去年剛開業。

 

開著奔馳Mercedes-Benz Classe S 400(在中國的售價約為110萬元,即超過$ 16,5萬美元)的當地商人Sandy感嘆:「在中國這樣的畫面現在到處都是:都向『大』看」。毗鄰港澳廣東省在南方,江西省在北方。在受到「老朋友」的邀請在南昌開一家外貿公司之前,Sandy在澳大利亞生活了近20年。然而,現實顯示企業家並沒有他表現的那麼快樂:該地區幾乎所有的大型建築物都是空的。

 

江西是最窮的中國省份之一,其經濟支柱是農業,這樣的一個省份有足夠的經濟活動來填滿所有這些建築嗎?一直很健談的Sandy現在選擇了沉默,或者是他沒有聽到。這個疑問就這樣留在這裡。

 www.plataformamaca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