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 澳廣視新聞
  • 政府消息
  • 濠江日報
  • 澳門日報
  • 力報
  • 新華澳報
  • 正報
  • 華僑報
  • 現代澳門日報
  • 論盡澳門
  • 澳門平台
  • Media OutReach
  • 美通社
分類
  • 澳門平台
新聞
  • 願早日康復
  • 聚焦博彩
  • 夾心階層話題與藏在房子裡的和諧
  • 第二輪投資合作
  • 大賽車與澳門
  • 常識崩潰了
  • 葡萄牙的新業主
  • 一個仍然引發爭議的論壇
  • 不確定性原理和中國的微笑
  • 小心掉落軍備競賽的陷阱
  • 「優化」葡萄牙語教育
  • 粉紅色的管治
  • 葡語國家共同體著 重經濟和流動性
  • 信息系統改善營商環境
  • 中國以及不可預測的特朗普
  • 美國圈養的印第安人
  • 整體眼光
  • 是工廠還是購物中心
  • 佛得角大選
  • 尋找大型會展

葡萄牙的新業主

2016-11-15 16:28

2011年,中國投資強力入駐葡萄牙,成為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歐盟委員會和歐洲央行干預時期私有化浪潮中的主要受益者之一。在21日將於里斯本發佈的新書《中國生意》中,記者安娜貝拉·坎波斯和伊莎貝爾·維森特介紹了葡萄牙最寶貴資的轉讓過程,如今這些資大多由中國民營和國有企業控制。該書還出一個問題:葡萄牙大企業的未來在哪裡?

 

—— 中國資本入駐的葡萄牙大型企業發生了什麼變化?

安娜貝拉·坎波斯 —— 必須等待一段時間才能知道這種投資對於葡萄牙公司的影響。到目前為止,這不是很明顯,因為這些企業保持了一定的連續性,總裁沒有變——例如葡萄牙電力公司(EDP)。葡萄牙國家能源網公司(REN)換了總裁,但我不認為是中國人希望改變。健康之光醫療集團(Luz Saúde)和葡萄牙忠誠保險集團(Fidelidade)都沒有換總裁。

伊莎貝爾·維森特 —— 在中國資本即將入股的葡萄牙商業銀行(BCP),中國有權委任最少兩名代表進入董事會,但執行總裁的任期仍會繼續。這是他們入駐的方式。他們必須贏得另一方的信任,然後讓這些人幫助他們進入該企業。

安娜貝拉·坎波斯 —— 例如,他們沒有辭退大批員工,保持了一定程度的平靜。現在,我們也認識到,雖然不是很明顯,健康之光開始將一些原料替換為在中國採購的材料。但這件事是慢慢開始的。

 

—— 較其他歐洲國家的投資而言,葡萄牙更容易接受中國投資?

安娜貝拉·坎波斯 —— 很多歐洲國家正嘗試入駐某些部門,但未成功。此外,他們收購的是有收益保障的企業,例如EDP。通過EDP,他們還進入了巴西和美國 —— 將會面臨另一種形式的障礙。他們如今還正在入駐金融行業。不是因為我們的銀行收益可觀,而是因為這是進入歐洲金融行業的一種方式,這樣他們可以開始與歐洲央行聯繫。

伊莎貝爾·維森特 —— BCP還有波蘭分行。這是獲得信任的方式。這些星體被聯合了。 BCP還有另一類型的投資,如安哥拉投資,我和安娜貝拉都認為其可能會被中國所取代。

 

—— 儘管葡萄牙十分歡迎中國的投資,沒有設置障礙,某些部門還是會感受到忐忑?哪一方面最令人擔憂?

伊莎貝爾·維森特 —— 我們不知道。

安娜貝拉·坎波斯 —— 事實上,我們還沒開始認真地思考這一問題——在此之前,葡萄牙面臨籌資的壓力。一方面,銀行受三駕馬車所迫售出股份,另一方面,國家被迫尋找資金來償還債務。也就是說,只有現在——我們才願意把這一問題放在桌上討論。我們在向一個事實上獨裁的國家的國有企業出售企業,它不是很透明,有不同的規則和規範。我們對中國沒有特別的敵意——在此之前沒有,也沒必要有——,但有些問題出現時,我們必須根據實際情況解決。這也與中國希望再次成為偉大的帝國和掌控西方一角的野心有關。

 

—— 葡萄牙曾有迫切進行私有化的時刻,急於變現、出售資。現在私有化還這麼緊急嗎?

安娜貝拉·坎波斯 —— 我們沒有更多可供出售的資產了。在我們看來,安東尼奧·科斯塔訪問中國意義重大。他獲得中國主席和總理的接待。這也表明中國有興趣與葡萄牙建立緊密的聯繫,葡萄牙政府並不是完全被動的。

伊莎貝爾·維森特 —— 那是另一個政府,是另一時期,但有來自葡萄牙的邀請。

 

—— 歐盟部有聲明稱希望中國放寬市場准入,擴大互惠。葡萄牙沒有,或許是因為沒發表這一聲明的條件。但應該有與其他國家不同的態度嗎?

伊莎貝爾·維森特 —— 我們一直有。很多葡萄牙企業都有安哥拉股東,很多年前,安哥拉資本還未入駐其他歐洲國家時,我們就有。如今,美國對安哥拉投資設置了很多障礙,即使有的投資者成為了公眾人物 —— 仍受到很多監管。這不是外資進駐葡萄牙的第一波浪潮。葡萄牙已擁有西班牙、安哥拉和法國資本。中國投資的驚喜 —— 幾乎是無聲的,但卻是有效的、巨大的 —— 展望未來,我們會更看好這一類型和其他類型的投資。突然,我們手中沒有了這個國家最好的、給我們帶來光、水甚至壟斷價格的企業,目前還不知道中國資本或安哥拉資本的入駐對這些大型企業的影響。一切都隱藏在數據背後,我們應該嘗試了解數據將會告訴我們的東西,但數據更會提醒我們反思已經做的,以此作為未來的參考。

 

安娜貝拉·坎波斯 —— 我們不是很關注互惠問題,因為沒有投資中國的大型葡萄牙企業。中國與德國這一方面的關係緊密,與我們不存在這方面的問題。我們希望中國為我們的鄰國和我們的食品開放市場。互惠對我們而言的意義更多在於為我們的產品開放不設障礙的市場 —— 因為目前還存在一些障礙。歐洲和德國已明確將這些問題擺在桌面討論。法國人很可能也會這麼做。但不幸的是,我們沒有希望入駐中國的企業 —— 除了小型的科技企業外。

 

—— 現時,中國與葡萄牙經濟重要部門的未來相連。需要更好地了解中國嗎?

安娜貝拉·坎波斯 —— 是的,或許我們並沒有在這樣做。如今,或許更明智的是利用已經建成的這種關係,這對葡萄牙可能是積極的。有一件事是肯定的:沒有任何一個西方國家的能源、銀行業、保險、醫療、航空運輸、房地產、旅遊和媒體等所有行業都收到中國投資。沒有任何西方國家的各個行業全盤接收中國投資。這些行業是強大的,收益可觀,很有潛力。在全球擴張方面,中國也許是當今最雄心勃勃的國家。

 

—— 中國入駐葡萄牙大型企業使得有些股東撤股。有再投資者嗎?

伊莎貝爾·維森特 —— 我們不知道。健康之光的項目正在增加。但只增加了一點。

安娜貝拉·坎波斯 —— 我們現在還沒有回答這一問題的數據。我們可以說,法國集團有線電視和移動運營商Altice根本不會繼續投資葡萄牙電信PT,收購葡誠水泥(Cimpor) 的巴西人最終瓦解了該企業。中國人會怎麼做?我們不知道。

 

—— 書中提到的葡萄牙這些企業的國際化進程仍在繼續?

伊莎貝爾·維森特 ——已經開始了。他們入住的這些企業已經走出國門。

安娜貝拉·坎波斯 —— 向前推進?不向前?我們可以舉一個莫桑比克的例子,葡萄牙國家能源網公司(REN)將領導該國的電力投資。

顯然,國家電網希望參與投資。但很明顯,主導我們企業國際化進程的將是中國人 —— 而且如果我們的企業與中國人競爭,我對他們是否能戰勝中國企業表示懷疑。

 

www.plataformamaca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