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 澳廣視新聞
  • 政府消息
  • 濠江日報
  • 澳門日報
  • 力報
  • 新華澳報
  • 正報
  • 華僑報
  • 現代澳門日報
  • 論盡澳門
  • 澳門平台
  • Media OutReach
  • 美通社
  • EQS Group
分類
  • 本澳新聞
  • 要聞
  • 兩岸觀察
  • 華澳人語
新聞
  • 特朗普製造籌碼欲逼中國埋單 黨報:301傷不了中國筋骨
  • 美國務卿表示美國仍願與朝鮮對話
  • 特朗普被指袒護白人至上主義
  • 中美兩軍建首個對話機制 11月首次對話細節待定
  • 印美擬建立外交國防新對話機制
  • 台三大黨要求林全到「立院」報告大停電事件
  • 習近平勉青年紅色築夢之旅大學生 把激昂的青春夢融入偉大的中國夢
  • 韓國總統: 將竭盡全力阻止半島發生戰事
  • 國際和平集會紀念抗戰勝利72週年 悼念南京大屠殺遇難者祈禱世界和平
  • 新華社評論:安倍回歸的「初衷」應該是「和平發展」
  • 美將啟動對華貿易調查損害中美經貿 商務部強調:堅決捍衛中方合法權益
  • 貴州沿河土家人的脫貧「山字經」
  • 普通民眾科學素養提升爭取「發言權」
  • 感受到實實在在的獲得感: 內地港澳青年熱議中央出臺便利性政策措施
  • 蔡英文:司法應貼近人民判決要能看得懂
  • 北韓攻擊關島是否中立 陸:不便回答 美中貿易掛鉤北韓問題 陸:不合適
  • 新疆精河地震災後重建有序開展 受災群眾健康體檢工作也已啟動
  • 美國政府或對中國發起貿易調查
  • 新疆精河地震災後重建有序開展 受災群眾健康體檢啟動
  • 北韓搞不定特朗普揮301大刀砍中國 美祭301學者:特朗普欲增加對中籌碼

印度「雙面玩家」背後掩藏了什麼? 「雙面」外交手段無益地區和平

2017-08-12 03:59
  【中新社北京8月11日電】自6月18日印度邊防部隊非法越界進入中國境內阻撓中方的修路活動以來,印度一方面在國際輿論場呼籲「和平」,另一方面仍無視中印間現有的相關機制和渠道,在中國領土上滯留不撤,此種「雙面」做派不得不讓人懷疑其解決問題、維護地區和平的誠意。
 「雙面」手法已成印度慣用伎倆
  此次事件發生在中印邊界錫金段,這是雙方不存在爭議、有明確共識的地段,不存在印度政府所謂的「領土糾紛」。
  中國社科院邊疆所西南邊疆研究室副主任張永攀介紹說,早在1959年和1960年,印方就多次確認中印邊界錫金段已由1890年《中英會議藏印條約》正式劃定了該段邊界,「在地圖上既沒有分歧,在實踐中也沒有任何爭論」。2006年5月10日中印邊界問題特別代表工作組會議上,印度再次確認了這一立場。
  此次事件中,印方妄圖拋開具有國際法效力的條約,製造新的邊界爭議,是徹頭徹尾的「出爾反爾」。
  「印度政府在中印邊界問題上向來有陰陽兩面。」實際上,接受中新社記者採訪的專家都對印度在邊界問題上出爾反爾表示其「向來如此」「並不新鮮」。
  武漢大學邊界院院長助理關培鳳指出,自中印邊界談判恢復以來,印度一方面同意與中國通過和平談判解決邊界問題,另一方面卻想方設法在中印邊界爭議地區擴大和增強其軍事存在。
  「雙面」表態難掩多重意圖
  專家指出,印度在中印邊界問題上的「雙面」做派,背後實則有著多重戰略圖謀。
  首先,印度政府在邊界問題上的「強勢態度」實為刻意為之。張永攀說,莫迪曾多次指責以國大黨為首的聯合政府在邊界問題上對中國妥協,並在競選期間談到邊界問題時態度強硬。此次印軍非法越界,可以看做莫迪政府試圖通過刻意表現出強勢態度,為其黨派帶來政治利益。
  其次,印度政府還試圖利用製造外部紛爭為其國內政治「解壓」。莫迪政府上臺以來,積極推進國內改革,但很多措施進展並不順利。例如2016年底,莫迪曾突然宣佈廢除大面額紙幣,結果導致市場陷入混亂,引發民眾不滿。
  關培鳳認為,莫迪政府通過在邊界問題上製造新的爭議並顯示強勢態度,是想激發其國內民眾對政府的支持和認同。
  印度前駐土耳其大使巴德拉庫馬爾曾撰文批評莫迪政府對華政策「過時」「短視」,「仍停留在奧巴馬政府的亞洲支點戰略的時代」。
  「雙面」外交手段無益地區和平
  《印度時報》稱,「‘外交手段’是印度外交部發言人用到最多的一個詞。」印軍非法越界後,印方一直聲稱要通過外交渠道和平解決,但聽其言,更要觀其行:印方一邊喊著「和平」口號,一邊繼續非法滯留在中國領土,還在其後方集結大量武裝人員,向中方提出無理要求,哪裡看得到其和平誠意?
  更為關鍵的是,印方呼籲「和平解決」,似指印中兩國都要對事件負責。但事實上,事件責任完全在印方。對於印軍越過既定邊界侵犯中國領土主權這一核心事實,印媒卻避而不談或者「顧左右而言他」。
  「印度堅持不退是為了把洞朗搞成一個有爭議的地區」,上海國際問題研究院國際戰略研究所研究員趙干城分析說,「印方試圖在該地區鬧出一定的衝突,最終變成南亞一個重要的安全問題,待全世界都認為洞朗是爭議地區,印度的目的就達到了。」
  關培鳳也認為,印度通過釋放「和談解決問題」的氣球,實際上就是試圖通過其越界部隊的繼續存在來迫使中國做出相當讓步,從而在邊界問題上謀取新利益。
  中印戰爭史專家、著名歷史學者內維爾•馬克斯韋爾日前就此表示,「首先這是因為印度率先挑釁,其次,要看看印度這些年都做了什麼。」「印度和中國的邊境對峙遲遲沒有得到破解,就是因為印度從一開始,就拒絕對邊境爭議問題進行談判協商。」
  中方曾多次聲明,中印雙方的外交渠道一直是暢通的,印方非法越界的邊防人員撤回邊界線印度一側是中印雙方開展任何有意義對話的前提和基礎。如馬克斯韋爾所言,對印軍非法越界,中方的態度明確且堅定,也一直很冷靜地沒有激化矛盾,現在「該是印度領導人拿出政治智慧的時候了」。

新華澳報新聞



時事討論


關注CyberC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