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 澳廣視新聞
  • 政府消息
  • 濠江日報
  • 澳門日報
  • 力報
  • 新華澳報
  • 正報
  • 華僑報
  • 現代澳門日報
  • 論盡澳門
  • 澳門平台
  • Media OutReach
  • 美通社
分類
  • 正報
新聞
  • 未完結的「垃圾會」……
  • 通過與不通過
  • 數量‧質素
  • 立法會議員勤懶
  • 新青協國際志工團柬埔寨義教傳愛心
  • 民康會積極參與社交康體活動
  • 澳門食安管學會訪消委會交流 冀擴大宣傳營養標籤真正功能
  • 離島居民慈善會辦敬老內地遊
  • 街總「好工介紹」招聘會圓滿舉行
  • 南光MIF展現『智慧南光』八大專案
  • 澳門全民運動會活動豐富多彩
  • 南光辦2018年員工同樂日 逾四百員工家屬參與熱鬧非凡
  • 澳門共取得2銀1銅 菲能地:有所交代
  • 體育是殘疾人融入社會的最佳途徑
  • 第三屆亞殘運會閉幕 2022杭州再見
  • 盧秀燕競選總部成立 藍營要角全到場力挺
  • 閩漁船台灣海峽傾覆沉沒 兩岸聯手開展海空大救援
  • 上屆朱立倫差點翻船 侯友宜籲選民風雨無阻投票
  • 香港或步入逐步加息時代 陳茂波提醒勿忽視資產市場風險
  • 也門荷台達一檢查站遭空襲40餘人傷亡

過於規範城市失魅力

2017-12-12 06:30

澳門城市發展百年來變化很大,從往昔自由發展至今天處處要規範化和受到限制,使澳門的城市面貌變得『死板』,失去了魅力,尤其是建築物的色彩魅力。早前,由澳門檔案館舉辦,題為『從二十世紀五、六十年代彩色照片看澳門歷史建築的色彩魅力』的專題講座上,主講嘉賓;澳門建築師龍發枝就指出,昔日澳門是一個『越規』城市,是一個社區自由發揮的城市。以前的樓宇建築是無需受太多建築法規所規範,是『想點起就點起』,會按照用家實際需要而『起樓』,以前的樓宇多數是按地形環境而,或依山而建,而現今的大型樓群,則多是在填海造地區域,是拔地而起。
龍發枝又指,昔日的樓宇不一定是融集了中西文化,建築設計多是依業主意向而為,建築物的格式、外觀,多是中不夠深、西不透徹,由業主構思後,交付建築工人去建造,可說是由建造工人與業主,故共同設計,『要起就起、想起就起』,是有知識,無深層技術,雖然工程或者『馬馬夫夫』,但建造成的是務實、實用的建築物。
  澳門曾是『越規』城市
上世紀二十年代到六十年代的建築的樓宇,尤其是民居,除多數無特定的建築規劃外,更多是喜愛在外牆油漆上不同的顏色,且一條街道上,多幢民房的建築外貌都相若,可能是同一伙建築工人建造的房屋,但並非同一業主所擁有,故此才會有一列外貌相同的樓宇,卻每幢外牆都油上不同的顏色,可稱得上是『五顏六色』,例如內港海傍一帶和附近舊城區的舊樓,現時仍隱約可見曾經被油上不同顏色的外牆。
上世紀五、六十年代,下環街區不少相連房屋,其建築風格都是一樣,而外牆顏色則不相同,因為每座民房都可能不同業主,彼等是聘請建造工人依據他人樓宇外貌建造同一外型樓房,但要讓他人分得出其樓宇是不同業主,故而各有各的顏色,紅、黃、藍、白、綠都有,這是當時的社會氣氛、現象,該區建築物的色彩轉變,就是時代的轉變,而屋宇的建築風格和色彩,都是由居民自發性處理,才能收到最好的效果,亦發揮了樓宇色彩的魅力。
昔日樓宇外牆顏色的新舊,成為樓房『翻新』的寫照,因為當年的物資不豐富,業主在『翻新』屋宇時,最注重是建築物的外表,簡單地將外牆重新油上新顏色,能讓人從外觀上直接見到『煥然一新』的效果,例如十六浦對面的舊樓商舖,在不同年代是會油上不同顏色,而業主們對屋宇顏色的要求不大講究,可說是『自由發揮』。
  自由發揮讓城市透出魅力
除下環街、內港海傍一帶舊區樓宇,過去都會在一段時間便油上不同顏色外,新馬路區福隆新街一帶的建築物,在上世紀五、六十年代也曾是『五顏六色』的,現時福隆新街福榮里的舊樓,仍可見那些青磚牆被油上顏色,青磚牆油上色彩油漆,這是澳門才會有。澳門的青磚牆舊屋不少,在青磚牆上油上色彩是澳門普遍文化現象的一種,反映了當時自由發揮的文化現象、聚落的包容性和共同性,揀擇油上哪一種顏色,純粹是業主個人喜愛,不似現時新的建築物和屋邨,多是在建造前已設定,規範了多是一律單調『純色』。
龍發枝稱,澳門昔日的建築物、民房樓宇,其建築風格和顏色,不少是受到葡萄牙城市文化影響,百年前由葡國來澳的著名建築師,將葡國色彩、風格和文化帶來澳門,現時人們見到澳門的經典歷史建築物,包括民政總署、東望洋山聖母雪地聖殿教堂、仁慈堂,以及不少澳葡時代的政府建築物,多以白色為主體顏色。
樓宇色彩,隨著時代而轉變,昔日澳門的古舊建築物,多為白屋、綠窗(民政總署是典型例子),現時不少是紅牆、白窗(例如政府總部、保安部隊總部的加思欄兵營)。樓宇色彩亦透出建築物的活力和魅力,六十年代流行黃色,七十年代是綠色,九十年代是紅色,至於舊區不少近百年的民居樓宇,則多數仍留下過去曾油上『五顏六色』的印記,似訴說她曾有過的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