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 澳廣視新聞
  • 政府消息
  • 濠江日報
  • 澳門日報
  • 力報
  • 新華澳報
  • 正報
  • 華僑報
  • 現代澳門日報
  • 論盡澳門
  • 澳門平台
  • Media OutReach
  • 美通社
分類
  • 本澳新聞
  • 要聞
  • 兩岸觀察
  • 華澳人語
新聞
  • 台當局意圖糊弄「九二共識」難以得逞
  • 台當局意圖糊弄「九二共識」難以得逞
  • 「九二共識」是兩岸最大公約數
  • 趙少康棄選使黨主席選舉前景將有變化
  • 一花獨放不是春,春暖花開「談」何易
  • 一花獨放不是春,春暖花開「談」何易
  • 農林二十二條措施折射惠台政策「轉型」
  • 挺燦壓賴裂解新潮流系一箭三雕
  • 鄭文燦處境尷尬或將兩頭不到岸
  • 「春暖花開」辨真偽,試玉無須三日滿
  • 民進黨「憲政改革小組」名單面面觀
  • 民進黨「端起碗吃肉,放下碗罵娘」
  • 民進黨「立委」終於敢直面「林聖人」了
  • 鳳梨禁令下達時機恰到好處
  • 鳳梨禁令讓「春暖花開論」破產
  • 還須警惕為「修憲謀獨」製造敲門磚之行徑
  • 國民黨內訌既出於公義更有個人私怨
  • 咬定青山不放鬆,任爾東西南北風
  • 人民政協今年涉台工作的兩大任務
  • 海基會為何仍未能選舉產生董事長?

春蠶到死絲方盡,孤巨無力可回天

2019-06-24 03:19
  「春蠶到死絲方盡,蠟炬成灰淚始乾」。游盈隆以此名句,來說明自己退出民進黨的心境。其實,游盈隆是「春蠶到死絲方盡,孤臣無力可回天」。對遭到蔡英文挾持的民進黨的墮落和衰落,實行「冇眼睇」,只好毅然離開這個他為之奮戰二十四年多的政黨。
  當然,作為資深及曾經出任高職的老黨員,要脫黨也得要有一個能夠叫得響的理由。為此,游盈隆在昨日宣布退黨時,提出了六大理由,包括入黨初衷已實現。他加入民進黨的初衷,是為了早日終結國民黨一黨專政。如今台灣已經歷了三次政黨輪替執政,初衷已實現,應該可以心安理得地離開。及自二零零八年民進黨下台以來,在蔡英文主席八年領導下,民進黨優良的黨內民主傳統已漸漸消失,不但「不分區立委」提名全數由黨主席一人決定,連三十位票選中執委選舉也喬到同額選舉,剝奪黨代表的選舉權。黨內逐漸定於一尊,合議制已流於形式。還有這次黨內「總統」初選,在蔡陣營堅持下,數度延遲初選時程,改變遊戲規則,破壞初選制度,甚至威脅沒收初選等等驚世駭俗的離譜行徑,在光天化日下徹底摧毀黨的民主價值與公信力等。
  碰巧,前「國防部長」蔡明憲宣布退出民進黨的理由,也是極端不滿蔡英文挾持民進黨,蹂躪民進黨的「總統」初選制度,為了蔡英文的「現任者優先」而一再修改參選制度,因而痛心地表示,「本人,一介黨員,無力再有任何陳言。所以,只能痛心離開民進黨表達我最深的沉痛。」同樣也是「孤臣無力可回天」的悲憤心理。
  不過,游盈隆退黨聲明所陳述的理由,與他過去某些重要的言行,有某些內容可能是自我矛盾。比如,一方面他說他加入民進黨的初衷是「為了早日終結國民黨一黨專政,如今台灣已經歷了三次政黨輪替執政,初衷已實現,應該可以心安理得地離開。」但另一方面,他所主持的「台灣民意基金會」,曾經大膽地對民進黨在二零二零年「總統」及「立委」大選的可能結果作出預測,指出根據滾雪球理論,及二十五年來台灣選舉驅動力都是從縣市長開始的經驗,如果民進黨仍像現在一成不變的話,二零二零年「總統」大選民進黨不但不會贏,而且至少輸兩百萬票以上,不論誰出來選;在「立委」選舉方面,民進黨的席次可能從六十八席萎縮到三十三席左右,再一次淪為少數黨。也就是說,游盈隆「早日終結國民黨一黨專政」的初衷,極有可能再次被顛覆。
  游盈隆的宣佈退黨,當然是大新聞。這是因為,他是民進黨剛成立時,首批入黨的教授。這在當時,儘管已有一批在「美麗島事件」中義務為被告辯護的律師成為創黨成員,但民進黨卻仍然被視為「草莽英雄」,因而教授此時入黨較為罕見,具有指標性的意義,是遊盈龍率先打開了這個缺口。
  何況,是遊盈隆創辦了民進黨第一個民調機構,因而而幫助民進黨奪取一個又一個的勝利。陳水扁二零二零年首次參選「總統」,他是指揮中心負責包括有輿情部、戰備部、民調部在內的「研究群」的副總幹事長,也是陳水扁倚重的民調分析專家。當然,在陳水扁當選後,遊盈隆受到重用,先後擔任「研考會」副主委、民進黨副秘書長、凱達格蘭學校副校長、陸委會副主委,並兼任海基會副董及秘書長。此外,民進黨曾多次徵召他前往花蓮縣參選縣長、「立委」,儘管不敵花蓮縣藍軍實力較大的環境,但雖敗猶榮,保住了花蓮縣在陳水扁競選或爭取連任「總統」中的基本盤。就像當年台北市長選舉那樣,民進黨秘書長李應元在馬英九爭取連任的強大氣勢嚇,明知不可為而為,卻是要為了保住陳水扁爭取連任「總統」在台北市的基本盤。
  對於對民進黨這樣忠心耿耿的老黨員,也有陳水扁重用的前例,不知為何,蔡英文二零一六年當選「總統」後,手中持有五千多個政務官或公營事業的董座職位可以「太公分豬肉」般分配,但卻一個都給不到游盈隆。游盈隆為了保持政治舞台上的能見度,當然也是在一片「英派」的驕傲自滿及個人崇拜呼聲中,要以事實來冷卻「蔡英文熱」,因而創辦了「台灣民意基金會」,每月公佈的「國政」蔡英文的民意支持度慘不忍睹,很早就提出了蔡英文的民調衰落的警訊。開始時,人們不相信,以為是游盈隆為了報復蔡英文,就連蔡英文也說是因為他「求官不遂」而懷怨在心。但似乎並非如此,游盈隆對「九合一」選舉結果的預估,是極為神準的,也是帶有先見之明。如果蔡英文能夠聽得進游盈隆的意見,將主要精力擺放在推動兩岸關係良性發展,推進經濟發展,改善民生,放棄「一例一休」、「年金改革」、「轉型正義」及「同性婚姻」立法等措施,民進黨在「九合一」」選舉中就不會輸得那麼慘。
  由於游盈隆在六點聲明中,提到了蔡英文「基於各種站不住腳的理由,拒絕適時特赦陳水扁,讓台灣社會繼續陷入族群撕裂、藍綠不理性對立的舊時代,無法大步向前」,因而陳水扁昨晚在臉書中回應指出,「游盈隆不是第一個,也不會是最後一個」,他雖然非常不捨,但對游盈隆退黨決定與六大理由,則表尊重並認同。
  「也不會是最後一個」,這就給予蔡英文極大的警訊。由於賴清德是「新潮流系」的重要流員,如果這「不會是最後一個」是發生在紀律最嚴明的「新潮流系」的身上,對倚重「新潮流系」的蔡英文,就是最大的警訊,實際上,在此之前,就有屬於「新潮流系」的吳乃仁、蔡明憲等人,以各種不同理由宣布退黨退「流」。
  游盈隆批評的六大理由,確實是事實,這是具有美國北卡羅萊納大學政治學博士學位,終身研究專業為投票行為,擘畫民進黨的民調系統,陳水扁倚重的民調分析專家之一的游盈隆,以其銳利的政治眼光研判的理性認識。因此,他的退黨,不但是「春蠶到死絲方盡」,更是「孤巨無力可回天」。他退黨後,民進黨內少了一個「烏鴉嘴」,蔡英文可能更為所欲為,游盈隆關於民進黨可能會再次淪為在野黨的預測,就將會再次神準。
  游盈隆退黨後,將會投靠哪股政治勢力?估計,他將繼續經營「台灣民意基金會」,繼續「每月一唱」地「唱衰」蔡英文之外,極有可能會加入柯文哲的團隊。其一,兩人的意識形態相近,有著某些共同語言;其二,襄助柯文哲,就是為了要拉下蔡英文,並以此來證實自己的民調的準確性;其三,其實游盈隆早就與柯文哲悄悄地結盟,他將其兒子游思遠推薦給柯文哲,在台北市政府客家事務委員會中出任人事主任,據說現在已經轉到環保局任職,但卻是支援性質。而柯文哲要參選「總統」,就極為需要像游盈隆這種曾經為陳水扁操盤,尤其是在輿情、民調部、研究這樣的統籌人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