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 澳廣視新聞
  • 政府消息
  • 濠江日報
  • 澳門日報
  • 力報
  • 新華澳報
  • 正報
  • 華僑報
  • 現代澳門日報
  • 論盡澳門
  • 澳門平台
  • Media OutReach
  • 美通社
分類
  • 即時報道
  • 每週專題
  • 藝文爛鬼樓
新聞
  • 【來論】戀愛.電影館:獨一無二的藝文空間
  • 走在邊陲中,以身體對抗時間 ——訪《Break & Break! 無用之地》編舞周書毅
  • 新一屆政府可否解開本地文化困局?從戀愛・電影館營運問題所想到的
  • 新一界政府可否解開本地文化困局?從戀愛・電影館營運問題所想到的
  • 和「小觀眾」在戀愛電影館去想「大問題」
  • 當代舞零距離——專訪2020年藝穗節節目《在地》
  • 文學 X 戲偶影院 X 光影 X 聲音 跨界詮釋文學——專訪劉以鬯.偶物X裝置現場《第十五件…》
  • 【來論】社會工作的本質
  • 打開澳門劇場的工具箱——專訪「Tools Box- 劇場器材工具展示及應用展覽」
  • 政府一換屆,文化空間再被扼殺
  • 戀愛.電影館的停運與文化期待
  • 親密的角力──《照顧者》觀後
  • 如果一個南灣只能孕育出一個詩人
  • 在此時此刻看《此時此刻》
  • 【來論】當身份證明局局長成為社文司
  • 建築師於香港介紹澳門建築保育
  • 笑聲以後--評《未境作業》
  • 語言沒有邊界──《未境作業》的一些嘗試
  • 【來論】文化在哪裏?
  • 【來論】這一夜,我從直播目睹母校中大被攻

十月一日的香港街頭

2019-10-09 14:14















黃大仙廟外的防暴警察

黃大仙街上到處泊有警車和持槍的警察駐守

黃大仙的連儂牆和隧道也十分壯觀

黃大仙內各處皆有文宣,此為香港人的抗爭日曆,詳細列出這四個月的歷程。

香港沒有暴徒,只有孩子,冷漠的政權可有聽到?

新蒲崗街市外,曾設路障及有衝突,但市民買餸依舊。
十月一日因事往港,這一天,雖然香港政府禁止了遊行活動的申請,但沒有宣佈戒嚴,假日裡行街、購物、訪友是很自然的事吧,然而,香港政府不是這樣想。它為了不讓人們上街,先關閉多個主要地段的地鐵站,巴士也停駛不少,再讓警車不斷在各區巡邏。
十月一日的香港,沒有絲毫喜慶之意,反而充滿肅殺之氣。
當然,香港人是不會輕易退縮的。
中午時份,與朋友一起走到黃大仙,本想到寺廟參拜,但等待我們的,是荷槍實彈的防暴警察。地鐵和商場已經關閉,在黃大仙廟外廣場上,聚集了各種年齡的人,有些像是一家人出外飲茶的感覺。有人開始在廣場上叫口號,就在防暴的眼皮底下。烈日當空,氣氛暫時看似平靜,但其實暗中角力。
一位兩手拿著背心袋的阿婆在烈日下走近防暴,大聲詢問為何今天廟宇不開門,她特意來還神,為何關門又不預早宣佈,什麼時候才再開等連串問題,語氣神態就像問街邊報紙檔的大叔一樣,毫不畏懼防暴的一身重裝備,人們遠盯著阿婆,擔心著她,終於有位黑衣市民上前拉走了阿婆,問她要去哪裡,地鐵巴士很多都停駛,阿婆到處問人應怎樣回家。
 
 
當第一個催淚彈射在龍翔道時,早已落閘的商場內和天橋上還有許多市民,我們退到天橋下,看到人們開始上gear,不少中年人和街坊坐在一邊,連口罩也沒戴的兩位阿叔仍氣定神閒地坐著食煙,人們向樓上大叫「關窗呀」,樓上住戶紛紛關上窗戶,以免吸入催淚彈。
我看到有兩位年紀很少的男孩正在上gear,一位中年婦人在幫忙,弄好後又不放心地伸手整理他們衣服,男孩們有點不耐煩地對她說:「你坐去後面啦。」看著他們,我眼眶一熱,什麼也說不出來。
 
屋邨行人路上圍了許多街坊,人們快手地拆欄杆、掘磚架設路障,有街坊自動上前打開傘,遮往他們,有位路過的老人向年青人指罵:「你地唔好破壞公物呀⋯⋯」話音未落,剛剛只在觀看的街坊已經七嘴八舌,齊聲送他走:「阿伯,番上去瞓覺啦!唔好落嚟啦⋯⋯」街坊其實都明白年青人在做什麼,一有事馬上幫拖。黃大仙的社區,果然很團結。
這邊正在緊密備戰,走過去一點,路邊的茶餐廳有開,是當天僅有營業的食肆,兵荒馬亂中仍坐滿街坊,熱鬧非常,真是平行時空。我們也坐下稍作休息,邊吃邊看手機直播,抗爭者不斷在旁邊快速來回經過。下午三點多,形勢愈來愈緊張,但街坊們仍氣定神閒在嘆奶茶,一副不為所動的樣子。
我們在多個社區中,都見識到街坊們這種泰山崩於前不動聲息的氣魄。
當我們徙步到新蒲崗時,看見主婦們穿過路障施施然去街市買餸,媽媽繼續帶小孩去公園玩,他們努力維持著生活原來的樣子,使人動容。
對手無寸鐵的市民來說,這也是一種反抗。暴政千方百計打壓,市民偏不要受你影響,話之你,掂行掂過,完全無視、蔑視政權的暴力和荒謬,街坊們愈淡定,就愈反映出警察暴躁乖張的行徑有多無理。
 
然而下午傳來有中學生中實彈的消息,性命垂危,既擔心又憤怒,當槍聲響起的那刻,十月一日便只能是人們的國殤,將被永遠記得的,是這一天的殘暴不仁。
那刻我們已步行至太子地鐵站外,看到絡繹不絕地送上白色花束的人們,不止是為「8.31」未被查證的死者,也為自六月抗爭以來的自殺死者致意。下午的陽光把太子站外映照得金黃一片,一陣風把滿牆滿地的文宣吹動起來,人們默站著,籠罩著一片哀戚的氣氛。這是一個什麼樣的時代,為什麼香港人要承受這一切?!其實我們每一個人都深深明白和恐懼,不願活在暴政之下,但為何許多目睹不義的人們仍然沉默?當香港人不顧自身安危站在街頭時,我們又在做什麼?
接近黃昏的時候,走到深水埗警署外,那裡是雙線行車,馬路的這一邊仍有車行,行人路上站滿了看熱鬧的市民,另一邊靠近警署的街上,基本沒有車行了,示威者與警察正在對峙,警署平台上,站了一位持鎗的警察,

論盡澳門新聞

時事討論


關注CyberC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