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 澳廣視新聞
  • 政府消息
  • 濠江日報
  • 澳門日報
  • 力報
  • 新華澳報
  • 正報
  • 華僑報
  • 現代澳門日報
  • 論盡澳門
  • 澳門平台
  • Media OutReach
  • 美通社
分類
  • 本澳新聞
  • 要聞
  • 兩岸觀察
  • 華澳人語
新聞
  • 台當局意圖糊弄「九二共識」難以得逞
  • 台當局意圖糊弄「九二共識」難以得逞
  • 「九二共識」是兩岸最大公約數
  • 趙少康棄選使黨主席選舉前景將有變化
  • 一花獨放不是春,春暖花開「談」何易
  • 一花獨放不是春,春暖花開「談」何易
  • 農林二十二條措施折射惠台政策「轉型」
  • 挺燦壓賴裂解新潮流系一箭三雕
  • 鄭文燦處境尷尬或將兩頭不到岸
  • 「春暖花開」辨真偽,試玉無須三日滿
  • 民進黨「憲政改革小組」名單面面觀
  • 民進黨「端起碗吃肉,放下碗罵娘」
  • 民進黨「立委」終於敢直面「林聖人」了
  • 鳳梨禁令下達時機恰到好處
  • 鳳梨禁令讓「春暖花開論」破產
  • 還須警惕為「修憲謀獨」製造敲門磚之行徑
  • 國民黨內訌既出於公義更有個人私怨
  • 咬定青山不放鬆,任爾東西南北風
  • 人民政協今年涉台工作的兩大任務
  • 海基會為何仍未能選舉產生董事長?

時代力量再有人退黨恐步向泡沫化

2019-11-09 04:04
  台灣地區二零二零年的「二合一」選舉,「總統」選情幾乎已經基本明朗,那就是由蔡英文、韓國瑜、宋楚瑜三位由政黨提名的參選人進行角逐,戰場態勢較為簡單。而在選情方面,雖然韓國瑜的民調有上升的趨勢,但由於與蔡英文的距離仍遠,而且宋楚瑜將會落場參選,呂秀蓮卻拿不到參選的「門票」,這對韓國瑜頗為不利。因而現在蔡英文是採取類似足球比賽的「垃圾時間」戰術,盡量消耗拖磨時間,只要自己及其團隊不犯錯誤,就將能繼續保持高於韓國瑜的民調。昨日陳水扁批評蔡英文,「好像還沒提出足以感人肺腑、振奮人心的選戰訴求與造勢活動」,其實恰好相反,可能這正是蔡英文團隊「垃圾時間」的策略運用,避免「做多錯多」,流失民意支持度。因而,儘管韓國瑜一方造勢不斷,但蔡英文一方卻是以靜制動,因而好像「總統」大選的氣氛,不如以往那樣激烈,而且選情也較為平穩,不見以往那種「你追我趕」,犬牙交錯的現象。
  反而是「立委」選情,似是出現「大分化,大改組」的態勢。本來,「單一選區兩票制」更是有利於藍綠兩大黨,小黨尤其是新冒起的第三勢力沒有發揮空間。但「洪仲丘事件」與「太陽花學運」,讓「時代力量」接收了成果,迅速冒起成為第三大黨,擠掉了原來的「台獨」政黨台聯黨,並爬過曾經輝煌一時的的親民黨的頭。在二零一六年的「立委」選舉中,拿下三個「區域立委」議席,及兩個「不分區立委」議席,得以成力黨團,成為大黨,並真正成為「立法院」中的關鍵少數。
  但正因為「時代力量」是接收「太陽花學運」的成果而冒起,臨時成軍而使其成員未必有共同的目標,因而後來內部不斷出現一些問題,發生內訌,並陸續有黨員出走,這本來就對「時代力量」的發展前景不利。也就偏在此時,柯文哲的台灣民眾黨成立,而湊巧的是,就是在台灣民眾黨成立的當天,「時代力量」的「區域立委」林昶佐宣布退黨,雖然兩者之間沒有必然的關聯,但卻也讓一些人分析,台灣民眾黨的成立,不單止是將會衝擊親民黨,而且也有可能會對「時代力量」產生某種干擾作用。
  實際上,「時代力量」的內部矛盾鬥爭,雖然主要是集中在是否支持蔡英文爭取連任這條主線,但也存在著是否與柯文哲合作的這一條支線。柯文哲是否在攪局,現在還看不清楚。但柯文哲是頗為欣賞黃國昌的,因而有在自己卸任台北市長時,讓黃國昌作其市長接班人的意願。而這也是在「時代力量」的台北市議員頻頻「修理」柯文哲的情況下,黃國昌卻從來沒有攻擊過柯文哲的原因。甚至黃國昌竟然放棄爭取連任新北市十二選舉區的「立委」,由知名度和實力均低得多的助理賴嘉倫「接棒」參選,可能就是要準備接柯文哲的班,先做副市長跟班學習(惟最近柯文哲卻是任命親民黨的黃珊珊,當然不排除還將會任命黃國昌)。但卻因此而將這一席來得不易的「立委」,丟失給國民黨的李永萍,或民進黨的賴品妤。而賴品妤是民進黨「新潮流系」賴勁麟的女兒,曾經是原「時代力量」「立委」林昶佐的助理,因而就形成「時代力量」的自我殘殺,及「助理代理人之戰」的奇景。
  也正因為有此背景,當媒體報導柯文哲的核心幕僚、台灣民眾黨的創辦人蔡壁如有意邀請黃國昌列為民眾黨「不分區立委」名單的第一名後,就有「時代力量」的決策委員在黨內群組要求當事人應出面澄清,身兼「時代力量」決策委員的台北市議員林亮君也在群組中呼籲,黨主席應該要針對「時代力量」與其他政黨合作的態度、策略進行說明。而在得不到回應之下,林亮君與她的助理、「時代力量」代表吳崢於昨晚宣布退黨。
  而「時代力量」在台北市議會有三名議員,在「時代力量」推選決策委員時,另外兩位黨籍台北市議員黃郁芬、林穎孟,共推林亮君參選決策委員會。但林亮君在宣布退黨前,卻沒有與這兩位黨籍議員溝通,不但導致「時代力量」在台北市議會的黨團因為不足三人而必須解散,而且也令台北市議員在決策委員會的代表歸「零」。這與「時代力量」「立委」林昶佐、洪慈庸相繼宣布退黨,又再加上爆出「不分區立委」高潞.以用爆出以「立委」身分拿補助案,而被迫辭去「立委」之職,使得「時代力量」黨團也差點要被迫解散的危機一樣嚴重。只是「中選會」同意讓原本不在「時代力量」「不分區立委」候選人名單的台大經濟系教授鄭秀玲遞補,這才使「時代力量」勉強湊足三席「立委」,黨團可以續存。
  但是,在明年一月十一日的「立委」選舉中,「時代力量」可能會「不復當年勇」了。首先,原有的三席「區域立委」就將不保或不屬於「時代力量」。其中黃國昌的一席,將會流失。而林昶佐、洪慈庸即使是能夠成功爭取連任,也已經不是「時代力量」黨員。而「不分區立委」的選情,即使是能夠保持四年前的佳績,也只能是獲得分配兩個議席。倘是在「區域立委」中沒有進賬,也就不能成立黨團了。當然,不排除林昶佐、洪慈庸兩人(假設能當選),會以無黨籍身份,與「時代力量」合作,湊足三席「立委」而成立黨團,但仍然存在著路線分歧。實際上林昶佐、洪慈庸就是因為其得到民進黨的「禮讓」而當選的,因而不滿黃國昌、徐永明反對與蔡英文合作而退黨。這就走向泡沫化了。因而看來,「時代力量」在新一屆「立法院」內,將無法成立黨團,亦即不再具有大黨的政治地位,而且也因為未能參與黨團協商而無法發揮關鍵少數的作用。
  頗為令人感到奇怪的是,為何「時代力量」不使用參選「總統」的「門票」,推出「總統」參選人。因為倘是擁有「總統」參選人,起碼可以對其「立委」選情發揮「母雞帶小雞」的作用,即使是在「區域立委」方面,未能獲得民進黨「禮讓」,而致選情不理想,但也可以帶動政黨票的投票率,跨過「門檻」,獲得分配「不分區立委」議席,及政黨選舉補助金,以及下次「立委」選舉時,不用受到必須提出十名「區域立委」候選人才可提名「不分區立委」候選人名單的限制,可以直接提名「不分區立委」,甚至可以直接提名「總統」參選人。
  實際上,在歷次「總統」大選中,往往可以見到一些政治人物,包括宋楚瑜在二零一二年的那一次,在沒有政黨提名,或是所在政黨不具直接提名權之下,為參選「總統」,都要透過選民連署的方式出戰。另一種情況是,二零零零年「總統」大選,新黨擁有「門票」,但自己難以推出具有足夠實力的戰將,為了有「母雞」帶動黨籍「國大代表」候選人「小雞」的選情,就禮請無黨籍的李敖作「總統」參選人,配搭黨籍的馮沪祥作「副總統」參選人。到投票前一天,李敖呼籲新黨的支持者,「總統」票投給宋楚瑜,「立委」票投給新黨「國代」候選人。而「時代力量」擁有「門票」卻沒有使用,簡直是暴殄天物。
  因此,「時代力量」的泡沫化,已可預期,其結局可能會比新黨、台聯黨、以至親民黨都還要不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