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 澳廣視新聞
  • 政府消息
  • 濠江日報
  • 澳門日報
  • 力報
  • 新華澳報
  • 正報
  • 華僑報
  • 現代澳門日報
  • 論盡澳門
  • 澳門平台
  • Media OutReach
  • 美通社
分類
  • 即時報道
  • 每週專題
  • 藝文爛鬼樓
新聞
  • 女性的塑造與被塑造——專訪《傾城》監製程嘉敏
  • 【來論】誰是 “DONA”?—— 其實,澳門沒那麼多「唐娜」
  • 【澳門昆蟲小百科】 紡織娘
  • 【來論】完善步行城市 健康綠色出行
  • 安樂與守諾的再思——專訪「新安樂園」多媒體影像展
  • 路是不認命的人走出來的
  • 【昆蟲小百科】 荔枝蝽象
  • 拍板再出發 將續辦KINO德國電影展
  • 總監顧問不會留澳 未來計劃仍無可奉告 炫昌:願不斷聆聽意見
  • 澳門電影二十年?或是三年?
  • 未來如何展望?澳門電影的詰問與答案
  • 【昆蟲小百科】 黃斑大蚊
  • 離開?或者留下來?2019《澳門之年》影像如何為澳門敘事?
  • 青年影像敘事的勇敢
  • 《澳門之年》——一場持續了20年,「是去還是留」的情緒延伸
  • 「複象」還是「複製品」?——談卓劇場《平行異數》
  • 【昆蟲小百科】 草蛉
  • 【讀者投稿】藝術災難:觀「文化抗疫蓮一心.澳門美術作品展」有感
  • 【昆蟲小百科】 長足捷蟻
  • 【讀者投稿】「電影館」不是單純做放映——香港電影策展人徐匡慈有話說

龜兔賽跑

2020-03-11 10:21
 
【在X賽道上,烏龜和兔子第N次比賽。】
槍聲一響,烏龜和兔子都用盡氣力前進。兔子蹦蹦跳跳的,很快到就到了賽道中間;而烏龜就一步一腳印,按部就班的,努力前行。
兔子到了中間,看一看後邊。「咦,烏龜呢?」兔子看不到烏龜,猜想一定是牠太慢了,一定會很久才到,反正腳步快,可以休息一下,醒來再賽跑,也一定會勝出比賽的。就此決定,在賽道裏睡一下。就在兔子熟睡之中,烏龜一步一步往前走,牠看到兔子在睡覺,但也不吵牠,牠走自己的,雖然很慢,但走得很甘之如飴,一步,一步,一步的慢慢向前走。
衝線的鈴聲響起了,烏龜勝出。這個鈴聲同時也驚醒了還在睡覺的兔子。兔子沒幾步,就衝到終點,看著勝利的烏龜。
「我以為走得比你快,結果因為我貪睡,你勝利了,恭喜你。」
「謝謝。」烏龜回答。
指著烏龜脖子上的獎牌。
「這是你應得的。」同時也非常失落於烏龜得到的掌聲。
「但,」兔子接著說,「你看到我在睡覺,你慢慢的經過我,沒有想過叫我一下嗎?」
烏龜說:「那是你的事,公平比賽,目標就在終點。我沒有義務醒你。」
(兔子心想︰我們不是朋友嗎?)
兔子說︰「那我們再比賽如何?」
烏龜說︰「好啊。」烏龜說。
【在X+1賽道上,烏龜和兔子第N+1次比賽。】
槍聲一響,烏龜和兔子都用盡氣力前進。兔子蹦蹦跳跳的,很快到就到了賽道中間;而烏龜就一步一腳印,按部就班的,努力前行。
兔子又沒幾步就走到賽道中間,烏龜落在遠遠的後面。
兔子想︰「如果我現在衝去終點,那我就是第一名了,但是…,就是第一名而已。但要在約點等待烏龜很久啊,不如再休息一下,等烏龜到我這裡,然後我們一邊走,一邊聊天,這不是很好嗎?」兔子決定了,「那我休息一下,這一次,我一定不會睡著。」
衝線的鈴聲響起了,烏龜勝出。這個鈴聲同時也驚醒了還在睡覺的兔子。兔子沒幾步,就衝到終點,看著勝利的烏龜。
「恭喜你又得了冠軍,…但,為何不叫一叫我。」
「你又來了,我並沒有義務去為提醒你的人生,好嗎?」
「但,我們不是朋友嗎?」
「我們是朋友。可是,比賽就要努力啊。你應該好好去檢討你是否用心去比賽。」
兔子心裡覺得烏龜的話對極了,決定改過自新。
兔子說︰「烏龜,我的好朋友,我們可以再比賽嗎?」
烏龜說︰「好啊,再比賽。」
【在X賽道上,烏龜和兔子第N+2次比賽。】
今次是回到熟悉的X賽道。兔子和烏龜再比賽。
槍聲一響,烏龜和兔子都用盡氣力前進。兔子蹦蹦跳跳的,很快到就到了賽道中間。
又一次,兔子見不著慢慢爬上來的烏龜了。
兔子很快就跑到路程的一半,往後看,看不見烏龜,兔子心想︰「不如,趁烏龜還未來,我可以…,不!我要好好跑完這場比賽。」想休息一下的念頭不到千份之一秒就消失了,兔子全力以赴地奔向終點。
衝線的鈴聲響起了,兔子勝出。正當兔子舉起雙手,準備接受大家的祝賀時,全場觀眾非常驚訝,怎麼沒幾分鐘就結束了比賽?
有些觀眾是向公司請假帶小朋友來,有些是從很遠坐車坐很久才能來,觀看聞名已久的龜兔賽跑呢。
兔子得到的歡呼聲寥寥可數,零零落落的,沒幾下,全場就靜默了。
大家都很關心,烏龜究竟怎麼樣?大家開始議論紛紛。
「烏龜怎麼樣?」
「牠迷路了嗎?」
「牠身體不舒服嗎?」
等了幾個小時,烏龜一如往常,很努力地,一步一腳印地,慢慢走到終點。
大家都為烏龜這樣鍥而不捨的體育精神,給予熱烈的歡呼,掌聲雷動。
「烏龜好有體育精神,即使輸了也會努力完成餘下的比賽,永不放棄,我們應該學習。」
「真是聞名不如見面,烏龜好有毅力,還是和我小時候聽到的一樣。」
「不知能說甚麼,我真的重點要說三次︰好感動~好感動~好感動~!」
兔子看著這種情況,心裡悶悶的,真的不解。
疑惑好久。
兔子說︰「烏龜,我的好朋友,我們可以再比賽嗎?」
烏龜說︰「好啊,再比賽。」
【在X-1賽道上,烏龜和兔子第N+3次比賽。】
槍聲一響,烏龜和兔子都用盡氣力前進。兔子蹦蹦跳跳的,很快到就到了賽道中間。
兔子想也不想,頭也不回,直衝到終點!
快到衝線的時候,兔子舉起雙手,準備接受大家為他勝利的歡呼!
越靠近終點,觀眾席上又越安靜,甚至聽到觀眾們議論紛紛。
「好驕傲的兔子唷!」
「以前在賽道中間睡覺,被烏龜爬頭贏了,那可能是因為懶。但現在看牠的樣子,原來是驕傲兔子啊。」
「好不要臉喔,兔子和烏龜賽跑,贏不是理當所當的嗎?」
兔子不想衝線了,牠並不想贏這場比賽。為何昨天心裡怪怪的,牠現在一清二楚了。
(兔子心想︰這樣贏,好羞恥。我並不想這樣就贏了。)
兔子掉轉頭,往相反方向跑,大家都大惑不解。
兔子終於跑到烏龜旁邊,烏龜仍是勤勤懇懇地一步一步地向前跑。這一天天氣好好,陽光普照,可是烏龜卻大汗淋漓,因為烏龜負重,掛在他脖子上的每一次冠軍的獎牌讓他喘大口氣。
兔子生氣了,腳邊跺地邊大喊︰「烏龜,你能不能跑快一點!?」
烏龜整個龜從頭到尾還是端正的向前,維持著跑步姿勢。但禁不過兔子一次又一次的追問,眼青瞟了過去。
「我是烏龜,跑步就是這個速度,已經是最快的了。」
距離終點還有十分之九的路程,兔子決定,待在烏龜旁邊,陪著烏龜,向前跑!(?)走路!(?)移動…
兔子每一次比賽,都是馬上向前跑,從來沒有看過烏龜是如何跑步的。原來,烏龜跑步,和平牠常的慢速爬行是沒有分別的。
兔子幾次想和烏龜說話,說到嘴邊卻又說不出口。他跟在烏龜旁邊,用一樣的步速和走在牠旁邊。
兔子在模仿烏龜的步姿,但烏龜是烏龜,兔子是兔子,烏龜這樣慢慢走路好正常,兔子這樣走路,好搞笑,說得更準確一點,在旁人眼中,兔子好像是用身體動作去取笑烏龜。(但我們知道,兔子並沒有這個意思。)
這樣走路,對兔子來說,一點都不難。沒走幾步,光抬一條腿就要花上十秒,兔子覺得,「好煩!」
兔子心想︰「我在幹甚麼?這還算是比賽嗎?」的確,全力以赴,兔子昨天就已經贏了,可是還是等烏龜幾個小時。直至牠到達終點,才一起可以去領獎。
贏也要等烏龜,輸也要等烏龜。而且不管是贏還是輸,最後勝利的,都不是自己。
兔子開始懷疑這幾千年來和烏龜的比賽究竟是為了甚麼?
有千份之一秒,兔子有想過。烏龜走得這麼慢,是不是看不起自己?可是,依照常理烏龜就是這樣的步速,要求他快一點的確強龜所難。
兔子開始想辦法幫烏龜,希望牠可以走得快一點。(還好,這是兔子自己的想法,其他人並不知道。因為,客觀來說。一隻永遠跑輸的兔子去幫一隻總是跑贏自己好幾千年的烏龜跑步跑快一點,這不是一個笑話嗎?)
兔子開始出各種花招。
兔子覺得,可能烏龜脖子上那一大串獎牌太重,所以牠去幫烏龜提起來,不用脖子拖著那一大串奬牌跑,結果烏龜還是走得慢,失敗。
兔子覺得,可能烏龜跑步沒有人幫牠加油,所以牠在旁邊打鼓和吹喇叭,一開始雜亂無章,但越吹越好,最後竟然可以吹出美妙的旋律,但不管吹得如何,烏龜都是我行我素的爬行,結果再失敗。
兔子又覺得,激怒了烏龜,烏龜一生氣就會衝上次打牠一頓,這樣可能使烏龜跑快一點。所以越過賽道,跑到烏龜的前邊,做各種鬼臉,挑釁地用手打屁股,甚至放了一串鞭炮,烏龜仍不為所動,專注前方。結果再三失敗。
無論兔子想出數以萬種的方法,希望烏龜能快點往前走,烏龜的視線緊緊盯著前方,嘴巴蹦緊著,一聲不響,步履不停的緩慢前進,從不答理兔子的各種把戲。
兔子生氣極了,對烏龜說︰「我走了,我不賽跑了。」然後扭頭就走,回家。
繼續前進中的烏龜看到兔子離開賽道,突然停下來,這是數千年來烏龜第一次在比賽中向兔子作出反應。
「不~可~以~」烏龜說。
兔子說︰「雖然是我叫你再跟我比賽的,但我現在覺得無意思,我說不跑就不跑。而且,和你比賽實在太無聊了,我不再說和任何龜類的生物比賽,我想和其他動物賽跑,至少,我不想再和你賽跑。」
烏龜說︰「難道你想和貓、狗、老虎、鷹之類的動物賽跑嗎?你一定會跑輸的,也你請注意,老虎和鷹極有可能在比賽途中就把你吃掉喔。」
這樣子兔子好像有點怕,想了想,說︰「和貓狗比賽我未必輸,更何況,我未必會和猛禽比賽的,即使比賽也不一定會輸,即使被吃掉,也…,也和你繼續比賽好,幾千了年了,太悶了。」
烏龜說︰「你別再妄想了,你只能和我賽跑。」
兔子說︰「為甚麼?」
烏龜說︰「我們的比賽幾千年了,你有聽過任何人說過,在我們的賽事之中,除了我和你在賽跑之外,還有其他烏龜和兔子嗎?例如︰『好久好久之前,有兩隻烏龜和一隻兔子賽跑…』或者『有兩隻兔子和一隻烏龜賽跑…』你有聽別人這樣說過嗎?」
兔子說︰「從來未有。」
烏龜說︰「對啊,當有人說︰『從前,有兩隻兔子和一隻烏龜賽跑。』聽故事的人馬上會說『錯晒啊。』又或者『神經病。』又或者『有病,去食藥啦。』所以,關於賽跑,只有一個選擇。」
兔子說︰「只有一個選擇?」
烏龜說︰「你必須和烏龜賽跑,我必須和兔子賽跑。這樣才合乎大家的預期,才是『正確』的。」
兔子說︰「這是不公平的!不是我們都有四隻腳就可以公平的賽跑,人類只有兩隻腳,蛇沒有腳,都會比你快。關鍵是我們是不同的物種啊。」
烏龜說︰「這個我知道。都跑了這麼多年,你以為我想繼續跑嗎?我贏了你一次,下一次還不是要繼續和你再賽跑,再次表演跑第一給人看?我也不想和你跑啊,我這隻烏龜,就是囚在這幾段賽道,除了和你跑之外,沒有其他選項。」
兔子說︰「為甚麼你還在跑?不如我們一起離開賽道,你去海邊,我去山野。人生不只有跑步啊。」
烏龜說︰「不可以。」
兔子說︰「為甚麼!」
烏龜說︰「除非…。」
兔子說︰「除非甚麼。」
烏龜說︰「除非這個世界,沒有人再說龜兔賽跑的故事。沒有人用這個故事去敎育孩子『烏龜的堅持是值得學習的,兔子的驕傲是不可取的。』這些被敎育的孩子,長大後不再會用我們的比賽來敎育他們的孩子。沒有人再為這個故事而汲取敎訓,我們不用再表演〈龜兔賽跑〉讓那些人看到我跑贏而感動。到那時,我們就不用賽跑了。否則,再下一個千年,我們還在這些人類口中,不停的比賽。」
兔子說︰「這樣很難,幾乎不可能。」
烏龜說︰「兔子和烏龜雖然都是四隻腳走路,但根本就不同物種,我知道你跑得比我快,你也應該贏得冠軍。不同物種放在一起賽跑是沒有意義的,只是人們一直不想承認這個事實。人們硬要將我和你放在一起賽跑,其實只是需要自我安慰和鼓勵,所以即使你跑得多快,跑得好,第一名一定會是我。」
兔子說︰「這個對我來說是一個困局,我不想再和你比賽了,我是我,我選擇離開。」
烏龜說︰「你可以離開,過你自己的生活,海闊天空,去你的山野和森林。我會祝福你,希望你活得更好。可是,還是會有另一隻兔子,代替你,在你的賽道上和我賽跑。因為人們需要龜兔賽跑。」
兔子說︰「可是,我真的跑得比你快。」兔子還是有點失落。
烏龜說︰「你還在意這個嗎?你跑得快,我跑得慢,這又如何?在這個不公平的比賽,不管誰輸誰贏,在人們看來我一定是跑得比你好。其實他們沒有想過,我一起跑就不會停下來,只會一步一步往前爬,不會吹喇叭,不會放鞭炮。我除了往前走之外,對其他東西完全不會且沒有感到興趣,你認為這樣好嗎?」
兔子想想,覺得有點道理。
烏龜接著說︰「其實不用理會別人的感想,幾千年以來都是這樣的設定,我們就只能繼續這樣比賽。在於我們,誰先衝過終點其實不太重要,只能和自己比賽,你吹喇叭越來越好聽了,我跑起步來也沒那麼悶。來吧,給我一點背景音樂。」
就這樣,烏龜和兔子繼續他們的比賽,直到永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