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 澳廣視新聞
  • 政府消息
  • 濠江日報
  • 澳門日報
  • 力報
  • 新華澳報
  • 正報
  • 華僑報
  • 現代澳門日報
  • 論盡澳門
  • 澳門平台
  • Media OutReach
  • 美通社
分類
  • 即時報道
  • 每週專題
  • 藝文爛鬼樓
新聞
  • 梁先生:我們不會忘記
  • 林女士:女兒們會知道六四的,我肯定會跟她們講
  • Teresa:希望女兒明白,嚮往更民主的生活是像生命一樣重要的事
  • 《不容青史盡成灰──六四採訪回憶錄》節選
  • 新文本限經屋業主以原價向政府賣單位 甄慶悅:苛刻要求將令業主無法向上流動
  • 經屋永遠姓經?以買入價賣單位畀房屋局? 修改《經屋法》新文本改咗啲乜?
  • 甄慶悅:市政署駁回異議兩大理由站不住腳 取消圖片展做法損一國兩制、國際形象
  • 社專會:至本月8日有六百九十七人獲社工資格認可 不具社工學歷者有十五人
  • 【來論】社工專業資格認可制度的種種漏洞
  • 沒持有社工相關學歷 卻獲社專會專業認可 社工業界憂慮令行業服務質素無法得到保證
  • 市民買豬難、捱貴豬 原因何在?
  • 活豬價格不斷飆升 林宇滔:應檢視活豬供澳流程
  • 余永逸:施政報告回歸理性 「服務型政府」講足廿年令人失望
  • 派錢應人人有份、永不落空? 蘇文欣:萬五蚊計劃起爭議源於對社群不了解
  • 萬五蚊援助惹爭議 甄慶悅:或與官員政策制定能力不強有關
  • 【來論】資助金額以外的困局與期待——藝團「足跡」致澳門文化局公開信
  • 蘇嘉豪:跨部門統籌、修補官民關係 應成本年度施政報告重點
  • 施政報告本月內公佈? 林宇滔冀賀一誠明晰施政理念目標
  • 陳德勝:100億元不足應付疫情需要
  • 政府突宣佈成立百億抗疫專項基金 詳情未公佈 甄慶悅:顯得政府急就章

網上教學問題多 停課期間教師壓力不減反增

2020-03-14 03:01


疫情期間,當局宣布全澳停課,原本在課室向學生面對面授課的教師們,現在就要在家對著電腦備課及遠距離教學。網上教學這項新事物,對於不少教師來說都是一大挑戰,而為了鼓勵學生在家學習,教師們也各出奇謀,增強網上教學的互動性及趣味性,例如有教師在網上搜羅各式與教學內容相關的網站、影片,有教師就將教學內容放到Youtube等影片網站上供學生觀看,有教師更以網上直播的方式進行教學,並接受學生提問。
從實體的課室跳脫至虛擬的網絡上授課,有不少教師都倍感吃力,既要滿足教青局、學校的要求,要重新備課令教學內容適合在虛擬環境使用,又要不增加學生壓力,亦要有效地令學生「溫故知新」。而教師在實際執行網上教學時,亦遇到非常多的問題。
任教高中年級的教師阿明(化名)向《論盡》表示,早於教青局在疫情初期表明準備會停課之時,他所任教的學校已提醒所有教師,要提早準備好網上教學的材料。而停課後教青局給予學校指引,每星期要給學生一次課,校方及教師們亦有跟隨教青局的指引而行。
但他指出,每間學校對於網上教學的要求不同,而他所任教的學校要求較高,「我和同事們起初以為停課期間只需要叫學生們看一下書,預習一下將會教授的內容,教師出一點小測予學生,測試學生們有沒有自學等等即可。但之後校方就要求教師準備PPT給學生,之後又要錄製教學影片,甚至再變成網上即時教學。像我現在每日都要以直播的形式授課,這是我面對的處境。」
阿明指,縱觀其他學校的做法,似乎只有他任教的學校才需要有「互動」這項要求,「校方似乎認為純粹閱讀或看教學片,即使是我們依教學內容所拍的片,在學生互動的層面上好像不太夠。我們就質疑,這是否代表我們要做直播?其實過往我們都有做過,只是如硬性規定一日需要開多少次直播時,就顯得不合理,因這與平時上堂其實沒有太多分別,但是我們卻要從頭開始準備教學內容。」
在家教學工作量增多 網上教學降低學生學習效率
阿明坦言,對比起疫情前的上課情況,雖然現在每位教師都可在家中工作,但工作量卻有增無減。
他舉例,所有教學的文件及材料都放在學校的伺服器中,但教師無法在家中連接到伺服器,變相每名教師都需要從雲開始製作教材。若教師需要將紙本的教材變成PPT、影片甚至直播時,備課的時間就會變得十分長,「很老實說,我今早(編按:受訪當日)從八點半起床開始備課,直到晚上十點才完成。除了備課,還要處理學校要求的行政工作,例如記錄每科做過些什麼、出了什麼功課給學生、進度等等,我不知道這些文件是否要交予教青局看。」
阿明亦指,在他任職的學校,基本上每個科目都需要準備網上教學的材料,即使是「閒科」如體育科、藝術科、音樂科等都要做,亦需要學生交功課,「有些學校需要學生對住個Cam做運動、跳舞,好彩我的體育科同事很好人,他鼓勵學生做一些伸展運動,做完之後填一份問卷即可。」
雖然學生現時毋須回學校上課,但學生的壓力亦未見減少。阿明指,由於每一個科目都有功課要做,甚至有一些功課可能比平時上課時還要複雜,「我有個同事說,小學生每一科都需要做實驗,或叫他們去看網上影片,之後再做實驗。但是小學生連人際關係都未處理得好時,很難叫他們在網上學到些什麼,基本上都是搞著那些家長。」
他認為,疫情期間的網上教學雖然有其必要之處,但亦存在著許多操作上的問題。當教學缺乏面對面的交流時,教師就難以得知學生對於知識的掌握程度,學習效率自然降低。亦因形式的轉變,導致教師有許多東西需要兼顧,「例如功課表,高層要因應我們出的功課,通知學生及家長每個禮拜需要交什麼功課。除此之外就是學校配套上的問題,我們有不少電子教學平台可以使用,但是因為沒有人懂得使用這些平台,所以這段時間都沒有使用到。」
學生欠交功課無後果 憂復課後的防疫應對
而除了上述的情況外,阿明亦指,在操作上教師們也需要一點調適,例如避免用測驗、小測等字眼,而是用練習等。而他所任教的學校亦無強制規定學生一定要參加直播課堂,而是以可選擇的形式鼓勵學生參與。至於功課方面,阿明就指,若學生沒有交功課,教師們都會有記錄,但就不知道將來處理的方法,「可能只是做個樣,有個威嚇性,但若學生真的欠交,是沒有任何實質後果的,可能只是班主任來煩下你,而計分與否的事就要等到復課後才算。」
至於教學進度方面,他表示,校方將整個學期延後,如高三原本在5月份就結束,現在就延後到6月底,其他級別就延至7月底,「進度上仍是可以的,我們現在準備要寫進度表,向高層解釋我們的進度如何,有什麼內容可以放在較後的時間才教。而我們已經取消了大考,主要都是透過課堂練習及功課等方式評估學生表現。」
談到對於復課的意見,阿明認為,同事之間最憂慮的是保護措施的問題,例如當局要求學生與學生之間至少要有一米距離,「但如何確保學生在小息時,仍然有足夠的社交距離?課室的書枱佈置有沒有特別的安排?我們學校的課室十分細小,有可能做不到相隔一米隔離的要求,這樣怎麼辦?另外在口罩的供應上,學生與教師的口罩,究竟是學校提供的還是自備的?」

論盡澳門新聞



時事討論


關注CyberC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