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 澳廣視新聞
  • 政府消息
  • 濠江日報
  • 澳門日報
  • 力報
  • 新華澳報
  • 正報
  • 華僑報
  • 現代澳門日報
  • 論盡澳門
  • 澳門平台
  • Media OutReach
  • 美通社
分類
  • 本澳新聞
  • 要聞
  • 兩岸觀察
  • 華澳人語
新聞
  • 「雙城論壇」能否續辦面面觀
  • 「雙城論壇」能否續辦面面觀
  • 蔡英文主席不執行「解散派系」決議?
  • 戰略轉移將台灣問題列為對美鬥爭重點
  • 黨職選舉導致派系此消彼長恩怨對決?
  • 黨職選舉導致派系此消彼長恩怨對決?
  • 「港版國安法」與台灣局勢有連帶關係
  • 「港版國安法」與台灣局勢有連帶關係
  • 對台策略操於我,此時無聲勝有聲
  • 要走「兩國論」邪路卻猶抱琵琶半遮面
  • 蔡英文就職討不到「最佳賀禮」
  • 台兩岸政策徵結是在定位不在於人
  • 台兩岸政策徵結是在定位不在於人
  • 傅崑萁被判刑入獄引發多方聯動
  • 蔡易餘表錯七日情「去統」法案終夭折
  • 「五二零」前呈現「分田分地真忙」氛圍
  • 王金平的真正意願還是海基會董事長?
  • 王金平「浦頭」還想發揮餘熱?
  • 美國至今不願為台灣參與WHA提案
  • 國民黨在「罷韓案」中陷於被動進退失據

寄望「全黨救一人」不切實際

2020-03-17 03:57
  江啟臣接任中國國民黨主席之後,由於本身是「立委」,而且也是國民黨這家「百年老店」首次由「立委」兼任的黨主席,因而必須「立法院」與中央黨部兩頭跑,可能還需要兼顧在台中市選區的選民服務。在「立法院」,除每周二、五的院會之外,還有其所擔任的「外交及國防委員會」委員的會議;在國民黨中央,除每逢星期三下午主持中常會之外,還有大量的黨務需要處理。因而分身不暇,在其就職之後,還未見能擠出時間出席國民黨的重大黨務活動。
  不過,江啟臣還是趁著本週日「立法院」休息,南下出席宗教活動之機,在高雄市與韓國瑜市長在一個餐飲場所闢室密會一小時。許多人都猜度,這是江啟臣以黨主席之身,與從政黨員韓國瑜商談黨的事務,尤其是國民黨協助韓國瑜度過「罷免高雄市長案」的難關,甚至是研擬進行反制的方案。倘果如此,就是江啟臣擔任黨主席後啟動重大黨務行動的「起手式」。
  因此,有人形容此為國民黨「全黨救一人」。而在「九合一」選舉中,「韓流」襲擊全台,國民黨不但攻破民進黨南部「大票倉」,奪回已經失陷二十年的高雄市,而且還一舉拿下十五個縣市,除了是「討厭民進黨」的情緒在發酵之外,也與「韓國瑜旋風」密切相關。因而當時有韓國瑜「一人救全黨」之說。但旋踵之間,卻變成了「全黨救一人」,真是歷史的無奈和諷刺。
  江啟臣作為黨主席,也確實是必須救助韓國瑜。其一、這是作為黨的領袖的政治責任。既然韓國瑜是由國民黨提名參選高雄市長,現在有民團要發動「罷免案」罷免韓國瑜的高雄市長,國民黨就須負責到底,幫助韓國瑜反制「罷免案」。其二、如果「罷免案」成功獲得通過,可能會引發連鎖反應,不服氣被國民黨盧秀燕奪走台中市的民進黨人,或是在新北市長選舉中,不忿竟然輸選於其昔日部下侯友宜的蘇貞昌,不排除會受到韓國瑜被罷免的鼓舞,也將會發動「罷免台中市長」及「罷免新北市長」的連署。由於在修訂法例後,「罷免門檻」大為降低,盧秀燕和侯友宜都將會面臨嚴重的威脅。因此,反制針對韓國瑜的「罷免案」,也是為了捍衛國民黨在「九合一」選舉獲得的戰果,並為國民黨未來的翻身保留「火種」。其三、自江啟臣就任黨主席到明年任期屆滿,台灣地區沒有重大的選舉活動,江啟臣要表現其政治魄力,缺乏「舞台」,而幫助韓國瑜反制「罷免案」就為他提供可以展現身手甚至是首次「亮相」的舞台。
  但實際情況卻是出乎人們——既包括熱切期待國民黨中央出手的「挺韓」者,也包括要看國民黨中央如何出手的「反韓」者,還有純粹是要看熱鬧者——的意料之外。在「江韓會」之後,江啟臣的臉書及高雄市政府新聞局發出的新聞稿,在談到兩人會晤所談內容時,似乎是「不對榫」。江啟臣臉書一字不提「罷免案」,而是「顧左右而言他」。唯一談到高雄市的,是指國民黨「立委」在「中央」可以協助高雄市議員與「中央政府」溝通、爭取協調預算與地方建設;而目前高雄市沒有國民黨籍的區域「立委,他將要求組發會儘速規劃協調沒有區域「立委」的縣市,由不分區「立委」來進行責任區認養,讓服務零落差,落實國民黨「以民為主」的核心價值。連高雄市政府也不提,遑論高雄市長韓國瑜。而高雄市政府新聞稿則雖然沒有正面提及「罷免案」,卻以江啟臣之口,大贊韓國瑜在出任高雄市長之後這一年多來的市政成績,讓高雄市改變很多、進步很多,呼籲這次全黨要團結一致「挺韓」,讓韓國瑜有更多機會服務市民。並借江啟臣之口,指出不應該被有心人士為了政治利益、選舉恩怨來刻意抹黑、貼標籤,造成市民彼此對立、民心不安,籲請。所有高雄市民唾棄惡質的政治操作,以行動繼續支持韓國瑜來服務市民。
  不過,可能是為了「補鍋」,昨日江啟臣在「立法院」接受媒體訪問,被問到對「罷韓」團體針對「江韓會」指稱,新任國民黨主席應為國民黨提名韓國瑜參加二零二零大選向高雄人道歉,而不是以傾全黨之力去救韓,否則只會讓國民黨離中間選民及淺藍選民更遠,一起陪葬的反應時表示,作為一個政黨的主席對所有黨員同志,尤其是地方縣市執政的縣市長,本來就應該關心,而且黨中央跟地方本就應加強合作,所以他在競選主席時就講,要加強地方耕耘跟紮根工作,只有讓民眾有感才有可能找回人民對國民黨的支持的信心。但似乎對「罷免案」的本身,並無強烈的反應。
  可能連江啟臣也意識到,作為國民黨主席,他當然要從政黨倫理及道義上主持從政黨員,並給予打氣。但對於「罷免高雄市長案」的本身,卻頗為複雜,動員國民黨全黨力量來拯救韓國瑜,似乎是不切實際。因而他的支持韓國瑜,只能是屬於道義上的,沒有實質作用。
  其一,國民黨內部分為「挺韓」與「反韓」兩派,妨礙國民黨中央動員全黨支持韓國瑜。實際上,在整個國民黨「總統」黨內初選,及韓國瑜獲得國民黨提名參選「總統」的過程中,黨內總有一股勢力在阻擾韓國瑜,並等著看韓國瑜的笑話,而不是像民進黨那樣,在黨內初選時可以殺得見骨見血,但一旦提名就全黨團結一致對外。這也正是韓國瑜慘敗的一個主要原因。而在「總統」大選後,「金小刀」金溥聰又跳出來,質疑當初國民黨為何會推出韓國瑜這樣的人來參選「總統」,這多少反映了部分國民黨人的意見。因此,在國民黨內,難以凝聚「全黨救一人」的共識。
  其二,在實務上,只有高雄市選民才有權參加「罷免高雄市長案」的投票,高雄市以外的國民黨員及其支持者,愛莫能助,因而無法實現「全黨救一人」。即使台灣中部的地方派系頗為同情韓國瑜,而且也為盧秀燕未來處境感到憂慮,但也能是「隔岸觀火」。因而國民黨能夠做的,只是由高雄市黨部出面,動員當地的黨員及支持者投下反對票。不過,一方面受到「罷免案」投票是單一投票活動所限,不像選舉活動那樣熱烈及動員深入廣泛,他們的投票意欲可能不高,不如「罷韓」選民那樣踴躍。另一方面,其實高雄市有不少國民黨員,對韓國瑜的貪心,市長的座位未暖就去參選「總統」,是頗為失望的。因而參與「罷韓」連署份數最多的,竟然是「藍軍鐵票倉」的左營區,而且還是韓國瑜目前的居住地。這對高雄市黨部來說,將是艱難的任務。
  其三,如果國民黨中央發聲「救韓」,可能會適得其反,激化「罷韓」意識。實際上,在「總統」大選投票前夕,韓國瑜在台北市「總統府」門前凱道舉行的大型集會,固然是搞出了氣勢,但卻也刺激出本來不打算投票的年青人的危機感,因而在隔晚同一地點民進黨舉辦為蔡英文造勢的晚會上,參與者都是年輕人。而且在投票日當日,台北市的各車站都是年青人在排隊買票,返回戶籍地投票,這也是蔡英文得票多於韓國瑜二百萬票的其中一個原因。如果國民黨中央為韓國瑜「發聲」,可能刺激「反韓」者,再次深挖韓國瑜個人的各種「舊聞」,還有他在出任高雄市長後上班遲到等「黑材料」,都拋出來。而宣傳戰是國民黨的弱項,反而更令韓國瑜深陷泥淖。
  可能是江啟臣也已意識到這一點,為了避免激化「罷韓」意識,因而在記述「江韓會」的臉書中,一字也不提「罷免案」。既此,又何來「全黨救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