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 澳廣視新聞
  • 政府消息
  • 濠江日報
  • 澳門日報
  • 力報
  • 新華澳報
  • 正報
  • 華僑報
  • 現代澳門日報
  • 論盡澳門
  • 澳門平台
  • Media OutReach
  • 美通社
分類
  • 即時報道
  • 每週專題
  • 藝文爛鬼樓
新聞
  • 【昆蟲小百科】 長足捷蟻
  • 【讀者投稿】「電影館」不是單純做放映——香港電影策展人徐匡慈有話說
  • 觀「藝術-城市-人」專題系列展之 《旅途/記憶/碎片》展覽及《異風景》展覽有感
  • 電影館的期末考與成績單
  • 【讀者來論】電影館的未來會只剩下明星與紅地氈嗎?
  • 【昆蟲小百科】 紅脈熊蟬
  • 六月底之後,戀愛電影館的命運將會如何?
  • 【判給標準齊關注】戀愛電影館營運最終花落誰家?
  • 昆蟲小百科:黃蜻
  • 最熟悉的陌生人 -談《日安》及《歡迎對話》
  • 文化藝術不該是政治任務
  • 泥濘與神聖--歡迎來到 Wondeland
  • 泥濘與神聖--歡迎來到 Wonderland
  • 【讀者投稿】老餅話當年:曾在澳門舉行過的世界級文娛活動
  • 【來論】歐陽司長,我想要一個Android文化政策
  • 【來論】文化政策支離破碎 如何實踐文化願景?
  • 絕緣世代
  • 【花大媽的退修生活】絕緣世代
  • 【來稿照登】戲劇業界召集「抗疫集戲——戲劇工作者集思會」
  • 澳門劇場與匿名公共性

文化藝術不該是政治任務

2020-05-19 17:19

2019年12月18日 西灣
新一年的施政方針已經出台,文化藝術方面都有相關報導:「文產基金納入文化局後,將全面審視規劃文創產業方向,包括培養粵港澳大灣區的文創產業鏈人才。」[註1] 這段文字反映兩個意思:一,是未來的文創產業方向有機會與現在不同;二,是未來的文創產業方向包括了指向大灣區。所以我想問的是:第一方面是澳門現時的文創產業有什麼問題?面臨著什麼困境或好境(澳門文創已經成熟和龐大到可以出口大灣區?) 是根據什麼來重新審視文創產業發展方向?政府所進行的這個「審視」會否向公眾交待?第二方面是澳門文創產業未來方向為何包括了大灣區?在兩岸四地都有許多文創先進地方,為何會「包括」大灣區?政府能否解釋一下「粵港澳大灣區的文創產業鏈」是什麼東西?基金作為公帑流向大灣區,在道德上會否先詢問一下澳門納稅人意見?
「按照《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的要求,加快建設『以中華文化為主流、多元文化共存』的交流合作基地⋯⋯配合國家『一帶一路』倡議,緊扣特區政府『一中心、一平台、一基地』的發展定位,加強與『粵港澳大灣區』知名文博機構的文化交流與合作⋯⋯善用國家相關支持政策,打造良好的影視製作環境,透過跨域合作推動影視產業發展。」[註2]
今天的中國影視不但有限古令、禁早戀情節、不用紋身藝人、低俗演員、有污點有緋聞、道德問題藝人、賭博、吸毒、迷信、擾亂社會秩序等通通不能開拍;從劇本立項、公映許可證發放到最終上映有層層關卡要過,要面對一堆含糊不清的審查標準,這叫人如何善用國家的影視政策?一個基礎的電影分級制度都沒有,一切以政治作審查標準,如何能打造良好的影視製作環境?政治與經濟不應放在對立與矛盾的死循環中,但我們的特區政府卻叫人跨域合作推動影視產業,實在與推錢下海無異。
什麼綱要、什麼發展定位,什麼背靠祖國優勢等就好像口罩,經常掛在嘴邊又經常更換。文化、藝術、創意和產業,這些東西必須要在思想自由、政治開放的狀態下才能互相激盪,才能產生豐富的文化風貎和創意,試問如果缺乏思想自由的環境,每個人思想都一樣,如何造就創意的生成?
其實大家心照不宣,文化藝術的發展絕不應該是政治任務,但文化藝術又必須配合政治需要,這是當今的遊戲規則,也是矛盾所在,更是每位省市管治者政治智慧的表現。因此觀察文化領域施政方針時,必須看清楚哪些是政治任務?哪些是本土藝文發展?政府更必須時刻警愓自己,在精力和資源都有限的情況下,如何平衡政治任務與本土藝文發展?在精兵簡政的迷思下,政府減少聘請,但部門的政治任務卻與日俱增,最終加深了政治任務與日常工作之間的矛盾,可知道在政府「三分一邏輯」下[註3],確實做事的員工很辛苦的。
今年澳門藝術節已經取消,去年2019年澳門藝術節的獻詞劈頭就表明「新鮮出台的《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將澳門定位為『以中華文化為主流,多元文化共存』的交流合作基地,是對澳門在歷史上所扮演的文化交流角色的充分認可,更賦予了澳門一個重要的新使命。」[註4]
而去年藝術節票房整體出票率是八成六[註5]。第一,這些所謂定位、角色及使命是完全欠缺澳門人共識的純粹政治口號,文化藝術領域理應盡量避免。第二,2019澳門藝術節只有半個香港節目(《金錢世界》比利時團體與香港藝術節製作),甚至完全沒有任何台灣節目,很容易讓人作政治聯想。第三,文化藝術的數據統計不透明、欠推廣,如何能讓市民掌握整體文化藝術的發展?確實地做好數據搜集與分析,並向大眾多做推廣(如台灣《兩廳院售票系統2013-2018年消費行為報告》[註6]),這才是藝文發展真正的依據和根基,單靠含糊的政治口號無法說服公眾的。
大家都明白的,2019年是澳門回歸祖國二十周年,這些綱要、定位、基地、角色與使命等東西必不可少,但始終還未到2049,如此急進的同化和吞食,實在是吃相難看,別讓政治任務壓倒、扭曲、掩蓋了澳門文化藝術發展。
 
註1: 2020年5月5日, 澳門日報《文局推拍紀錄片檢視文創業》
http://www.macaodaily.com/html/2020-05/05/content_1432265.htm
 
註2:《社會文化領域2020年財政年度施政方針》
https://www.gov.mo/zh-hant/wp-content/uploads/sites/4/2020/05/4_2020SASC_c.pdf
 
註3:
澳門政府人員的三分一邏輯:三分一是冗員、三分一按章工作(機器人)、三分一確實做事(正常人)。
 
註4: 2019澳門藝術節獻詞《歲月有功、百鍛成器》
http://www.icm.gov.mo/fam/30/cn/detail/slogan
 
註5: 2019澳門藝術節網站
http://www.icm.gov.mo/fam/30/cn/
 
註6:《兩廳院售票系統2013-2018年消費行為報告》
https://artsticketreport.npac-ntch.org/2019/#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