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 澳廣視新聞
  • 政府消息
  • 濠江日報
  • 澳門日報
  • 力報
  • 新華澳報
  • 正報
  • 華僑報
  • 現代澳門日報
  • 論盡澳門
  • 澳門平台
  • Media OutReach
  • 美通社
分類
  • 澳聞
  • 經濟
  • 要聞
  • 體育
  • 藝海
新聞
  • 賀:外圍不明 下半年經濟承壓
  • 銀行公會:還息不還本收七千申請
  • 市場需求扭曲 適時檢討首置界線
  • 黃金三賭廳結業?轉戰上葡京
  • (一家之言)適時檢討有利長遠發展
  • 葡語企業家商會訪貿促局
  • 傳滯留外地澳航員工被減薪
  • 商界冀引大型科企落戶促澳多元
  • 澳中致遠雙創賽收百七項目
  • 中國乘用車市場結構轉變
  • A股下半年投資展望
  • 數字化賦能外貿企業轉內銷
  • 內地資產管理業晉發展拐點
  • 樓價短期與經濟背馳 長遠同步
  • 金峰 · 名匯周末加推 呎價一萬
  • (社論)印與華經濟脫鈎自討苦吃
  • 疫下憂民生 次季消費者信指降
  • 特朗普被曝“高考”找槍手
  • 前密友出書揭美第一夫人內幕
  • 特朗普:願與金正恩再會面

中方批粗暴干涉內政

2020-06-04 06:35


    英方稱“涉港國安立法是專制立法”

    中方批粗暴干涉內政

    【本報綜合報道】據香港中通社、中新網三日消息:針對英方稱“涉港國安立法是專制立法”一事,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三日在例行記者會上表示,中方對此表示強烈不滿和堅決反對,已經向英方提出嚴正交涉。

    中方提出嚴正交涉

    英國外交大臣拉布二日向議會稱,英方一直尊重《中英聯合聲明》,而中方專制式的國安立法破壞了“一國兩制”,與中國的國際義務有直接衝突。如果中國干預香港的政治和自治基礎,將可能對香港的經濟模式和繁榮構成長期威脅,中方有時間再做考慮並“懸崖勒馬”。三日,有記者就此詢問中方有何評論。

    趙立堅表示,中國全國人大就建立健全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作出決定,完全屬於中國內政,任何外國無權干涉。英方對此妄加評論,橫加指責,粗暴干涉香港事務和中國內政,中方對此表示強烈不滿和堅決反對,“我們已經向英方提出嚴正交涉”。

    趙立堅指出,維護國家安全是一國生存發展的基本前提,是國家主權最核心、最基本的要素。中英談判及簽署聯合聲明的核心是中方對香港恢復行使主權,在港進行國家安全立法是中方行使主權的應有之義。《中英聯合聲明》關於對港基本方針政策是中方單方面政策宣示,不是中方對英方的承諾,更不是所謂國際義務。香港回歸後,中國政府治理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法律依據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和香港基本法,不是《中英聯合聲明》。

    促英摒棄殖民心態

    他表示,隨着一九九七年中國恢復對香港行使主權,《中英聯合聲明》中所規定的與英方有關的權利和義務都已全部履行完畢。《中英聯合聲明》沒有任何一個字、任何一個條款賦予英國在香港回歸後對香港承擔任何責任。英國對回歸後的香港無主權、無治權、無監督權。因此,英方無權假借《中英聯合聲明》對香港事務說三道四,干涉中國內政。

    趙立堅進一步指出,有關香港國安立法是維護國家主權、統一和領土完整,築牢“一國兩制”根基的必要舉措,是為了更好地貫徹“一國兩制”。只有國家安全有保障,“一國兩制”才能有保障,香港繁榮穩定才能有保障。立法針對的是極少數嚴重危害國家安全的行為和活動,完全不影響香港的高度自治,不影響香港居民的權利和自由,不影響外國投資者在香港的正當權益,有利於更好落實“一國兩制”政策,有利於香港的繁榮穩定。對香港繁榮穩定構成威脅的恰恰是一些外部勢力與香港反中亂港勢力勾連合流,沆瀣一氣,利用香港從事危害中國國家安全的活動。

    趙立堅說,英國同香港的歷史聯繫源自侵略殖民和不平等條約,英方還妄稱香港國安立法為“專制”立法,所謂“專制”一詞正是英國曾對香港進行的殖民統治的真實寫照。恰恰是香港回歸以來,香港居民享有前所未有的權利和自由。

    “我們倒要奉勸英方,懸崖勒馬,摒棄冷戰思維和殖民心態,認清並尊重香港已經回歸,是中國一個特別行政區的事實。”趙立堅說,“恪守國際法國際關係基本準則,立即停止干預香港事務和中國內政,否則必將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街頭暴力危害國安

    另外,中國駐英國大使劉曉明一日晚參加英國天空新聞台在線訪談時表示,香港事態根本不是甚麼“中國政府鎮壓民主抗議者”,香港街頭上演的是持續不斷的違法暴力活動。這些活動危害中國國家安全。一些暴力激進分子衝擊香港立法會,甚至放火燒傷無辜民眾,請問如果同樣的事情發生在倫敦街頭,如果暴徒衝擊英國議會,英國將作何反應?難道英國政府和警方會坐視不管、聽之任之嗎?我認為,任何一個負責任的政府都會採取行動。另一方面人們應當看到,香港回歸二十三年來,“一國兩制”在香港取得巨大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