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 澳廣視新聞
  • 政府消息
  • 濠江日報
  • 澳門日報
  • 力報
  • 新華澳報
  • 正報
  • 華僑報
  • 現代澳門日報
  • 論盡澳門
  • 澳門平台
  • Media OutReach
  • 美通社
分類
  • 即時報道
  • 每週專題
  • 藝文爛鬼樓
新聞
  • 巴士合同事件簿(2011至2020)
  • 每年暑假都有調整巴士班次? 林宇滔批:講大話!
  • 國安事務非本澳單獨處理 余永逸:國安法未執行過 如何引證有漏洞?
  • 港版國安法較細緻、較辣 關翠杏:澳門不應照搬香港一套
  • 疫情事件簿
  • 李靜儀:援助措施社會受惠程度不一 應思考產業多元發展
  • 回收率創新低 產業商業化時代已過 林宇滔:政府唔好只係嗌口號
  • 環境狀況報告2019: 去年城市固體廢物量再創新高
  • 善豐一億元重建費捐款變墊支 蘇文欣:有無搞錯?
  • 善豐花園事件簿(2012-2020)
  • 文化類採購「價低者得」? 甄慶悅:電影館標書設計粗疏
  • 戀愛電影館易主 判給標準欠透明
  • 保育的不只是景觀 更是保護社會的共同價值
  • 林翊捷:限高批示僅急救性質 文物保育涉總規層次
  • 東望洋燈塔事件簿
  • 扶康會:障礙人士照顧者精神壓力大
  • 照顧者壓力需配套紓緩 周惠儀:望照顧者津貼儘快推行
  • 照顧者:我們倒下了,就沒有人理他了
  • 飛文基:警方做法「有少少過界」 被帶走人士違什麼法律「搲晒頭」
  • 六四集會被禁 佈天羅地網截查市民 甄慶悅:警方做法愚蠢

照顧者壓力需配套紓緩 周惠儀:望照顧者津貼儘快推行

2020-06-20 13:45
身心障礙者及其家人需要的支援環環相扣。面對一直以來的「雙老問題」、服務配套支援需跟上需求等情況下,澳門扶康會總幹事周惠儀認為,照顧者津貼應儘快推行,以協助紓緩家庭壓力。
「照顧者津貼為甚麼要儘快出台呢?例如我們新院舍100個位,兩年時間已經fill up 五十幾個,只剩少量空位,一年半載後又會爆滿的了。以我所知,男性院舍空位現已不足。那如果到時候,又沒有新院舍,又沒有支援……有照顧者津貼的話還能請一個阿姨幫忙看護一下,這個也是緩衝時間。」
照顧者壓力重重 疫情期間更顯嚴峻
身心障礙者及其家人需要的支援是全方位的。跟所有人一樣,年紀輕的需要接受教育及才能發展,年紀稍長的需要工作,身體較弱的需要醫療與照護。也由於他們的身體狀況及現時社會的支援始終有限,照護為一些家庭而言仍是非常吃力。周惠儀指,這些問題在疫情期間更為突出,也影響家庭和諧。
「大部分都是説照顧上的壓力。以前日日都可帶回來中心,現在一下子成四個月中心暫停服務。如果加上家裡有一些長者要照顧,長者中心又停了,然後非身心障礙的小朋友也回不了學校,要留在家裏,磨擦是很多的。在疫情期間,我們也很擔心這個問題,當中也有一些有家暴問題。」
周惠儀指,不少身心障礙者的家庭是爸爸在工作,媽媽留在家中照顧家庭。現時澳門多個行業受疫情打擊,一些家庭的經濟支柱失業或開工不足,也令家庭面對的壓力大增。「他們從事的工種一般不是技術性或專業性的工種,所以當經濟不好時,很容易會被裁走。起初一家人還能靠積蓄,但過幾個月都找不到工作的話,問題就會出現。」「最擔心是一些隱性的個案。有時為甚麼派米和糧食,是因為他們會喜歡這些,他們出來了,就可以看到他們的狀態。有時打電話也無效,因為電話隨口說幾句,掌握不了他們的情況。」
「雙老問題」漸顯 服務配套更顯重要
照護的重擔其實一直存在,只是因疫情而變得更見嚴峻。根據扶康會與澳門大學自2019年3月起合作進行的研究,234名受訪的照顧者中,每星期照顧時數超過81小時(每星期7日,每日逾11.5小時)的超過4成,具中度至重度抑鬱、焦慮、壓力的分別有30.76%、46.58%及30.04%。同時,234位受訪者中,逾一半屬61歲或以上。
事實上,照顧者面對的壓力以至「雙老問題」在鄰近地區亦受到關注。有研究指,心智障礙者因先天因素影響,容易併發腦性麻痺、癲癇、精神障礙等其他疾病,35歲就邁入開始老化的重要觀察期。台灣內政部委託研究就發現,當地智障者比一般人提前老化退化二十年,若以65歲為一般人的老年切點,即智障者的切點為45歲,相當於一個心智只有5歲的孩子,住在45歲的身體,卻是65歲長者的體能。而他們父母也年紀漸大——照顧者與被照顧者雙雙步入老年。
在澳門的情況亦然。這樣的「雙老問題」在其他障礙類別中也並不罕見。根據社工局2019年《社區精神康復服務研究》,本澳精神康復者和照顧者呈雙重老化趨勢。如何支援照顧者、紓緩他們的壓力,是社會需要面對的問題。
「當日司長在立法會都講到,講得很正確——除了經濟支援外,他們也覺得要加强社會支援。」周惠儀說。
在澳門,智障人士的照顧者若有需要,可向康復服務住宿設施提出申請「短期暫住服務」。不同設施申請期會有不同,照顧對象、可暫住時間亦不盡相同,每間院舍名額由一至八名不等,每日收費由50元至120元(包括早、午、晚餐及住宿的費用,個人物品需自備)。而在台灣,除了有「日間照顧中心喘息」(至日間照顧中心接受照顧)、「小規模多機能喘息」(至小規模多機能服務中心接受夜間喘息照顧)等等,也有「居家喘息」服務(安排照顧服務員至家中提供照顧服務),分擔平日照護上的辛勞。周惠儀也提到,在一些國家,照顧者有權每年拿三天「假期」。「有三天可以免費採用喘息服務,可能讓被照顧者去院舍或者其他地方,然後照顧者就會有三天的假期,配套是很好的。」
照顧者津貼助紓壓 望快推行
要紓緩照顧者的壓力及回應身心障礙者的各種需要,澳門的配套仍需不斷發展。周惠儀以院舍為例,認為政府必須要清楚掌握數據。「意思是,究竟澳門有多少殘疾人士的狀況是怎樣的,必須要有準確的數字,不能屆時才說不夠位置,再蓋一間院舍。蓋一間院舍至少要三年,由零開始,服務配套,聘請人手、批則、裝修等等,要約三年時間。是否要到那一刻我們才有服務可以提供?」
而在她看來,照顧者津貼儘早推出,有助成為配套需求日益急切下的緩衝。「那如果到時候,又沒有新院舍,又沒有支援……有照顧者津貼的話還能請一個阿姨幫忙看護一下,這個也是緩衝時間。」「例如當年芬蘭會推出照顧者津貼,是因爲院舍未能提供足夠服務。如果能鼓勵他們在家中照顧,延遲入院舍的時間,政府的開支其實少很多。」
「我自己覺得長遠來説,政府必須要考慮照顧者津貼的發放。現在他説都會先行先試,起碼大家認同方向。希望儘早能定下模式、照顧者的條件等。哪些人才符合條件,這個才是重點。」

論盡澳門新聞

時事討論


關注CyberC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