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 澳廣視新聞
  • 政府消息
  • 濠江日報
  • 澳門日報
  • 力報
  • 新華澳報
  • 正報
  • 華僑報
  • 現代澳門日報
  • 論盡澳門
  • 澳門平台
  • Media OutReach
  • 美通社
分類
  • 專題故事
  • 要聞
  • 體育
  • 娛樂
  • 產經
  • 即時新聞
  • 澳聞
  • 中國
  • 國際
  • 生活
新聞
  • 農夫山泉年內高位累跌四成二 鍾睒睒仍贏馬雲成為中國首富
  • 恒指昨挫逾400點失守26,000關 惟有大行睇好中長期 明年底或可見37,000點
  • 市場憧憬加價 啤酒股昨炒上 大行指潤啤可睇高一線
  • 市值破萬億 股價屢創新高續強勢 大行:Tesla上望1,200美元
  • 滙控第三季多賺近76%勝預期 擬斥資最多20億美元回購股份
  • 比亞迪突破300元創新高 市場續憧憬獲Tesla訂單
  • 最新償還6.5億債息暫免違約 恒大十年內轉型至電動車 房地產變「輔業」
  • 港股26,000點關見爭持 本周重磅藍籌業績料左右走勢
  • 合生與恒大上演「羅生門」 購恒大物業200億交易告吹 恒大系兩公司昨復牌即大瀉
  • 日圓貶至近四年低位 分析:若美債息續升仲有得跌 或見6.48水平
  • 「馬雲解封」離港赴西班牙度假 市場憧憬打壓鬆綁阿里巴巴昨彈逾6%
  • 內地干預煤價 煤炭股昨逆市暴挫 惟分析指不宜太睇淡
  • 小米汽車2024年上半年正式量產 分析指小米短期可上望30元
  • 第三季銷售增長放緩 安踏昨日股價大玩「過山車」
  • 美首隻比特幣期貨ETF將登場 利好比特幣升破6.2萬美元關有分析指五年內可見25萬美元
  • 季績亮靚 新增鋰業務 紫金可中長線操作 大行上調目標價至19元
  • 港股連升三周但受制50天線 本周觀望內地重磅數據出爐
  • 疫情風險緩解 惟大行睇淡博彩股 指仍有五大因素未反映
  • 石油需求續升 供應吃緊普京「專家上身」 豪言油價或升至100美元
  • 舜宇9月出貨量跌兩成分析:短期無運行 長線最「牛」睇291元

默克爾讓人驚嘆

2020-06-22 11:02




德國總理默克爾在最近與法國總統馬克龍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稱:「民族國家沒有未來。」(美聯社圖片)
哈樂德.詹姆斯
普林斯頓大學歷史和國際事務教授,國際治理創新中心高級研究員。Copyright:Project Syndicate, 2020.

安格拉.默克爾(Angela Merkel)在擔任德國總理的這麼長一段時間裡,多次證明了她是一個讓人驚喜的人選。現在,她已經超越了自我。

2010年,默克爾出乎意料地堅持要求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救助希臘。2011年之後,她在此前日本發生了福島核災難後,關閉了德國的核電站。然後,在2015年,她向100多萬敘利亞難民開放了德國邊境。而現在,她批准了一項5,000億歐元(合5,560億美元)的聯合復蘇基金提議,以幫助歐盟在經濟上遭受最嚴重打擊的國家渡過2019冠狀病毒病(COVID-19)危機。

民族國家沒有未來

她每一項政策決定都在德國激起了憤怒,同時也令其他不願讓德國扮演超大領導角色的歐洲人感到憤怒。但每次默克爾都堅稱別無選擇。她最新宣布的,是迄今為止最大膽的,她在最近與法國總統馬克龍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宣稱:「民族國家沒有未來。」

復蘇基金的前景讓許多觀察人士持懷疑態度,歐盟是否終於正接近其「漢密爾頓時刻」。在美國成立之初,美國第一任財政部長亞歷山大.漢密爾頓(Alexander Hamilton)主張,聯邦政府應該「承擔」各州在獨立戰爭期間所欠下的債務。他贏得了辯論,是因為債務互助似乎是解決當前緊急狀況的必要手段。

危機未能深化一體化

但如果認為任何危機都能消除深化一體化的障礙,那就大錯特錯了。10年前歐元危機爆發時,聯邦黨人希望它能給歐洲一體化計劃注入動力。相反,南北成員國在債務問題上的分歧更加嚴重。在隨後幾年裡,俄羅斯和中國都在吸納個別歐盟成員國加入其軌道,而英國正式脫歐,美國總統特朗普幾乎拋棄了這個跨大西洋聯盟。

與債務和難民危機一樣,這些地緣政治發展都加劇了歐洲的南北和東西分裂。那麼問題來了,為什麼人們期望通過2019冠狀病毒病危機可以達到普京、特朗普、英國脫歐以及之前的債務紛爭所不能達到的目標。

有兩個理由,首先,大流行從根本上說是一場全球化引發的危機,需要全球合作應對。第二,較於國家和地區之間死亡率和感染率,以及大流行的經濟影響程度之深、規模之大,讓大多數公眾更加重視有效治理。

德法不傾向情感政治

與特朗普或巴西總統博索納羅不同,默克爾和馬克龍並不傾向於部署情感政治。相反,他們都為自己是善於做出循證決策(基於證據進行決策)的管理者而感到自豪。

在俾斯麥和他的意大利同僚卡沃爾之前,德國是由多個邦組成的。每個邦市都有自己豐富的地方特色,但沒有一個邦市特別擅長應對市場、貿易以及新的通信和運輸形式所帶來的技術和經濟挑戰。當這些較小的實體統一時,並不是出於「靈魂上的同情」,而是純粹出於公事公辦。

換言之,民族國家是作為一種實際問題向前推進的。1648年《威斯特伐利亞和約》簽訂之前,有3,000至4,000個獨立區域單位。到了18世紀,這個數字已減少到300至400個。到19世紀末,只有三個國家有大量講德語的人口:德意志帝國、奧匈帝國和瑞士聯邦。

換言之,中歐國家的數量每隔一個世紀就會大幅減少,很明顯,舊式民族國家正被迫重新考慮它們在世界上的地位。

為歐洲和平可放棄主權

事實上,德國聯邦憲法法院最近對歐洲央行的裁決,標誌著最後一次推進向更深層次的歐盟一體化。雖然名義上限制了德國央行參與歐洲央行的債券購買計劃,但其效果不會是阻止歐洲計劃,而是迫使建立一個法律和政治基礎,讓該計劃得以持續。

此外,沒有那個歐洲國家的憲法比德國更強調歐洲概念。1949年的《基本法》規定,德國人民受到「作為統一歐洲的平等夥伴促進世界和平的決心」的「鼓舞」。更重要的是,該法律文件第24條明確規定為了歐洲的「和平與永久秩序」放棄主權。

力報新聞



時事討論


關注CyberC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