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 澳廣視新聞
  • 政府消息
  • 濠江日報
  • 澳門日報
  • 力報
  • 新華澳報
  • 正報
  • 華僑報
  • 現代澳門日報
  • 論盡澳門
  • 澳門平台
  • Media OutReach
  • 美通社
分類
  • 本澳新聞
  • 要聞
  • 兩岸觀察
  • 華澳人語
新聞
  • 宋楚瑜將接任海基會董事長?
  • 宋楚瑜將接任海基會董事長?
  • 既出人意料之外又在事理之內的任命
  • 既出人意料之外又在事理之內的任命
  • 民進黨陷入絕對權力絕對腐敗怪圈
  • 民進黨陷入絕對權力絕對腐敗怪圈
  • 宋楚瑜哭祭李登輝是悔不當初?
  • 宋楚瑜哭祭李登輝是悔不當初?
  • 李登輝兩岸關係興毀繫於一身
  • 李登輝是民進黨的大恩人
  • 侯友宜有自知之明行韜晦之術?
  • 民進黨在階級屬性上已逐漸國民黨化
  • 民進黨在階級屬性上已逐漸國民黨化
  • 化危為機反可凝聚藍營基本盤
  • 民眾黨弄巧反拙或將面臨滅黨危機
  • 民眾黨弄巧反拙或將面臨滅黨危機
  • 國民黨「屋漏偏遇連夜雨」
  • 「雙城論壇」在兩股逆流下頂風而行
  • 李眉蓁斷尾求生,國民黨棄補選保大選
  • 李眉蓁斷尾求生,國民黨棄補選保大選

高雄市長補選是為韓國瑜報仇之戰?

2020-06-24 03:50
  今日是高雄市長補選參選人登記期的最後一天。原本以為將會是陳其邁「一個人的選舉」,但到昨日卻是峰迴路轉,國民黨、民眾黨都宣佈將派員參選。
  在民眾黨方面,原本一直在打國民黨的算盤,進行「藍白合作」,但又要由自己掌握主導權。國民黨當然不會渡讓主權,已經將戶籍遷到高雄市的民眾黨組織部召集人蔡壁如,在吃了國民黨的「閉門羹」後,轉身另外接人,找到親民黨的高雄市議員吳益政,以民眾黨的名義徵召他出選高雄市長。不過,這並非是「黨對黨」的共識,而是吳益政的個人行為,但他又希望能夠仍然保留親民黨的黨籍。親民黨是否會對其祭出黨紀處分?柯文哲懇求說,民眾黨和親民黨都是柔性政黨,應當柔性處理。但似乎是親民黨並不買賬,還是將會開會討論吳益政的黨籍問題。
  這似乎是折射出,柯文哲要選「總統」,關鍵原因是如何將「空軍」轉型為「陸軍」,網路流量並不等於是選票。台灣地區尤其是中南部的年長者,未必會使用電腦,這個盲點難以突破。民眾黨連一位象樣的高雄市長參選人都難以在本黨中尋覓,要求助於他黨,但又要掌握主導地位。因而可以預見,民眾黨泡沫化的速度和力度,可能不遜於親民黨。實際上,民眾黨和親民黨的一個共同特點,就是「一人政黨」,如果柯文哲有何「冬瓜豆腐」,這個黨就將迅速崩潰。
  由此看來,民眾黨在高雄市長補選中,不是持抱「必勝」的決心,而是要籍此在南台灣打開知名度,為柯文哲參加二零二四年「總統」大選,提前佈局。這也正是國民黨拒絕「藍白合作」的重要原因之一,不願「為他人作嫁衣裳」也。
  在國民黨方面,在六月六日的「罷韓」投票結果出爐後,黨務高層便設定後續市長補選人選要尋找「四十歲左右的年輕女性」,並訂出「在地」、「年輕」、「深耕」及「形象好」的條件。據說,一開始就是鎖定在全台知名度幾乎等於「零」的李眉蓁。但在過程中,有藍營輔選要角私下表達疑慮,直指李家的政治色彩及背景可能需要再作考量。隨後,黨中央陸續徵詢其他在地人選,但知名度高的醫界大老均無參選意願,其他有意願者,包括現任市議員李雅靜、黃紹庭,前高雄市民政局長曹桓榮,中央委員孫健萍及前行管會副主委李福軒等,卻又都未受到黨中央青睞,因而直到昨日深夜,才又回到最初屬意的李眉蓁。不過,說不定這也是國民黨的「欺敵」戰術運用,讓民進黨和陳其邁摸不著頭腦。國民黨終於在昨日傍晚舉行記者會宣佈,是由高雄市議員李眉蓁出選高雄市長。
  擁有中山大學社會科學院大陸研究所碩士學位的李眉蓁是「政二代」,她在畢業後就在其父親李榮宗的高雄市議員服務處當助理,經過一段時間歷練後,繼承父志參選高雄市議員。其身材高挑、溫柔及姣好的顏值,讓她從政以來就迥異於傳統藍營議員,走清新、理性問政路線,也獲高雄市民監督公僕聯盟議員評鑑優質議員的肯定,同時也和綠營維持不錯的互動。在三屆共約十年的議員經歷中,其問政多以基層關懷及環境議題居多。在她結婚生女成為人母後,問政再擴大到托育及幼兒照顧等,從年輕父母養兒育女的視角出發獲得好評,被視為年輕世代家庭的代言人,並被外界認為是高雄藍營青壯派。目前,她還是國民黨高雄市青工總會長。在韓國瑜參選高雄市長期間,她改編「漂向北方」的MV歌曲,為韓國瑜爭取到不少青年選票。
  據說,國民黨千挑萬揀,終於確定由李眉蓁出線,是基於她在中間選民、年輕選民中的爆發力較高,且各區域及教育程度的支持度也更平均等「綜合考量」。同黨市議員都認為她清新、年輕及高顏值形象,可謂奇兵刺客,盼成為補選「吸票機」。
  其實,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心照不宣」的原因,其一、她全家都是高雄市的「大韓粉」。實際上,她父親李榮宗與韓國瑜的關係十分友好,當初「三山」造勢時,李榮宗在過程中就出力甚大;而韓國瑜剛就任高雄市長,夜宿果菜公司時,就是睡在李榮宗的辦公室;二零一九年八月韓國瑜被國民黨提名為二零二零年「總統」大選候選人時,顏清標曾南下密會韓國瑜,雙方密會時,李榮宗是陪同韓國瑜出席的人之一。其二、韓國瑜因為曾經出任台北市農產運銷公司總經理,期間他將公司轉虧為盈,因此他曾自稱「賣菜郎」;而李眉蓁的父親李榮宗也是「賣菜郎」,現在就是果菜公司的總經理,這也可能是韓國瑜剛出任高雄市長時進行「微服調查」,首站就是在他的果菜公司的辦公室夜宿的原因,這與韓國瑜的「賣票郎」形象高度重疊。因此可以說,國民黨將高雄市長補選定位為「為韓國瑜報仇」之戰。
  不要看,韓國瑜被「高票」罷免了,但他在高雄市的選民中,仍然擁有較高的支持度,而且更有不少人為他鳴冤叫屈。正因為如此,在「罷免案」前夕,那些「北漂」青年返回高雄投票,竟然不得家門而入,因為他們的父母及其他親人是「韓粉」,甚至「威脅」自己的子女,倘若在「罷免案」中投贊同票,就將斷絕其金援。他們只好向「翻白眼」市議員黃捷求援,為他們安排住處。
  而在高雄市長補選中,這些已經與家人決裂的「北漂」青年,可能會對返鄉投票的興趣缺缺,尤其是在黃捷也正面臨「罷免」的情況下。眾所周知,「罷韓」之所以有多達九十多萬選民投票,「北漂」青年的返鄉投票是重要原因之一。而在地「韓粉」也認同韓國瑜關於仍有一百二十萬選民未出來投票,基本上都是「韓粉」,只不過是要響應國民黨中央「監票不投票」的號召而缺席而已的分析。因此,李眉蓁並非沒有機會,即使是在蔡政府濫用行政資源支援的情況下落敗,也仍是保住了國民黨在高雄市的基本盤,而且更重要的是,為韓國瑜出一口氣,支持韓國瑜的選民,並不止是在「罷免案」中投下反對票的二萬多人。
  實際上,陳其邁並非是「躺著選也可當選」。他身上的污點不少,雖然其父親陳哲男的貪腐案的「賬不能算在他的身上,但他本人在出任高雄市代市長期間,當是一個泰勞暴動事件,就讓他吃不了兜著走。這也正是在歷次高雄市長選舉中,民進黨的參選人大打「烏賊戰」,包括謝長廷的「緋聞錄音帶」,陳菊的「走路工事件」,但陳其邁卻與韓國瑜達成「文明選舉」共識的原因。就是因為兩人都知道對方有「辮子」可抓,那就不如各讓一步。但韓國瑜在參選「總統」時卻忽略了,蔡英文有甚麼「黑材料」,早已經在二零一二和二零一六年的「總統大選中被爆盡了。因而他與陳其邁達成的「君子協定」,並不適用於「總統」大選。相反,民進黨評估,朱立倫等人即使是有「污點」,也早已在此前的「總統」等公職選舉中被爆盡,反而是韓國瑜身上的「污點」,未有在高雄市長選舉中被爆出來。因而民進黨研判,還是「韓國瑜好打」,並在國民黨進行初選時,推出「教戰歌訣」,「有瑜吃魚,無魚吃菜」。實際上,後來在選戰期間,民進黨就陸續爆出許多對韓國瑜不利的「黑材料」。
  相對於韓國瑜,李眉蓁就是清清白白;而陳其邁則是「跳落黃河洗不清」,因而「賣票郎女兒」就不可能會像「賣菜郎」那樣,與陳其邁有「君子協定」,反而接過民進黨在「總統」大選中針對韓國瑜的手法,「你做初一,我做十五」,反用於陳其邁的身上。
  不過,李眉蓁也並非完全沒有任何「辮子」被抓。因為她為避免「兩頭唔到岸」,而有可能是「帶職參選」,這正是韓國瑜慘敗的重要原因之一。而她的主要對手陳其邁,則在獲民進黨提名後,就宣佈辭去「行政院」副院長。當然,如果她豁出去了,宣布辭去高雄市議員,就能爭取主動,而且也能營造「悲情參選」的形象,反而喚起「韓粉」們的悲情記憶,說不好將會扭轉乾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