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 澳廣視新聞
  • 政府消息
  • 濠江日報
  • 澳門日報
  • 力報
  • 新華澳報
  • 正報
  • 華僑報
  • 現代澳門日報
  • 論盡澳門
  • 澳門平台
  • Media OutReach
  • 美通社
分類
  • 本澳新聞
  • 要聞
  • 兩岸觀察
  • 華澳人語
新聞
  • 高雄市長補選呈不等邊三角形態勢
  • 高雄市長補選呈不等邊三角形態勢
  • 蔡政府為何阻擋陸生赴台就讀?
  • 阿扎上演「抗中秀」擺了蔡政府一道
  • 屏東蘇家從此在政壇上消失?
  • 請君入甕台灣會否成為美國附庸?
  • 阿蔡會談將商討另行成立新「世衛」?
  • 阿蔡會談將商討另行成立新「世衛」?
  • 特朗普大打「台灣牌」旨在逼北京出手
  • 蔡英文籍弊案「吃小虧佔大便宜」?
  • 今日月旦李登輝,只緣黑金又重來
  • 宋楚瑜將接任海基會董事長?
  • 宋楚瑜將接任海基會董事長?
  • 既出人意料之外又在事理之內的任命
  • 既出人意料之外又在事理之內的任命
  • 民進黨陷入絕對權力絕對腐敗怪圈
  • 民進黨陷入絕對權力絕對腐敗怪圈
  • 宋楚瑜哭祭李登輝是悔不當初?
  • 宋楚瑜哭祭李登輝是悔不當初?
  • 李登輝兩岸關係興毀繫於一身

高市長補選或成韓國瑜復仇代理戰?

2020-06-29 03:59
  已故高雄市議會議長許崑源的告別式,前日上午在高雄市殯儀館舉行。出席者除了是國民黨高層及高雄市議會的國民黨籍議員之外,還有兩類群組作為令人觸目,一是韓國瑜本人及上千名「韓粉」,不約而同地穿著白色上衣到場,而且也都在左胸貼上韓家軍的貼紙,一早就在殯儀館門前等候,韓國瑜到埗後即跟隨其進場;二是張安樂及數十名身穿黑衣者,前者在後者的簇擁護衛下進場。
  更令人感到意外的是,雖然告別式的氣氛很悲哀沉痛,但當許崑源的靈柩離開後,現場幾乎成為支持李眉蓁參加高雄市長補選的另類造勢會,而且更是「韓家軍」表態支持李眉蓁的聲援會。儘管當日到場的「韓粉」,大多是從各縣市乘搭旅遊車而來,由此觀察他們並不具有高雄市的投票權,但如果在競選宣傳期間,他們從全島各地湧來高雄為李眉蓁造勢,勢必會激發具有高雄市戶籍的「韓粉」的情緒,要為被罷免的韓國瑜「復仇」。因此,這場高雄市長補選,有可能會成為為韓國瑜報仇出氣的「代理戰」,「韓粉」會將李眉蓁視為韓國瑜的化身,蜂擁出來投票。而其實,李眉蓁本人就是忠誠度極高的「韓粉」,而許崑源更是韓國瑜的「死忠」,正是因為韓國瑜被高票罷免而不惜以死來言志,這兩大因素,導致當日許崑源的出殯,客觀上吹響了「代理戰」的集結號。
  高雄市「韓粉」對「罷免案」的不忿情緒,也讓民進黨敏感地捕捉到了,因而高層們都頗為驚慌焦急,並吸取陳其邁前次落敗的教訓,判斷陳其邁並非是「躺著選也可當選」。因而決定全力部署,全面出擊。但由於蔡政府以為「以快打慢」可以壓縮國民黨參與補選的時序空間,誰知壓縮補選時程是一把「雙面刃」,讓民進黨自己也感到籌備不及,難以完全施展。
  因此,民進黨秘書長林錫耀昨日率領全體黨務主管南下,與參選人陳其邁競選團隊開會,擬定戰略方向,中央地方協同作戰。雖然林錫耀在會中提出一份黨中央近期所做的內參民調,顯示選情對陳其邁有利,但仍有人在會中提醒,補選開打以來,陳其邁看好度一直領先對手,但未必能轉化成實際支持度,甚至民眾還可能因看好度高,自認「不差我一票」,反倒降低投票率。高雄人接連面對「總統」大選、「罷韓」投票和補選,除了鐵桿支持者,多數民眾已相當疲乏,如何點燃投票動力,衝出應有的選票,應是綠營補選最大課題。
  為此,輔選團隊在會中定調,此場補選之戰要突顯綠營與兩黨的差異,特別是藍、白參選人均在最後一刻拍板,急就章應戰、準備不足,所屬政黨更有複雜的政治算計,僅是把高雄當作個人政治舞台;相比之下,陳其邁資歷最完整,準備最充足,有能力用兩年時間完成四年的城市發展,是市長最佳人選。在應對補選投票率向來偏低的問題上,將陸戰組織動員視為「重中之重」,深入基層動員,尤其是民進黨在高雄市的八名「區域立委」都必須化身自己所在選區的總指揮官,驅動轄內議員、里長等公職,不只是在陳其邁到自己選區內跑場才協助站台,在平時就必須動起來,比照響應「罷韓」宣傳模式,自主宣傳催票,針對各自選區「對症下藥」,把補選當作自己的選舉,向下帶動地方後援會、里長、宮廟、社團等組織,延續年初「總統」大選和不久前「罷韓」的動員能量。
  但是,「罷韓」投票當日的「盛況」,卻讓高雄市的「韓粉」深刻反思,罷免韓國瑜,究竟是為「出一啖氣」,還是要為高雄市建設得更好?前幾天高雄市連降暴雨,但高雄市民卻不再見到陳菊任市長時馬路的坑坑洼窪。盡管這並非是韓國瑜的個人功績,因為他在不到兩年的市長任期內,大部分時間是請假參加「總統」大選,相關政績主要是其副手李四川等人及其團隊辛勤努力而獲取,但畢竟是這些韓國瑜的治理高雄市的理念,因而高雄市的中間選民必會有所反思。
  誠然,「落跑市長」確實是韓國瑜的「原罪」。但韓國瑜並無違法,因為現有法徍並沒有禁止「帶職參選」的規定。這一點,還不如澳門。因為澳門特區的《行政長官選舉法》規定,除爭取連任的行政長官之外,所有擔任行政、立法及司法公職者不得參選。因而先後參選行政長官的崔世安、賀一誠,在報名參選前就分別辭去特區政府社會文化司司長,立法會主席職務。
  也正因為法律沒有禁止「帶職參選」的規定,因而許多民進黨的公職人員,都是以「帶職」形式參加更高層級公職的選舉。即使是有人宣布「辭職參選」,也只不過是當作另一種形式的「悲情牌」來打,以所謂「背水一戰」的姿態,爭取選票而已。
  在六月六日的「罷免案」投票結果明朗時,韓國瑜在率領市政府團隊向大眾道歉的過程中,說了一句意味深長的話,那就是還有一百二十萬人未有出來投票。顯然,他是認為這一百二十萬人,是因為接受國民黨陣營「監票不投票」的號召,而不出來投票的。如果他們都出來投票,可能「罷免案」的結果並不一樣。盡管這有過於「機械論」的意識,因為未出來投票者,並非全部都是「韓粉」。但卻又將會是影響高雄市長補選的重要因素。因為這次「罷免案」的投票率之高,是由數十萬名「北漂」青年回來投票。但在高雄市長補選中,可能會形成「北漂」青年不再回來投票,反而在「罷免案」時沒有出來投票者,卻會踴躍投票的強烈反差。
  首先,李眉蓁沒有任何「原罪」,因而蔡政府也就缺乏動員及濫用行政資源方便「北漂」青年返回高雄市投票的正當性。其次,「北漂」青年返回高雄市參與罷免案」投票,竟然遭到其父母或親戚的責罵,甚至「不得家門而入」,只好向黃捷等人求助,另行住宿。這讓他們缺乏返回高雄參加市長補選投票的興趣和意願。
  陳其邁知道自己有「辮子」可抓,因而希望能夠像與韓國瑜達成「不攻擊對手」默契那樣,與李眉蓁達成「君子協定」。但李眉蓁不是韓國瑜,沒有韓國瑜這樣那樣的「黑材料」被其對手抓在手。因而不排除李眉蓁競選團隊,也來個「以其人之道反治其人之身」。實際上,既然民進黨此前為奪取及鞏固高雄市政權,靠的就是「徘聞錄音帶」和「走路工」等「奧步」戰術,那麼,國民黨為何就不能「照辦煮碗」?實際上,國民黨「立委」昨日就仿照民進黨「立委」霸占「立法院」議事廳的主席台,及撬開門鎖的方式,也來一場「佔領立法院」。民進黨總不能「只許州官放火,不準百姓點燈」吧?因而這個逆用民進黨戰術的方式,同樣也可以使用在高雄市長補選上。如果國民黨能夠組成「打鬼隊」,蒐集陳其邁的「黑材料」,說不定將會歷史重演,當然結果將會是逆反,讓民進黨也嚐嚐「緋聞錄音帶」之類「奧步」手段的滋味。
  高雄市仍有大批「韓粉」。由於李眉蓁、許崑源與韓國瑜的關係,這場高雄市長補選可能會打成「為韓國瑜取回公道」的選戰。即使因為蔡政府濫用手中的行政資源,而讓李眉蓁不敵,但也將不會輸得很多,這就讓陳其邁在出任高雄市長後,不敢為所欲為。而李眉蓁卻可挾此人氣,在二零二四年的「立委」選舉中,為國民黨奪回一席,打破高雄市八席「立委」都是由民進黨掌控的壟斷局面。
  當然,李眉蓁仍有「短板」,那就是「白橘合作」。不過,到選戰最後階段,倘能促成「棄保效應」,甚至是吳益政仿效王建煊、李敖,呼籲自己的支持者將選票投給李眉蓁,或將能扭轉選舉結果。但國民黨必須對吳益政有所補償,在一年多後的「立委」選舉中,「禮讓」及支持吳益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