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 澳廣視新聞
  • 政府消息
  • 濠江日報
  • 澳門日報
  • 力報
  • 新華澳報
  • 正報
  • 華僑報
  • 現代澳門日報
  • 論盡澳門
  • 澳門平台
  • Media OutReach
  • 美通社
分類
  • 專題故事
  • 要聞
  • 體育
  • 娛樂
  • 產經
  • 即時新聞
  • 澳聞
  • 中國
  • 國際
  • 生活
新聞
  • 智勤招股書指肺炎源自武漢 遭內地券商杯葛
  • 新濠博亞娛樂附屬籌5億美元 發展新濠影滙二期
  • 滙豐中期業績大挫七成 無形資產減值12億美元
  • 泰格醫藥熱爆 超額400倍凍資2,355億
  • 連跌十個月 7月賭收13億跌95%
  • 字節跳動「四面楚歌」 抖音將拆骨上市
  • 港股先升後跌 收市跌172點報24,710
  • 不靠美貌靠創意 華裔小姐創立智能機械人
  • 股價創15年新低 國泰能否撑到黎明?
  • 孟晚舟事件華為擬興訟 滙控股價跌至海嘯時
  • 內地疫苗龍頭康希諾 科創板路演股價勁升一成
  • 樓市漸入佳境 逾千新盤蓄勢待發
  • 別再拿中國嚇唬人了
  • 美元大崩潰? 高盛警告:將失世界儲備地位
  • GIC實際年化回報率2.7% 2009年以來最差
  • 港股升169點收報24,772
  • 許家印挑戰馬斯克 恒大五年K.O.特斯拉
  • 任志剛:第三次金融危機醞釀
  • 「恒生科技指數」出師不利 首日八成股份齊下挫
  • 水災後勢谷基建 重建股份尋寶

南岸全年蝕十億 連續七年見紅累虧87億

2020-07-01 11:02










去年南岸以7.5億元賣掉十三酒店五成權益。(資料圖片)
24輛勞斯萊斯幻影型號加長版汽車亦被賤賣。(資料圖片)

南岸集團(0577)公布全年業績,截至今年3月底止虧損收窄至10.22億元(港元,下同),上年同期蝕58.48億元;每股虧損100.9仙,不派息;收入錄得108.99億元,升16.2%。南岸解釋,虧損減少主要是由於租金、顧問費用、法律及專業費用減少,加上再對上年度錄得酒店資產虧損約46.97億元所致。(文:胡夢然)

今年遭逢疫情,早已千瘡百孔的南岸更加難捱。公司指出,由於最近爆發的新冠肺炎疫情及極具挑戰性的經濟環境,集團決定跟隨澳門許多其他酒店營運商的做法,在可預見的未來關閉酒店。

雖然全年虧損有所收窄,但南岸已連虧七年見紅,累積虧損超過87億元。近來更顯風雨飄搖,頻變賣資產「救亡」。去年南岸分別以7.5億元、3億元賣掉十三酒店、保華建業各五成權益。另外,24輛勞斯萊斯幻影型號加長版汽車亦被賤賣。但拆東補西仍未渡過難關,今年4月南岸又遭銀行追債30億元。

年內要還44.66億

事實上,南岸負債已非常嚴重,最新報告顯示,南岸的總借款約49.8億元,其中便有約44.66億元須於一年內償還。此外,集團截至今年3月底,亦有面值約22.19億元的未償還可換股債券及負債部分約9.65億元。可換股債券於2025年2月到期。

但南岸的現金、銀行結餘及存款僅4.34億元,遠不足以償還短期借貸。南岸明言無力在期限內償還銀行債務,正在努力向銀行爭取「暫緩」申請,尋求銀行保證不會採取即時行動,強制行使酒店的保證權,或對南岸進行清盤。

謀求融資救亡

南岸續稱,正在尋求新的融資以度過危機,報告中提到兩筆,但一筆尚未被認購,另一筆未起效。且就金額來看,仍不夠償還全數債務。

報告指,根據配售協議,創富融資有限公司獲持續授權,促使承配人認購本金總額達7.4億元的貸款票據。雖然承配人尚未認購,但其後擬定提款日期押後至2021年6月30日。

另外,南岸指今年3月進一步與Opus Financial Holdings Limited及其附屬公司(「Opus集團」)就10億元債務融資形式有條件要約,進一步訂立指示性條款表,惟有待滿足貸款人的盡職審查規定、妥為有效執行所有貸款文件,以及提供貸款人可能要求的文件及資料後方為有效。該有條件要約將於2021年6月30日屆滿,其後任何未提取金額應予註銷。

南岸興衰史

南岸前身為殼王陳國強旗下的保華建業,2012年時斥資20億元,向洪永時購入澳門路氹金光大道地皮,計劃興建六星級酒店及賭場,總投資額達64億元。洪永時更出任保華建業的聯席主席兼執行董事,及後將公司改名為路易十三。

當年洪永時不斷向外宣稱酒店將有賭場經營,令市場憧憬公司搖身變成賭業股。當時可謂南岸最輝煌時刻,在博彩概念下,股價不斷飛升,最高時見40多元。豈料最終皆不成事,洪永時賭場大亨夢破碎,2018年初便辭去職務離場,剩下堆積如山的債務,以及每股一毫子也不值的股票。

市場分析指,南岸債務壓頂,又逢疫情,業務無法開展。現時只能靠「賣」度日,但資產屬於賣一個少一個,前景令人擔憂。

洪永時賭場大亨夢破碎,2018年初便辭去南岸職務離場。(資料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