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 澳廣視新聞
  • 政府消息
  • 濠江日報
  • 澳門日報
  • 力報
  • 新華澳報
  • 正報
  • 華僑報
  • 現代澳門日報
  • 論盡澳門
  • 澳門平台
  • Media OutReach
  • 美通社
分類
  • 本澳新聞
  • 要聞
  • 兩岸觀察
  • 華澳人語
新聞
  • 宋楚瑜將接任海基會董事長?
  • 宋楚瑜將接任海基會董事長?
  • 既出人意料之外又在事理之內的任命
  • 既出人意料之外又在事理之內的任命
  • 民進黨陷入絕對權力絕對腐敗怪圈
  • 民進黨陷入絕對權力絕對腐敗怪圈
  • 宋楚瑜哭祭李登輝是悔不當初?
  • 宋楚瑜哭祭李登輝是悔不當初?
  • 李登輝兩岸關係興毀繫於一身
  • 李登輝是民進黨的大恩人
  • 侯友宜有自知之明行韜晦之術?
  • 民進黨在階級屬性上已逐漸國民黨化
  • 民進黨在階級屬性上已逐漸國民黨化
  • 化危為機反可凝聚藍營基本盤
  • 民眾黨弄巧反拙或將面臨滅黨危機
  • 民眾黨弄巧反拙或將面臨滅黨危機
  • 國民黨「屋漏偏遇連夜雨」
  • 「雙城論壇」在兩股逆流下頂風而行
  • 李眉蓁斷尾求生,國民黨棄補選保大選
  • 李眉蓁斷尾求生,國民黨棄補選保大選

農漁會改制是「清查黨產零點二版」重大部署

2020-07-03 03:59
  「立法院」昨日召開臨時會,對《農田水利法》草案進行表決大戰,民進黨和國民黨黨團均進行甲級動員決戰。民進黨黨團杖恃佔有多數議席的優勢,在黨團總召柯建銘「督陣」作戰之下,化解國民黨黨團祭出的「逐條表決」戰術,最終以五十五票贊成、三十八票反對、一票棄權通過三讀,將原是農漁民自治組織的農漁會改制為公務機關,農漁會會長及會務委員由農漁民選舉產生改為「政府」委派,現任會長任期至今年九月二十日,任期屆滿將由「中央」指派。而且還將各地農田水利會的七百餘億元現金及折約市值一千二百億元的不動產,全數收歸「政府」所有。
  這種近似《不當黨產處理條例》清剿國民黨黨產的手法,連一些民進黨人也看不過眼。實際上,在逐條表決的過程中,水利會系統出身的民進黨籍「立委」黃世杰就在每一條文表決時皆棄權不投票,而且還在表決第二十三條時與民進黨不同調,投下反對票。黃世杰表示,第二十三條是《農田水利法》草案中,最關鍵的一條,因為條文中「農田水利會改制後資產及負債由國家概括承受」有「違憲」的疑慮。對此「悖逆」行為,民進黨黨團依據內部規例處以三萬元罰款。另外,國民黨籍「立委」謝衣鳯等人,也在會中播放民進黨籍的前「立委」林濁水、前台南縣長蘇煥智及桃園農田水利會長黃金春等人反對農田水利會改制的發言影片,其中「新潮流系」創流元老林濁水批評指出,連日據時代都必須賦予農民自治的權利,卻被標榜「民主進步」的民進黨沒收,不可思議。
  表面上看,「行政院」提請的《農田水利法》草案,是為了「為服務更多的農漁民」,實際上卻是如同清剿國民黨的黨產,以斷絕國民黨在各項選舉中的財源支持那樣,要釜底抽薪地趕盡殺絕國民黨的選民基礎及基層「樁腳」組織,並將農漁會這樣的農漁民自治機構改為公務機關,牢牢地掌握在民進黨的手中。而且,是要籍此阻斷地方自治機構與大陸地方政府簽署「惠台」合約的渠道,堵塞兩岸民間經濟合作交流的渠道。當然,將農漁會共約二千億元的財產「沒收」為「國有」,是另一種形式的「清剿黨產」。不過,這與「清剿黨產」也有所區別,因為也有部分農漁會是由民進黨人掌握,但總體來說,是國民黨的地盤遠大於民進黨。
  實際上,台灣地區的農漁會雖然是在日據時期就已初創,但真正獲得發展壯大是國民黨政權推動。在國民黨政權撤逃到台灣地區後,痛定思痛,進行與大陸地區暴風驟雨式的土改不同的「和平土改」,使得不少農民得益。在完成土地改革的基礎上,台灣開始進入大規模經濟建設階段,短短二三十年時間內,台灣即完成了從落後的傳統農業經濟向新興工業經濟的轉變。在農業現代化過程中,農民組織扮演了至關重要的角色,使小農在經營上的許多缺失借由農民組織來加以填補和克服,使小農得以享受部分規模經濟的利益與效益,降低其經營之不利。因此台灣農業發展的成功,農民組織功不可沒。台灣重要的農民組織有農會、水利會、農業合作社、漁會及農民産銷班等。其中,農漁會組織貢獻最大。農漁會爲農漁民的基層組織,農漁民利益的代言人,多年來扮演著台灣當局與農漁民之間溝通橋梁的角色,對於台灣農漁業的發展貢獻巨大。即使是近年台灣農業巳經不像「經濟起飛時期那樣令人矚目,尤其是台灣加入「WTO」之後,其他國家與地區的各種農産品蜂擁進入台灣市場,農産品的供需失調問題日益嚴重,農漁業已經淪爲「夕陽産業」,但農會在輔導農業升級與轉型,强化農業産銷體系,開發國際市場等方面,仍然發揮著重要的作用。
  農漁會組織與台灣政黨、地方派系、選舉有著「剪不斷,理還亂」的關係。農會是台灣地區分布最廣、影響最大、最爲完善、功能最爲齊全化組織,也是在台灣地區的各個群衆團體中,會員最多、體系最完整的組織。在台灣的七十萬務農人員中,大多數農民都會加入當地的農會,農會組織不但對台灣的農業與農村發展做出了巨大的貢獻,而且也對台灣的鄉村、社會、經濟、教育以及政治各個層面産生了巨大的影響。台灣地區有鄉鎮市三百一十九個,每個鄉都有自己的農會組織,每個縣有縣農會,在「凍省」前還有省農會。
  而又稱為漁會對漁業協會,則是以維護漁業權益和漁民權益為宗旨的民間性漁業自律組織,是一種有效的漁業管理模式。其組織架構經多次調整,目前依漁區設立,成為縣(市)、鄉(鎮)的二級制,建立了系統的組織體系,確立了比較健全的職能。台灣漁會的法律體系為漁會制度的運作提供了堅實的法律後盾,保障了漁業的發展和漁民的合法權益,使漁會制度沿著法治化的軌道縱深發展。
  台灣農漁會是國民黨的根基,是國民黨東山再起的基礎力量。這是因為,地方派系勢力往往透過農漁會的自治選舉而掌握著農漁會的領導權,而得益於「和平土改」的地方派系勢力,多數對國民黨有感恩心情,因而在各類公職選舉中,往往傾向於支持國民黨的候選人。實際上,韓國瑜在參選高雄市長時,由網路「空軍」轉型為人頭「陸軍」的關鍵,就是由當地的農漁會組織籌辦的「三山造勢」。而且,農漁會的基層金融機構,多年來也一直是國民黨的傳統「樁脚」和「票倉」。因此,民進黨千方百計要摧毀農漁會。陳水扁剛上台不久,就要假借「金融改革」之名予以鏟除,民進黨「立委」都極力主張取消農漁會及其信用部。這就導致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二十三日,三百三十三個農會十二萬多農漁民走上街頭抗議,民進党當局曾試圖出動警力半途阻欄、鎮壓,而且還擬發動保險公司拒絕接受農漁民的保險業務。
  而現在蔡政府的做法卻與陳水扁不同,是仗著民進黨佔有多數「立委」議席的優勢,透過《農田水利法》的制定,將農漁會奪過來,為己所用。在「斬斷」地方派系勢力控制農漁會的「大手」的同時,籍著由官派的農漁會負責人。承擔各項公職選舉的「樁腳」的角色及責任。下一步,已經醞釀修訂《地方自治法》,將里長由選舉產生改為官派,也是要把所有可以在選舉中發揮催票動員組織作用的基層組織,都掌握在民進黨的手中,從而徹底地封死國民黨「東山再起」的機會。而且,在將農漁會的財產收歸「國有」之後,也是堵死國民黨候選人的資產來源,相反變成民進黨候選人的「小金庫」。
  更陰毒的是,此舉更是要封殺兩岸民間經濟合作交流的渠道。實際上,在二零零五年「胡連會」達成《兩岸和平發展共同願景》之後,國台辦宣佈向台灣民眾送出「大禮」,包括台灣農漁產品零關稅輸進大陸地區。在經歷了中盤商的剝削階段之後,摸索出由大陸的地方政府或專業公司與台灣的產地農漁會直接簽署合約的方式。如今將農漁會改制為民進黨政權的公務機關之後,這個渠道也就被堵死了。倘再加上民進黨充分運用其擅長的宣傳輿論技巧,反咬一口說是大陸拒絕購買農漁產品,就將會在農漁經濟領域煽動起另類的「恐中反中」氛圍,荼毒廣大的農漁民,使得兩岸民間交流將陷入危險的境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