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 澳廣視新聞
  • 政府消息
  • 濠江日報
  • 澳門日報
  • 力報
  • 新華澳報
  • 正報
  • 華僑報
  • 現代澳門日報
  • 論盡澳門
  • 澳門平台
  • Media OutReach
  • 美通社
分類
  • 本澳新聞
  • 要聞
  • 兩岸觀察
  • 華澳人語
新聞
  • 宋楚瑜將接任海基會董事長?
  • 宋楚瑜將接任海基會董事長?
  • 既出人意料之外又在事理之內的任命
  • 既出人意料之外又在事理之內的任命
  • 民進黨陷入絕對權力絕對腐敗怪圈
  • 民進黨陷入絕對權力絕對腐敗怪圈
  • 宋楚瑜哭祭李登輝是悔不當初?
  • 宋楚瑜哭祭李登輝是悔不當初?
  • 李登輝兩岸關係興毀繫於一身
  • 李登輝是民進黨的大恩人
  • 侯友宜有自知之明行韜晦之術?
  • 民進黨在階級屬性上已逐漸國民黨化
  • 民進黨在階級屬性上已逐漸國民黨化
  • 化危為機反可凝聚藍營基本盤
  • 民眾黨弄巧反拙或將面臨滅黨危機
  • 民眾黨弄巧反拙或將面臨滅黨危機
  • 國民黨「屋漏偏遇連夜雨」
  • 「雙城論壇」在兩股逆流下頂風而行
  • 李眉蓁斷尾求生,國民黨棄補選保大選
  • 李眉蓁斷尾求生,國民黨棄補選保大選

冷眼向洋看世界:「ECFA」簽署十周年 

2020-07-06 03:52
  六月二十九日是俗稱為「ECFA」的《海峽兩岸經濟合作框架協議》簽署十周年。這是關係到台灣地區經濟利益的極為重要的自由貿易區協議,尤其是在國際社會仍然維持承認「一個中國」的原則,台灣地區雖然是「WTO」的成員體,但要加入區域性的自由貿易區並不容易的情況下,更凸顯了這個協議的重要性。因而在較早前,台灣當局「國安局」等機構就曾經籍著到「立法院」備詢的機會,向「立委」諸君以至蔡政府「示警」,大陸方面可能會因為蔡政府拒絕承認「九二共識」而中止執行「ECFA」,並猜測其「時間點」會是在該協議生效十週年的九月十二日的「半年之前」,指出倘大陸方面在三月十二日之前沒有宣布中止執行「ECFA」,該協議就將自動繼續生效。現在該「時間點」已經過去四個月,但大陸方面並沒有作出相關的宣布,因而蔡政府認為「危機」已過,也就老神在在,繼續享受馬政府「為他人作嫁衣裳」給民進黨帶來的好處,而對是否續約問題默不作聲,避免「提醒」大陸方面。何況,當初在馬政府麾下的海基會與對岸海協會洽簽「ECFA」時,時任民進黨主席的蔡英文批評「ECFA」是「包著糖衣的毒藥」,「會害死台灣經濟」,揚言未來民進黨一旦執政,就會廢止「ECFA」。後來民進黨的側翼「太陽花學運」反對「ECFA」的子協議《兩岸服務貿易協議》,民進黨給予全面支持。因此,蔡英文不能「以今日的我打倒昨日的我」,不好意思主動地把「ECFA」繼續生效的訴求說出口。
  但是,民進黨當局所謂「半年前宣布中止執行」的理解,顯然有所誤差。因為「ECFA」的條文中,並沒有此明文規定。誠然,這是「WTO」架構內,各種自由貿易區協議的通例,似乎也適用於「ECFA」。但是,「ECFA」第十六條卻明確規定,「一、一方終止《海峽兩岸經濟合作框架協議》應以書面通知另一方。海峽兩岸應在終止通知發出之日起三十日內開始協商。如協商未能達成一致,則《海峽兩岸經濟合作框架協議》自通知一方發出終止通知之日起第一百八十日終止。二、《海峽兩岸經濟合作框架協議》終止後三十日內,海峽兩岸應就因《海峽兩岸經濟合作框架協議》終止而產生的問題展開協商。」按照「特別法優於普通法」的原理,「半年前」的通例並不適用於訂立了列明上述特別條文規定的「ECFA」。
  也就是說,「ECFA」的第十六條其實是一個「可以隨時終止」的條款,即使是自動續約後,某方在任何時候都可以提出「中止執行」,亦即沒有「期效保障」,只需按照「WTO」的通例,提前半年通知而已。而且諷刺的是,這個「隨時可以單方宣布中止」的條款,還是當時在民進黨的强烈要求下,馬政府被迫加上去的。而且,「ECFA」只是框架性協議,其下還包括有服務貿易協議、貨品貿易協議與爭端解決機制,在這些只協議還沒談完、簽署之前,「ECFA」也就是並不完整的,隨時可以喊「停」。實際上,即使是已經回歸祖國的香港、澳門,在二零零三年簽署了「CEPA」之後,尚且需要持續十七年不斷地洽簽補充性協議,直到最近才基本上差不多完整性地完成。在尚未統一的海峽兩岸,「ECFA」要達到完整性,所需耗費時間更長。尤其是一場「太陽花學運」,不要說是已經簽署的「兩岸服務貿易協議」無法完成審查,就是兩岸正在談判的「兩岸貨運貿易協議」,也在王金平投機性地提出「先立法,後審查」的方案,亦即是「立法院」完成《兩岸協議監督條例》的立法之後,才能繼續進行談判,因而迫使海峽兩會的協商無以為繼。再加上二零一六年蔡英文上台後,拒絕承認「九二共識」,兩岸協商的政治前提被抽空,更談不下去了。使得「ECFA」這個框架性協議,只是一個「籃子」,裡面沒有「菜」,大陸方面隨時可以叫「停」。
  蔡英文在英國倫敦政經學院修讀博士學位時,修讀的是國際貿易法學。返回台灣後在政治大學教書,也是教授國際貿易法學。因而在台灣入「關」談判中,李登輝首次起用她,由她率隊參加「入關」談判。她當然知道有關自由貿易區協議的對台灣地區經濟發展的好處,尤其是在台灣地區經濟對大陸地區依賴性甚大的情況下。而且,在「一個中國」原則下,台灣地區要加入區域性的自由貿易協議,並不容易。即使是馬政府時期,要加入中國與東盟的「九加一」,及再加上日本、韓國的「九加三」,都不得其門而入。而「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是由中國大陸主導,拒絕承認「九二共識」的台灣當局更沒有會加入。美國也退出了由其主導的「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TPP),台灣將就不止是「政治孤兒」,而且還會變成「經濟棄嬰」。因此,這個台灣當局幾乎是唯一的區域性自由貿易區協議「ECFA」,就等於是台灣地區經濟的「救命仙丹」。
  實際上,台灣當局有關主管部門近日公佈的數據就顯示,今年五月台灣對大陸(含香港)出口額為一百二十一點二億美元,同比增長百分之十點三,為歷年同月新高,占總出口比重高達四十四點九個百分點。累計前五個月出口占比達四十一點五個百分點,締造近十年最高數字。相反,蔡政府為反制大陸的「新南向政策」,今年五月對東南亞國家的出口表現,卻呈近四年半來最大衰退,大減十七點九個百分點,出口額僅三十八點二億美元。前五個月占出口比重百分之十五點九,更創近十年新低。
  這是一個什麼樣的概念?去年台灣對大陸的淨出口,是七百三十八億美元,折合台幣超過二兆二千億元。而台灣當局今年的「中央政府」總預算,也只有二兆一千億元。也就是說,光是台灣對大陸的貿易順差,就足夠支應整個「中央政府」的支出。如果大陸方面覷準台灣經濟的某一「關節點」,宣布中止執行「ECFA」,就不啻是對台灣經濟實施「一劍封喉」式的打擊。因此,大陸方面可能才是真正的老神在在,好整以暇,以「冷眼向眼看世界」的神態,觀察民進黨這只螞蚱如何蹦跳。
  其實,有關「ECFA」是「讓台獨得益」的議題,已經在大陸居民中發酵,可能對中央涉台機構形成壓力。實際上,引發特朗普要發動中美貿易戰的中國貿易順差巨大的籍口,兩岸之間的貿易就佔了較大的比例。而且台灣地區的貿易順差,也主要是從兩岸貿易中賺取,等於是台灣當局將其對美貿易順差的「包袱」,甩給了大陸,讓大陸承受美國的壓力。
  尤記得,在一九九六年的兩岸關係研討會的分組會議上,筆者參加的一個小組,突然闖進一位「不速之客」,就是著名詩人艾青的兒子艾端午,在從美國返回北京探親時,得悉有這麼一個會議,就不請自來,提出一個「駭人聽聞」的觀點,李登輝將從兩岸貿易中賺取的大把美元外匯,拿來向美國購買武器,作為抗拒兩岸統一的「護身符」。這個觀點在當時是「大逆不道」,因而兩岸專家學者將他轟了出去。而現在,在國民黨不爭氣,在可見的未來難有「東山再起」的機會,即使是能夠再次政黨輪替,也已基本上呈現「民進黨化」的前景下,民進黨當局利用「ECFA」賺取的美元順差,就真正的是成為向美國購買武器的「本錢」。既然大陸方面可以用停止自由行,中止大陸學生赴台就讀當作「懲獨」武器,影響性更大的「ECFA」,就將會發揮更大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