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 澳廣視新聞
  • 政府消息
  • 濠江日報
  • 澳門日報
  • 力報
  • 新華澳報
  • 正報
  • 華僑報
  • 現代澳門日報
  • 論盡澳門
  • 澳門平台
  • Media OutReach
  • 美通社
分類
  • 本澳新聞
  • 要聞
  • 兩岸觀察
  • 華澳人語
新聞
  • 高雄市長補選呈不等邊三角形態勢
  • 高雄市長補選呈不等邊三角形態勢
  • 蔡政府為何阻擋陸生赴台就讀?
  • 阿扎上演「抗中秀」擺了蔡政府一道
  • 屏東蘇家從此在政壇上消失?
  • 請君入甕台灣會否成為美國附庸?
  • 阿蔡會談將商討另行成立新「世衛」?
  • 阿蔡會談將商討另行成立新「世衛」?
  • 特朗普大打「台灣牌」旨在逼北京出手
  • 蔡英文籍弊案「吃小虧佔大便宜」?
  • 今日月旦李登輝,只緣黑金又重來
  • 宋楚瑜將接任海基會董事長?
  • 宋楚瑜將接任海基會董事長?
  • 既出人意料之外又在事理之內的任命
  • 既出人意料之外又在事理之內的任命
  • 民進黨陷入絕對權力絕對腐敗怪圈
  • 民進黨陷入絕對權力絕對腐敗怪圈
  • 宋楚瑜哭祭李登輝是悔不當初?
  • 宋楚瑜哭祭李登輝是悔不當初?
  • 李登輝兩岸關係興毀繫於一身

民進黨陷入絕對權力絕對腐敗怪圈

2020-08-03 03:44
  「絕對的權力導致絕對的腐敗」!蔡英文以歷史以來最高票當選連任「總統」,民進黨也以過半議席「立委」繼續壟斷「立法院」,並絕對掌控「行政院」、「考試院」和「司法院」,實現真正的「完全執政」,以及以各種「東廠」」手段趕盡殺絕主要的在野/反對黨——中國國民黨後,前所未有地掌握著台灣地區的絕對權力,而國民黨也不爭氣,本來還可以充分利用在「立法院」所擁有的議席,對民進黨進行監督,但在對由蔡英文提交的「監委」提名人陳菊等人行使同意權時,卻是邯鄲學步,仿效民進黨在野時經常使用的佔領主席台等手段,而渾然忘記了質問涉嫌捲入貪腐案的陳菊等人,讓陳菊等人輕易逃過答詢關,在客觀上等於是放縱陳菊等人,亦即放棄了對民進黨的監督權。因而不少人都在議論,在各種有利的主客觀條件的「縱容」下,民進黨將會難以逃脫「絕對的權力權利導致絕對的腐敗」怪圈。甚至就連剛卸任民進黨秘書長的羅文嘉也不禁感嘆說,民進黨已經不是自己熟悉的政黨,甚至有些處理事情的界線,已超過他的理解,「民進黨已經世俗化」,因而他認為民進黨「遲早會出事」。
  蔡英文對此不是沒有危機感,因而在每逢民進黨召開「全代會」時,都下令在會場門口大字標示民進黨當年創黨時的口號:「清廉、勤政、愛鄉土」,並在致開幕詞是鄭重地重申此創黨初心,要求全黨保持清廉,並聲稱「完全執政不需要貪腐的劇本」而且,在中常委選舉時,也曾經力阻已經被揭發可能涉貪的「立委」蘇震清參選中常委。但是,蔡英文「完全執政不需要貪腐的劇本」的話音剛落,台灣檢方日前就兵分六路,在全台展開大搜索幷逮捕六十三人,訊問過後,除民進黨籍前「外交部長」和「立委」陳唐山獲准交保外,檢方前日依貪汙罪向法院聲請羈押禁見包括四位「立委」在內共十個人,其中包括:國民黨「立委」廖國棟、陳超明,民進黨「立委」蘇震清,加入「立法院」民進黨黨團運作的無黨籍「立委」趙正宇,與時代力量主席徐永明。檢方初步清查,賄款總共約四千萬元,蘇震清最多,收了兩千多萬元。
  有意思的是,檢調機關在偵辦此兩弊案時,是藍綠政客「一鍋煮」。表面上看,是案情確實是涉及到藍綠政客,因而必須公平公正地辦案,案情涉及到何人就追查何人,不必考慮其政治背景;其實是為自己修築「安全圍牆」。因為民進黨籍的前「監委」陳師孟曾經揚言,他專門查辦「辦綠不辦藍」的司法官員,而且也已經開始了實質行動。而今次檢調機關「既查綠又查藍」,而且國民黨籍的「立委」數額是民進黨籍「立委」數額的兩倍,即使是本身也被質疑「有案在身」的「監察院長」陳菊,為了轉移人們對自己的關注視線,而質疑並調查檢調機關在偵辦該案的「政治不正確」時,也將是「老鼠拉龜——無從下手」。
  但是,遭到偵控的國民黨籍「立委」有兩人,但在政壇上的「含金量」,相加起來都遠不如民進黨籍「立委」蘇震清一人。因為他不但是剛當選的民進黨中常委,而且是民進黨內「英系」重要成員,目前正在與「新潮流系」暗中爭奪二零二二年屏東縣長選舉的民進黨提名權。更重要的是,他是蔡英文的愛將、「英系」大弟子,因而在二零一二年的「總統」大選中,被蔡英文確定為其「副總統」候選人搭檔,後來力退幾位有意問鼎的老資格「立委」,安排他參選並當選立法院長」,蔡英文在連任「總統」後又任命為「總統府秘書長」的蘇嘉全的親侄子。
  其實,蘇嘉全和蘇震清叔侄面臨的壓力不只這個案子,正如國民黨昨日聲明所言,接連發生的弊案都是以蘇嘉全為核心,更凸顯出民進黨內部鬥爭情況激烈,貪腐列車已經失控。實際上,日前蘇嘉全剛因為被國民黨籍「立委」揭發,他涉嫌捲入「外交部電文門」事件,被爆出在「立法院長」任內,與擔任「立委」的侄子蘇震清透過人力公司牽綫,到印度尼西亞私下會見印度尼西亞副總統等高層。「外交部」的電文指稱,一行人拒絕「外交部」駐印度尼西亞代表處官員陪同,是爲了謀私利,引發各界震撼。
  而在更早之前,蘇嘉全外甥張仲杰擔任國營企業唐榮公司總經理,被揭發涉及四件弊案,他將唐榮公司員工旅游交給次子承包,公司的物資采購由長子負責,員工制服則交給妻子開設的公司直接采購,毫不避諱。事發後張仲杰已經辭職下台。
  而即使是在二零一二年的「總統」大選中,蘇嘉全也被國民黨陣營揭發,他在家鄉非法佔用農地修建私人住宅屋宇,他為了停損止血,將此屋宇捐出作公益使用。
  面對重大壓力,蘇嘉全昨日向蔡英文請辭「總統府秘書長」。在表面上看,此案與他無關,是他的侄子蘇震清,不必「誅連」自己。其實,這既是為了自保,也是為了避免不但是民進黨「大老闆」而且也是自己所在的「英系」的龍頭蔡英文遭受困擾。實際上,他是擔心,倘法院裁決蘇震清無罪,可能會被外界質疑為「政治插手干預司法」;倘判決對蘇震清不利,又會引發黨內派系惡鬥的議論。
  其實,蘇震清早就捲入了黨內的派系惡鬥。其一,是二零二二年屏東縣長選舉,已經連續兩人及四任屏東縣長的曹啟鴻、潘孟安,都是屬於「新潮流系」,因而「新潮流系」對二零二二年屏東縣長選舉的佈局,是「肥水不流別人田」,包括不「流」給黨內非「新潮流系」的同志,因而內定在屏東縣當選「立委」的「新潮流系」青壯年「老將」鍾佳濱出戰。但也是在屏東縣當選「立委」的蘇震清,仗著自己家族在當地的人脈關係,尤其是親叔蘇嘉全也曾於上世紀九十年代末至本世紀初當選擔任過兩屆屏東縣長,因而也意圖與「新潮流系」「拗手瓜」。為此,在去年民進黨「立委」黨內初選時,他在蘇嘉全的支持下,力圖爭取被列入「不分區立委」的安全名單。其如意算盤是,屏東縣的政治版圖綠大於藍,民進黨提名的縣長候選人「躺著選」也可當選。在爭取到當選為「不分區立委」後,到參選縣長時辭去「立委」,無須進行「立委」補選,民進黨只是向「中選會」申報在「不分區立委」候選人名單中的「落選頭」遞補即可,對政局的牽動面不大。
  但蘇震清因為涉及弊案而未能如願,蘇家爲了力保蘇震清的「立委」席次,蘇嘉全妻子洪恒珠曾脫黨參選,一度釀成「屏東之亂」,挑戰當地「新潮流系立委」鍾佳濱,此困局後在民進黨中央協調下,以蘇震清與屏東縣第二選區參選人莊瑞雄選區「互換」來解决。現在,「新潮流系」終於解除了威脅。而蘇嘉全辭職聲明中的某些詞句,似乎也在暗指,這也與黨內派系惡鬥有關。
  蘇震清正因為有「自知之明」,為了為自己塗上一層「保護色」,在剛過去的七月十九日民進黨「全代會」中,決定要參選中常委。本來,蔡英文屬意的「英系」中常委人選,是青壯輩的蔡易餘,因而對涉案傳言不少的蘇震清有所疑慮,對其要選黨職的底綫,是可以當中執委,但不能當中常委。因而在黨職選舉登記時,蔡英文數次請蘇嘉全勸退蘇震清。但蘇家對能否拿下這席中常委非常在乎,蘇震清也不顧蔡英文的攔阻,執意選上。正因為蔡英文請託蘇嘉全勸退沒有結果,蔡英文才在「全代會」致詞時,發表嚴正廉政宣示。但有志參選下届屏東縣長的蘇震清,對選中常委非常堅持,硬是使用技術手段把蔡易餘擠了下來。而在中常委就職儀式上,蔡英文也以技術手段阻止他參與宣誓。而今他因案被聲押,黨內已經啓動廉政機制,蘇震清倘被羈押就處以停權處分,因而蘇震清已幾乎確定失去中常委資格,未來遞補人選,優先考量就是蔡英文本就屬意的蔡易餘。
  但無論如何,「英系」已經折損了兩名大將,蔡英文受傷不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