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 澳廣視新聞
  • 政府消息
  • 濠江日報
  • 澳門日報
  • 力報
  • 新華澳報
  • 正報
  • 華僑報
  • 現代澳門日報
  • 論盡澳門
  • 澳門平台
  • Media OutReach
  • 美通社
分類
  • 本澳新聞
  • 要聞
  • 兩岸觀察
  • 華澳人語
新聞
  • 高雄市長補選呈不等邊三角形態勢
  • 高雄市長補選呈不等邊三角形態勢
  • 蔡政府為何阻擋陸生赴台就讀?
  • 阿扎上演「抗中秀」擺了蔡政府一道
  • 屏東蘇家從此在政壇上消失?
  • 請君入甕台灣會否成為美國附庸?
  • 阿蔡會談將商討另行成立新「世衛」?
  • 阿蔡會談將商討另行成立新「世衛」?
  • 特朗普大打「台灣牌」旨在逼北京出手
  • 蔡英文籍弊案「吃小虧佔大便宜」?
  • 今日月旦李登輝,只緣黑金又重來
  • 宋楚瑜將接任海基會董事長?
  • 宋楚瑜將接任海基會董事長?
  • 既出人意料之外又在事理之內的任命
  • 既出人意料之外又在事理之內的任命
  • 民進黨陷入絕對權力絕對腐敗怪圈
  • 民進黨陷入絕對權力絕對腐敗怪圈
  • 宋楚瑜哭祭李登輝是悔不當初?
  • 宋楚瑜哭祭李登輝是悔不當初?
  • 李登輝兩岸關係興毀繫於一身

特朗普大打「台灣牌」旨在逼北京出手

2020-08-08 03:42
  距離美國總統選舉投票日不到一百天,特朗普雖然使用了各種手段,民調也有所緩升,但與其對手拜登仍有一段距離。而且拜登還居然祭出奇招,針對疫情導致美國民眾因為就業率下跌而購買力疲軟,對價廉物美的中國商品的依賴程度更高,而特朗普的票倉之一的農業州的農民,也正為中美貿易戰殃及他們的產品的主要市場出路發愁,因而宣稱當選並出任總統後,立即撤銷特朗普的對華關稅政策,這一棍打得特朗普不輕。特朗普顯然是慌亂了,因而慌不擇手段,進一步加緊對中國的圍遏。在採取其他手段的同時,也加緊在台灣問題上出手,連日來拋出系列措施,包括派遣衛生與公眾服務部部長阿扎(台灣譯為「艾薩」)將於明日訪台,據說將會會見蔡英文,並在會晤中談及蔡英文訪美等問題;也宣布新一輪對台軍售,其中包括四架大型先進無人偵察機「海上衛士」。這兩者都嚴重踐踏了三個《中美聯合公報》,而且是要逼迫北京「出手」進行還擊,進一步升高太平洋之間「大兩岸」和台灣海峽之間「小兩岸」的緊張局勢,特朗普就可火中取栗,趁勢拉高自己的選情,避免落敗的下場。
  自台美「斷交」」後,雖然曾經有過五位美國部長級官員訪問台灣,但在《總統順位法》中,排在美國總統繼任第十二順位的阿扎是最高的,僅次於一九九七年四月訪台的眾議院議長,排在第三順位,也是共和黨籍的金里奇。但不同的是,阿扎和金里奇所在的共和黨現在是美國的執政黨,而在金里奇訪台時,共和黨卻是在野黨。而且,金里奇是民意機關領袖,而阿扎則是實行「總統制」的內閣成員,更是《台灣旅行法》生效後首位訪問台灣的內閣官員。阿扎就任以來,親台立場鮮明,數度在國際場合公開表達支持,積極協助台灣參與全球公共衛生事務。
  特朗普可能是擔心外界看不懂他的用意,刻意打破過去主要著眼於中美及兩岸關係,美國重要官員訪台經常會到最後一刻才發布消息的慣例,此次美方不但先行透過美國在台協會(AIT)發布訊息,還以相當的篇幅强調阿札是「代表美國總統特朗普」,而且還携帶了美國疾病管制與預防中心(CDC)、衛生部多位官員隨同參訪。
  表面上看,阿扎的訪台是因為新冠肺炎疫情持續,而與台方共同討論防疫措施、全球衛生等議題。不過,更可能是為了要展現美國與台灣地區因為「價值理念相同」的戰略夥伴關係。實際上,今年三月,在新冠疫情影響下,美台高調簽訂《防疫夥伴關係聯合聲明》,聲稱雙方合作的重點包括快篩試劑研發、疫苗研究生産、藥品研究生産等六大項。另外,也不無要在國際公共衛生事務領域為台灣當局「撐腰」的意思。實際上,今年初美國為推動台灣當局參與世界衛生大會,用盡了各種手段,聲嘶力竭,但卻鎩羽而歸。這對特朗普來說,是很沒有「面子」的事。雖然後來特朗普宣布退出世界衛生組織,但仍是派出阿扎訪台,既是對未達成任務的「補鑊」和「安撫」,也是在暗示,倘美國牽頭另行成立一個公共衛生領域的政府間國際組織,必將會提台灣一把,使其成為具有全面資格的正式成員,而且還是創始會員體。
  而且,在「食過翻尋味」之後,特朗普不排除還將會派出更高級,在《總統順位法》中排列更前的內閣官員訪台,務求能夠刺激北京。尤其是將會專門派出針對中國大陸的官員,比如既然與中國進行貿易戰,就派出財政部長及商務部長等。針對知識產權,就派出主責科技事務的內閣官員等。
  關於軍售,與過去多數是向台灣當局推銷存倉貨及滯銷貨不同,今次是出售就連美國自己也正在服役中,而且還是較為先進的武器。其中的「海上衛士」大型無人機,是屬於進攻型的武器,對大陸的國家安全和國防安全造成極大的威脅,與「八一七公報」規定,美國只能向台灣當局提供防衛性武器的規定相悖。
  實際上,「海上衛士」大型無人機的航程約達六千海里(一萬一千一百公里),遠超過台灣現役無人機隊一百六十海里(三百公里),酬載能力達到一千七百公斤,必要時將可酬載精準彈藥,進行反制作戰。因為其滯空時間將近四十小時,可以執行對中國大陸地區的沿海,甚至是內陸目標的偵查、追蹤與監視的任務,並利用其匿蹤外型與雷達截面積小的特性,執行長距離的滲透打擊任務。
  這使人想到了當年美國「西方公司」與台灣軍方「黑貓中隊」的合作,由美國出飛機及技術,台灣軍方出機場及飛行員,駕駛U——二型高空偵察機,潛進中國大陸對核設施進行偵察。實際上,根據偵察學的理論及實踐,盡管現時的偵察手段已很先進,但衛星偵察是屬於太空型,不能完全代替其他偵察手段,包括人手情報和大氣層的空中偵察。在中國大陸的反間諜工作有出色表現,一舉端了美國中央情報局的間諜網,美國在一段時間內難以完全恢復,而全國人大常委會制訂《香港維護國家安全法》,美國在香港的間諜大本營也將失去「武功」之後,這種大型無人機就可派上用場,與近日來美國偵察機抵近廣東沿海進行偵察互補共強。
  值得注意的是,無人機的操作,可能會操控在美國的手中,如同當年的「西方公司」那樣。因為據台灣地區的軍事專家指出,美軍的長距離無人機之所以能長期滯空,或在遠距離外執行監視與攻擊任務,主要依賴為數甚多的軍規GPS導航、通訊和偵察衛星所構成衛星系統。而依據美軍經驗,要讓一架無人機二十四小時空中執行任務,背後所需的支援人力高達一百六十八人,若只靠地面無線電,受地球曲率、大氣環境的影響,無法有效執行長距離任務。這就勢必要由美軍派出技術顧問到台灣,指導台灣軍方操作,甚至是親自操作。亦即是為美國插手台灣地區的軍事,恢復當年的軍事「結盟」,提供了藉口。當然,也可能是要以此來與中國大陸的「北斗三號」全球衛星導航系統「別苗頭」。
  特朗普的這一系列動作,是要以台灣作其「棋子」,並以挑戰《反分裂國家法》和三個《中美聯合公報》的「底線」的手段,刺激北京,迫使北京出手,使用「非和平手段」予以反擊。這樣,就能刺激及帶動特朗普的選情。特朗普鑑於其「單邊主義」的宗旨,及吸取越南戰爭的教訓,是不會直接出兵挑釁中國的,而是發動「代理人戰爭」,操控傀儡代其作戰。尤其是美國與中國的地理距離遙遠,這就抵消了美國在軍力、科技戰等領域的優勢,並不能佔到便宜。因而就要誘惑蔡政府淪為其「代理人」,「代表」美國軍方作戰。但在雙方軍力相比上,中國大陸就從弱勢轉變為強勢,台灣軍方在單獨與解放軍作戰的情況下,不是對手。屆時「代理人」死了都不知道是怎麼死的。或許,即使蔡英文不懂,其他一些高層職業軍人或政治謀劃人員會懂。
  但在中國大陸方面,似乎是已經洞悉了特朗普的奸計,對此採取克制態度,避免上特朗普「激將法」的當。從外交部長王毅用詞和緩,與此前被稱為「戰狼外交」的強硬風格有所不同的談話中,顯示深明「小不忍則亂大謀」的哲理。在對美國提出嚴正交涉的同時,壓下國內「鷹派」的「武統」躁動。當然,忍耐是有限度的,如果再往前一步,就是直接踩踏了「紅底」。畢竟,在中國大陸中央遇到內外挑戰之下,也需要一個動作,才能促進內部團結,共同對外,將主要矛頭指向美國及台灣地區的「台獨」勢力,而且也具有正當性及最有取勝把握。關鍵是必須速戰速決,在美國未能施援之前就完成任務。但在目前,似乎是還未有這樣的準備,因為謀劃一場戰爭,在事前的準備從調兵遣將到後勤保障需要較長的時間,如一九七九年二月的對越邊境自衛戰爭,就準備了差不多一年。而目前卻沒有這樣的跡象,似乎還是將主要精力擺放在疫後恢復經濟方面,而且也是避免讓特朗普的奸計得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