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 澳廣視新聞
  • 政府消息
  • 濠江日報
  • 澳門日報
  • 力報
  • 新華澳報
  • 正報
  • 華僑報
  • 現代澳門日報
  • 論盡澳門
  • 澳門平台
  • Media OutReach
  • 美通社
分類
  • 本澳新聞
  • 要聞
  • 兩岸觀察
  • 華澳人語
新聞
  • 澳門還是需要一條全天候的過海通道
  • 澳門還是需要一條全天候的過海通道
  • 政府高層陸續「赴京趕考」透露何種訊息?
  • D區規劃與A區水道填海可以並行不悖
  • 以精準防控措施迎接恢復經濟生活常態化
  • 群雄亂舞弄雙標,兩頭非岸逃無路
  • 有感於新中央圖書館選址「否定之否定」
  • 取消新城填海區D區構思有軟化跡象?
  • 慎防某些爭議論題成為提前結束「蜜月期」轉捩點
  • 城市總體規劃宜注意避免隨意性及因噎廢食
  • 輕軌市區一二期線路方案全都「失踪」了?
  • 授勳對象宜以抗擊疫情有功人員機構為主
  • 既充分尊重民意,也不率性屈從民粹
  • 有所堅持也有所調適更有待釋疑
  • 「黑名單」或將適用於不合規澳門美資博企
  • 國家打擊境外「黑名單」對象政策區隔明確
  • 從興建治安警察局及特警隊新總部大樓說起
  • 城市規劃公開諮詢前傳出幾項計劃調整
  • 「驅趕海盜得澳說」也是否定佔領澳門歷史  
  • 從檔案館海盜展談到當年中葡談判的秘戰

「黑名單」或將適用於不合規澳門美資博企

2020-09-04 05:00
  我們說,文化和旅遊部發布的將與有關部門建立跨境賭博旅游目的地「黑名單」制度,對中國公民前往「黑名單」中的境外城市和景區採取相關旅游限制措施的公告,相信並非是針對澳門,是由於其中使用了「中國公民」的概念;而對比國家移民管理局關於分區域分步驟恢復辦理內地居民赴澳門旅游簽注的公告,是使用了「內地居民」的概念,這兩者是有所區別的。前者是對「出國境」到外國旅遊而言;後者是對「出邊境」到澳門特區旅遊來說。
  實際上,按照《新華社新聞信息報道中的禁用詞和慎用詞(二零一六年七月修訂)》第四十條的規定,區分「國境」與「關境」概念。國境是指一個國家行使主權的領土範圍,從國境的角度講,港澳屬「境內」;關境是指適用同一海關法或實行同一關稅制度的區域,從關境的角度講,港澳屬單獨關稅區,相對於內地屬於「境外」。內地人員赴港澳不屬出國但屬出境,故內地人員赴港澳納入出國(境)管理。
  因此,在出境旅遊的範疇,「中國公民」是一個出國旅遊使用的術語;而「內地居民」則是相對前往香港、澳門地區旅遊的術語。至於相對於台灣地區而言,則是「大陸居民」。
  當然,這更是建基於澳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一部份,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十日,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已經對澳門恢復行使主權,澳門特區政府直屬於中央人民政府的政治事實。而且,既然在二零零一年開始進行賭牌開放後的運作過程中,國家有內部政策規定,全中國境內只有澳門可以開賭,因而這就是合法的。既然如此,文化和旅遊部在對跨境賭博旅游目的地開列「黑名單」時,就不能與上述國家政策相抵觸,將澳門列入「黑名單」。
  因此,文化旅遊部的這個公告,在客觀上反而有利於澳門博彩業的健康發展。在澳門以外的各國各地區的城市和景區倘是開賭就將會被列入「黑名單」,而澳門卻是屬於「白名單」的情況下,除非是膽大妄為者甚至是以博彩為重心的犯罪集團之外,一般的有意出境參賭的內地遊客,為了避免惹上麻煩,還是在並非「黑名單」的澳門「小注可怡情」較為心安理得。這就在客觀上形成部分「趕客」給澳門的效應,對澳門的正當博彩業商人有利。
  但也有例外,就如本欄昨日所言,澳門有個別貴賓廳和中介人過於積極,引誘內地居民到澳門參賭,而國家是希望內地居民即使是赴澳時有參賭活動,也是在中場「小注可怡情」,就是進入貴賓廳也並非是豪賭;另外,澳門有個別賭牌持有者或中介人,參與了在澳門以外的國家的賭場的投資建設,將本來或是在澳門以外架設專門針對中國內地居民的博彩網站。亦即是將本來應該是截留在澳門的賭資引流到外國的賭場去,以及打著「澳門賭場管理」的旗號,卻是開設在外國的賭博網站
  而在此前,還曾出現過另一種更嚴重的「引水外流」的情況。那就是有在澳門投資的美資博企,竟然違反內地法律,在上海等內地城市,以旅行社的形式開設「辦事處」,表面上是招徠當地的「豪客」到澳門的美資博企所開設的豪華酒店消費,但暗地裡已經為這些人預先辦理好赴美入境簽證。在他們乘坐民航機到澳門機場後,就安排他們轉乘屬於這些美資博企的商務飛航,直飛美國,在其美國的母公司酒店住宿,實質上是在美國參賭。這種安排受到「豪客」們的歡迎。這是因為,這些身份特殊的小眾人群,感到在澳門參賭不安全。實際上,一些貪官如原瀋陽市常務副市長馬向東等,就是透過翻看澳門賭場的錄音帶而「揪出來」的。而到了美國,就可避過中紀委的監察。
  更嚴重的是,美國中央情報局等間諜機構可能會介入,在酒店客房佈置間諜攝錄設備,將這些「豪客」與由賭場刻意提供的「金絲貓」交歡的景象偷拍下來,並以交換紅頭文件等國家機密作要挾。這些「豪客」在中國內地「二奶」無數,但在當時可能尚未能「品嚐金絲貓」,因而極為容易上釣。這就不但是將國有資金「奉獻」給美國賭商,或是將本應在澳門消費的賭資流到美國去,而且也將對國家安全構成嚴重威脅。筆者在提出質疑後,這些「辦事處」已被取締。但不排除在疫後,還將會以其他各種方式死灰復燃。這是中美「大博奕」之中的「小博奕」。實際上,在澳門的主要美資博企的東主,曾經積極介入美國的政黨政治活動,是美國政客以至總統在競選時的大「金主」,甚至直接參與競選籌款活動。此外,也有人與美國情治機構的關係密切,並允許其利用自己所經營的賭場,作為情治機構「洗錢」及交換情報的基地。
  不過,倘是能夠充分發揮政治技巧及駕馭能力,消極因素可以轉化為積極因素。實際上,在賭牌開投時,在錢其琛的運作下,「威尼斯人」在北京申請二零零八年奧運主辦權中,就發揮了關鍵的作用。因此,在二零二二年現行六個賭牌都合約期滿時,無論是以續約還是重新競投方式處理,也可充分利用美資博企與美國政黨政治的密切關係,為中央的對美鬥爭服務。
  但現在美國的社會政治態勢,與二十年前大為不同。因而倘是處理不好,反而弄巧反拙。而且更值得注意的是,美國某些敏感機構可能會在打澳門的「算盤」。因為在「香港國安法」頒布並生效後,他們懾懼於其中有關中央的國家安全機關有權處理香港涉及國家安全的特殊案情的條文,而另行尋求地方作其對中國大陸進行間諜活動的基地。而澳門特區雖然早已為維護國家安全立法,但一方面是按照基本法第二十三條有關「傳統國家安全威脅」的因素立法,並未及於習近平提出的「總體國家安全觀」中包含的更多的「非傳統國家安全威脅」的因素;另一方面在十二年前為維護國家安全立法時,曾經為了更順利完成立法,而收回法案進行削改,因而所通過的《維護國家安全法》的力度是並不足夠的。這就可能會讓美國的情治機構看到可以利用的「漏洞」。
  因此,美國在宣布對中國及中國香港特區採取多項「制裁」措施的同時,卻撤銷對澳門匯業銀行的制裁決定,就大有玄機。區宗傑曾經高調宣佈是其「繼承人」的女兒區麗莊,在香港積極參與反對派的各項活動,包括非法「佔中」與「反修例」等,並由反對派協調安排參加區議會選舉。
  眾所周知,澳門工商界普遍愛國愛澳,極為反感及抵制類似非法「佔中」、「反修例」的行為。而美國的這個事態,在客觀上等於是美國在澳門安插一個「暗樁」,對未來新一代從海外負笈回來的工商界「繼承人」,發揮「月暈效應」的作用。如果美國的情治機構確實是潛來澳門安營扎寨,並利用美資博企作掩護,就將是裡應外合,對國家安全及澳門博彩業安全以至社會政治安全構成重大威脅。這就是另一種「黑名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