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 澳廣視新聞
  • 政府消息
  • 濠江日報
  • 澳門日報
  • 力報
  • 新華澳報
  • 正報
  • 華僑報
  • 現代澳門日報
  • 論盡澳門
  • 澳門平台
  • Media OutReach
  • 美通社
分類
  • 本澳新聞
  • 要聞
  • 兩岸觀察
  • 華澳人語
新聞
  • 澳門還是需要一條全天候的過海通道
  • 澳門還是需要一條全天候的過海通道
  • 政府高層陸續「赴京趕考」透露何種訊息?
  • D區規劃與A區水道填海可以並行不悖
  • 以精準防控措施迎接恢復經濟生活常態化
  • 群雄亂舞弄雙標,兩頭非岸逃無路
  • 有感於新中央圖書館選址「否定之否定」
  • 取消新城填海區D區構思有軟化跡象?
  • 慎防某些爭議論題成為提前結束「蜜月期」轉捩點
  • 城市總體規劃宜注意避免隨意性及因噎廢食
  • 輕軌市區一二期線路方案全都「失踪」了?
  • 授勳對象宜以抗擊疫情有功人員機構為主
  • 既充分尊重民意,也不率性屈從民粹
  • 有所堅持也有所調適更有待釋疑
  • 「黑名單」或將適用於不合規澳門美資博企
  • 國家打擊境外「黑名單」對象政策區隔明確
  • 從興建治安警察局及特警隊新總部大樓說起
  • 城市規劃公開諮詢前傳出幾項計劃調整
  • 「驅趕海盜得澳說」也是否定佔領澳門歷史  
  • 從檔案館海盜展談到當年中葡談判的秘戰

既充分尊重民意,也不率性屈從民粹

2020-09-07 05:10
  《澳門特別行政區城市總規劃(二零二零——二零四零)草案》,有幾個較為特別之處,是值得我們咀嚼分析的。
  其一、是既尊重民意,也不屈從於民粹。可以設想得到,這份「城市總規劃」的編制,除了是必須遵循《城市規劃法》的規定,尊重和考慮澳門特區的實際情況,配合國家及區域的戰略發展合作規劃之外,就是必須尊重主流民意,吸取其中有益有建設性的內容,以豐富及補強規劃者的想像能力。尤其是在近年,澳門居民的環境保護意識大為提高,並在「澳門歷史城區」被納《世界文化遺產名錄》之後,這種意識更是提升到保護文化遺產的層次之後,人們對編制「城市總規劃」必須注意環境保護尤其是「世遺」保護的訴求渴望甚為強烈。而從已經公佈的「城市總規劃」看,是已經基本注意及回應了這些合理訴求。當然,首先還是契合《城市規劃法》的規定,及國家及區域的戰略發展合作規劃的指引,以及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要求。因此,整部「城市總規劃」,在環境及「世遺」保護方面,著力甚深,著墨甚濃,並貫穿於整體佈局、土地使用等各方面。其中對重點的保護對象,還特別劃出視廊、特定方向的視域、三百六十度的公眾景觀等視覺限制區域。
  但也不並非是毫無節制。被列為三百六十度的公眾景觀的,只有兩處,一是旅遊塔,二是路環媽祖像。其餘的,只是圍繞大砲台和東望洋燈塔兩處,分別以視廊及特定方向的視域方式處理。另外,對主教山及主教府,以及一些並非是市區內的必須要有開闊視野的公共設施作了特定方向的視域處理。
  按照這項「景觀維護」規劃,因為大炮台周邊的城區,都是已經高度開發的舊市區,已經不可能以興建新建築物的方式遮擋其視廊。即使是未來對新橋區進行「城市更生」,受影響的區域也是有限。這就較為適當地處理了發展與保育之間的關係。至於大砲台到市政署方向的視廊,現在已經基本定型。
  東望洋燈塔的視廊方向是向西,特定方向的視線是向東,但只限於澳門外港碼頭面向航線的方向,其實也已經實行,因而前些年漁人碼頭申請興建高層酒店而未獲批准。其實,當代航行安全保障是依靠雷達導航,燈塔的導航作用已經微乎其微。即使是燈塔的燈光仍然可以為船隻航行提高導航作用,也受到市區的燦爛燈光的「污染」,無法完全保證安全。因而選擇保留這道視廊,其實保護文化遺產的意義高於導航。但因為東望洋燈塔的初始功能就是導航,因而只是保留其面對港口及航道的一道視廊,就已經足夠。
  值得注意的是,羅理基博士馬路一帶,雖然有限制建築物高度的規定,但卻並未被列入上述的三大視覺效應。這就確定了最近被某些保育人士,及一些為反對而反對的反對派人士搬出來非議的的某地段,未被賦予「不遮擋燈塔」的責任,只需按照有關的文件指引的規定,控制高度即可。其實,如果對此類人士到實地考察,就可驀然發覺自己是「紙上談兵」,脫離實際情況。實際上,從現場看,從該處早已經看不到東望洋燈塔,尤其是某些人最為振振有詞的宋玉生公園——何賢公園的「長廊」,其實並不是對應於東望洋燈塔,而是山頂醫院,亦即並非是為東望洋燈塔服務。因而即使是站到「生鏽鐵」的位置,也已看不到東望洋燈塔。在此情況下,硬要說某地段將要興建的樓宇「遮塔」,只是「夾硬攞來講」。
  據說,工務局並沒有否決該建築物的圖則,實際上所有手續程序早已具備,只是需要經過城規會討論一道程序。看來,保育人士應當經過實地考察之後,才提出自己的訴求,不要單憑想像就率性提出脫離實際情況的訴求。否則,將會使其保育的初心的公信力受到嚴重折損。
  另一個例子是疊石塘山腳,現在標示為居住區,並沒有跟從某些人的「保育區」訴求。其實,只要不觸及到山體,就對保育無害。實際上,此前最大的反對理由,就是開挖山體。澳門地少人多,要逐步解決「上樓難」問題,消除民怨,只能充分利用土地。只要不再損及山體,相信是可以接納。何況,居住區遮擋望向疊石塘山的視覺方向,是橫琴,而非澳門。
  其二是對不搞大型文化設施的決策進行糾偏。澳門回歸之時,正是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全面發展的開始。此時經過改革開放二十年的積累,有了一定的實力,在融入全球化之後,更是突飛猛進,在全球崛起。這也正是特朗普要遏制中國崛起的重要誘因。
  就是在這二十年間,內地的各大中小城市的市政建設,也是突飛猛進,就連珠海市也興建了大型的歌劇院,不少城市還充分利用「一河兩岸」的有利地理條件,對兩岸建築物進行燈光美容,推動「遊船夜遊觀光」項目,大受歡迎。
  但正在此時,澳門特區似乎是走著相反的方向,除了興建了大量的豪華賭場酒店之外,市政建設只是著重於小修小補,而並不考量標誌性的公共建築,甚至連大橋的燈光也是在拖了很久之下才搞起來。結果橫琴的十字門商務區後來居上,澳門南西灣一帶則難以比擬。當然,也是受到必須保護「世遺」的局限。
  而且,曾經為了滿足民意,或是遷就民粹,臨時宣布改變新城填海區A區已經確定的規劃用途,改為公共房屋區。而原定規劃,是有部分地段是作為大型文化設施用地的。
  說起大型文化設施,有一個深刻教訓。回歸前,澳葡政府興建文化中心,打算將之作為澳門政權交接儀式的場地。因此,將其落成儀式搞得極為隆重,由葡國總統沈拜奧主持,並邀請中國國務院副總理錢其琛出席為其「背書」。但在中葡聯合聯絡小組商談澳門政權移交儀式,葡方提出在文化中心舉行時,中方提出,文化中心不但是舞台淺窄,而且座位有限,不但是中葡兩國的儀仗隊無法操演,而且也難以容納所有嘉賓,包括中葡兩國的國家元首、政府首腦及龐大的代表團。還有包括聯合國秘書長在內的世界各國貴賓。最後,雙方達成共識,在文化中心旁邊另行搭建一座臨時花園場館,作為澳門政權交接儀式的會場。回歸後,因為這座場館是臨時搭建,可能難以抵擋颱風,而將之拆卸,失去一個永久紀念的場所。
  後來,因為東亞運的舉行而興建了澳門蛋,才有了較為像樣的慶典場地,但卻不夠莊嚴。本來,在新城填海區規劃進行諮詢時,是由戲劇院等大型文化設施的,安排在A區。現在,隨著「城市總體規劃」的推出,又回到初衷。並契合作為一個省級的行政區劃,更是作為實行「一國兩制」的行政區域,應有的安排。亦即是將曾經因為遷就民粹而被取消的項目,復活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