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 澳廣視新聞
  • 政府消息
  • 濠江日報
  • 澳門日報
  • 力報
  • 新華澳報
  • 正報
  • 華僑報
  • 現代澳門日報
  • 論盡澳門
  • 澳門平台
  • Media OutReach
  • 美通社
分類
  • 本澳新聞
  • 要聞
  • 兩岸觀察
  • 華澳人語
新聞
  • 再響「平地一聲雷」對國民黨凶吉難料
  • 再響「平地一聲雷」對國民黨凶吉難料
  • 民進黨台北市黨部主委選舉有幾個怪現象
  • 綠黨「修憲公投」只能是一枕黃梁美夢
  • 美對台海政策正悄然進行重大調整
  • 民進黨當局繼續對拜登大不敬
  • 軍機巡航台海周邊功能強大及多元
  • 部桃醫院疫情將影響鄭文燦仕途?
  • 罷捷倘成功就是民進黨中央「惹的禍」
  • 韓國瑜復出傳言的心理投射並牽動大勢
  • 台當局宜藉拜登就職借坡下驢
  • 為何蔡英文表態力挺黃捷?
  • 台當局應從如同過山車經歷中清醒了
  • 新形勢下對台工作有新對策新任務
  • 同是罷免案,黃捷與王浩宇有何不同?
  • 罷免案無論是否通過都具有正面意義
  • 罷免案無論是否通過都具有正面意義
  • 吳怡農主攻「立委」是除笨有精
  • 蓬佩奧最後猖狂一跳摔了大跤
  • 返還威權沒收財產提案是把雙面刃

民進黨因人設事通過「吳怡農條款」

2020-12-24 03:13
  民進黨昨日舉行中執會,通過了《黨職人員選舉辦法》第九條第一項的修正案,新條文內容如下:「除另有規定外,黨員加入本黨連續滿二年者,始具選舉權、被選舉權,但第一類黨職之黨主席選舉、第二類縣市及直屬特種黨部主任委員選舉,如有重大情事,經中央執行委員會同意者,不受入黨期限之限制。」
  民進黨中央何否要專門修訂該條款?因為在今年五月二十四日的縣市黨部主委換屆改選中,雖然有若干縣市有小爭拗,但除台北市黨部主委難產之外,其餘縣市黨部的主委都基本順利選舉產生。當時,是由「綠色友誼連線」的前「立委」薛凌對決「英系」的王孝維,雙方除了互指對方有賄選嫌疑外,王孝維過去涉及的刑事案底也被挖出。導致選舉氣氛極差,相當難看,因而黨中央決定延後選舉,並分別勸退薛凌、王孝維兩人。而在此後的考察中,有意讓民進黨新境界文教基金會副執行長吳怡農參選,但吳怡農的黨齡極為資淺,是在民進黨中央去年九月徵召他參加「立委」選舉,在台北市第三選區(中山、北松山)挑戰爭取連任的國民黨「立委」蔣萬安,才加入民進黨,不符民進黨《黨職人員選舉辦法》第九條關於參選各類黨職必須具有兩年黨齡的規定。因此,民進黨中央要專門為吳怡農參選台北市黨部主委,修訂相關條文,降低「門檻」。
  然而,二零一三年民進黨修訂《黨職人員選舉辦法》,將參選各類黨職的黨齡「門檻」從一年提高為兩年,是為了防擋黑道搶奪各類黨職而設。因為民進黨的主要黨職,從黨主席到地方各級黨部主委,都是由黨員一人一票直接選舉產生。而在實踐中,有黑道人物以代為每年繳交三百元黨費的手法,豢養了大批「人頭黨員」,在黨職選舉時或公職選舉的黨內初選時,就透過控制這些「人頭黨員」投票,選舉其「代理人」甚至親自充任候選人,以奪取當地的黨職,或成為公職選舉的民進黨提名候選人。因此,設下了入黨兩年才具有黨職選舉的選舉權和被選舉權的限制,以增加豢養「人頭黨員」的成本,阻嚇意圖「篡黨奪權」的黑道人員。
  如今為了入黨只有一年多的吳怡農能夠參選及當選台北市黨部主委,當然更是為了為二零二二年「九合一」選舉的台北市長選舉提前佈局,而專門為他一人修訂《黨職人員選舉辦法》,就違背了當初防擋黑道的初心,可能會導致民進黨「黑道當道」,而且「人頭黨員」氾濫,嚴重侵蝕民進黨的肌體。而且,專為吳怡農一人參選台北市黨部主委而勞師動眾地修訂黨的內規,也引來「因人而設」的爭議。
  其實,民進黨此舉引發黨內爭議,還有一個重要原因,就是黨內「非新系」的各派系,尤其是與「新潮流系」存在著競爭關係的「正國會」、「海派」等,擔心會被「新潮流系」獨霸政治資源,「整碗捧去」。實際上,二零二二年的台北市長選舉,民進黨內有多個派系虎視眈眈,其中尤以「正國會」的基隆市長林右昌,最為積極,曾經多次發出類似「我真恨不得自己是台北市長」,「一旦給我台北市長的資源,我當然能做出更多成績」,「有人猜我未來可能入閣或參選台北市長,而我更在乎的是台北市民需要什麼,如何解決台北市的發展困境」等的豪言。如果民進黨中央安排吳怡農參選台北市黨部主委,就是為了部署他代表民進黨參選台北市長,就必然會將本已十分緊張尖銳的「正國會」與「新潮流系」的關係,推至勢如水火的地步,嚴重影響民進黨的黨內團結。
  因此,有「陰謀論者」認為,這是「新潮流系」為其總召鄭文燦「解困」的妙計。實際上,在「行政院長」蘇貞昌的「被逼宮」危機消散後,突然傳出本來被安排接任「行政院長」,以積累「中央」運作經驗及政績的政治資本,以利在二零二四年代表民進黨參選「總統」的桃園市長鄭文燦,將會在二零二二年代表民進黨參選台北市長的傳言。有「新潮流系」中人認為,這是其他派系為鄭文燦「挖坑」,讓其被困身套牢在台北市,而失去代表民進黨出征「二零二四」的機會,而且也是進一步為蘇貞昌的「被逼宮」解套。因此,「新潮流系」樂見吳怡農代表民進黨參選台北市長,這樣就可避免鄭文燦被鎖定在台北市。
  實際上,有一種說法,傳出民進黨要徵召鄭文燦參選台北市長之說,就是要剝奪其出任「行政院長」的機會。而且也是要「挖坑」讓他往裡跳,讓他重蹈韓國瑜「落跑市長」的覆轍。因為按照《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規定,鄭文燦如要參選台北市長,就必須在投票日之前在台北市設籍四個月以上。而當時仍在桃園市長任內的鄭文燦,如在卸任前提前四個月將其戶籍遷到台北市,等於是桃園市長卻無桃園市戶籍,「吃相難看」。當然,也有解套之道,那就是鄭文燦提前辭職,並在冷卻一段時間後才遷移戶籍。屆時,因為他的市長任期已經過半(其實就是在明天),辭職後只須由「行政院長」指派代理市長,而無須進行市長補選。這就能為鄭文燦「解套」,但畢竟觀感欠佳,並等於是在「總統」大選中(倘是由他代表民進黨參選),向其競爭對手提供「相罵本」。
  在此背景下,黨內外都有人認為吳怡農是「新潮流系」應對「二零二二」和「二零二四」的重要「棋子」,因而把他視為「新潮流系」的「流員」。有此聯想,並不出奇,因為但他與「新潮流系」的淵源不淺。因為他是「新潮流系」創流元老吳乃仁的姪子(其父吳乃德是「中研院」的社會學學者),其家庭早於民進黨成立之前的上世紀八十年代初,就與陳菊的關係密切,而陳菊也是「新潮流系」的元老。另外,其個人作風及形象等,也與「新潮流系」極為相似。而在「立委」選舉中,也得到「新潮流系」的全力支持。但以他只有一年多的黨齡看,似乎是尚未「入流」。因為「新潮流系」的組織極為嚴密,入「流」很難,必須要有資深「流員」介紹,並經兩年以上的考察及考驗。因此,吳怡農可能仍是在處於「新潮流系」考察的過程中,但已經將他視為重點培養對象。
  實際上,吳怡農不但是「新潮流系」,而且還是民進黨內主流意識中,出戰台北市長選舉的最佳人選。因而必須為他「因人設事」,修訂黨的內規,推動他當選台北市黨部主委,然後在此基礎上代表民進黨參選台北市長,再次與國民黨的蔣萬安進行「雙『帥』對決」。實際上,在今年一月的「立委」選舉中,首次參加公職選舉的吳怡農,挑戰已經出道多年,並在爭取連任「立委」的國民黨蔣萬安。由於兩人都是年輕、高學歷,而且面孔俏俊,都是「帥哥」,因而被形容為「兩『帥』對決」。雖然最後以一萬多票落選,以四成五的得票率敗給了爭取連任的蔣萬安,但卻是歷次「立委」選舉中,藍綠差距最小的,以其首次參選就有此佳績,可說是雖敗猶榮。而從整個台北市的藍綠態勢看,民進黨在某些選區佔有優勢,這也是高嘉瑜、林昶佐能夠當選「立委」的重要原因。如果藍軍發生分裂,就像當年陳水扁參選台北市長時,新黨的趙少康搶去了國民黨黃大洲的大量選票,而「漁翁得利」那樣。當然,吳怡農倘是以「兩『帥』對決」的姿態,不用借助「鷸蚌相爭」就可拿下台北市,那就更為「威水」,成為民進黨的「明日之星」。
  因此,這個「吳怡農條款」的通過,等於是在吳怡農的四十歲生日前夕(吳怡農出生於一九八零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民進黨全黨送給他的「特殊生日禮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