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 澳廣視新聞
  • 政府消息
  • 濠江日報
  • 澳門日報
  • 力報
  • 新華澳報
  • 正報
  • 華僑報
  • 現代澳門日報
  • 論盡澳門
  • 澳門平台
  • Media OutReach
  • 美通社
分類
  • 本澳新聞
  • 要聞
  • 兩岸觀察
  • 華澳人語
新聞
  • 再響「平地一聲雷」對國民黨凶吉難料
  • 再響「平地一聲雷」對國民黨凶吉難料
  • 民進黨台北市黨部主委選舉有幾個怪現象
  • 綠黨「修憲公投」只能是一枕黃梁美夢
  • 美對台海政策正悄然進行重大調整
  • 民進黨當局繼續對拜登大不敬
  • 軍機巡航台海周邊功能強大及多元
  • 部桃醫院疫情將影響鄭文燦仕途?
  • 罷捷倘成功就是民進黨中央「惹的禍」
  • 韓國瑜復出傳言的心理投射並牽動大勢
  • 台當局宜藉拜登就職借坡下驢
  • 為何蔡英文表態力挺黃捷?
  • 台當局應從如同過山車經歷中清醒了
  • 新形勢下對台工作有新對策新任務
  • 同是罷免案,黃捷與王浩宇有何不同?
  • 罷免案無論是否通過都具有正面意義
  • 罷免案無論是否通過都具有正面意義
  • 吳怡農主攻「立委」是除笨有精
  • 蓬佩奧最後猖狂一跳摔了大跤
  • 返還威權沒收財產提案是把雙面刃

蔡英文仍未放棄以拖待「獨」的幻想

2021-01-04 03:26
  二零二一年元旦當天,蔡英文依例發表了新年講話,在講話中也依例談到了兩岸關係。表面上看,調子比過去「軟」了一些,不再直接宣稱拒絕承認「九二共識」,也不公開表態反對「一國兩制」,而且帶有「祈求和談」的意味,聲稱在符合對等尊嚴的原則下,願意共同促成兩岸有意義的對話。但是,仍是一個放出「求談氣球」,卻在實行「以拖待變,以拖求『獨』」的宣言。這端的是蔡英文的「元旦求談聲明」,這使人想起了當年毛澤東的著名檄文《評戰犯求和》。
  實際上,一九四九年一月五日毛澤東為新華社撰寫的評論《評戰犯求和》,就是針對蔣介石在元旦發表的「求和聲明」而揮毫的,這是毛澤東為新華社寫的揭露國民黨利用和平談判來保存反革命實力的一系列評論的第一篇。其他的評論是:《四分五裂的反動派為什麼還要空喊「全面和平」?》、《國民黨反動派由「呼籲和平」變為呼籲戰爭》、《評國民黨對戰爭責任問題的幾種答案》、《南京政府向何處去?》等。毛澤東在這篇檄文中,針對蔣介石在「求和聲明」中使用的「有助於人民的休養生息」,「人民能夠維持其自由的生活方式與目前最低生活水準」等訴求,指出蔣介石所祈求的「和平」其實是必須有助於已被擊敗但尚未消滅的中國反動派的休養生息,以便在休養好了之後,捲土重來,撲滅革命;所謂「人民能夠維持其自由的生活方式與目前最低生活水準」,其實是中國買辦地主階級必須維持其向全國人民實行壓迫剝削的自由和他們目前的驕奢淫逸的生活水準,中國勞動人民則必須維持其被人壓迫剝削的自由和他們目前的飢寒交迫的生活水準。比對之下,蔡英文當今所訴求的「改善兩岸關係」,「在符合對等尊嚴的原則下,我們願意共同促成有意義的對話」,及「期待兩岸人民會逐步恢復正常有序的交流,增加理解、減少誤解」等,雖然時空背景及所求內容與七十二年前的蔣介石有所不同,但其與毛澤東當時所揭露的「以便在休養好了之後,捲土重來」,又何其相似乃耶?!
  實際上,蔡英文的這篇「元旦求談聲明」,是在對特朗普輸掉美國總統大選「無可奈何花落去」,但卻又對特朗普仍將能在一月六日的美國國會認證選舉人票結果實現「逆轉勝」的僥倖心理中發表的。蔡英文當局是特朗普反華政策的「得益者」,在蔡英文與特朗普在位的三年多交集中,特朗普出於實施其反華及「圍遏中國」總體戰略的需要,將蔡英文當局當作是一枚「棋子」來使用,讓民進黨政府擔任「爛頭卒」的角色,這當然需要丟出一些「誘餌」讓其上鉤,因而拋出系列「友台」法案,並派遣高級官員訪台,促使民進黨當局死心塌地地供其差遣。而民進黨當局則可以因此而在面對「九二共識」及「一國兩制台灣方案」的猛烈攻勢中喘一口氣。因此,民進黨當局將希望寄託在特朗普能夠成功爭取連任之上,無論是民進黨全黨,還是民進黨的外圍媒體、名嘴,都成了狂熱的「川粉」,台灣地區成為除了美國本土之外,全球「川粉」最多最集中的地區。
  然而,拜登的當選,使得民進黨當局大失所望,擔心拜登不會繼承特朗普的反華政策及「友台」策略。但仍然寄望於特朗普能夠「翻盤」,先是祈求特朗普系列官司能出現奇蹟,後是冀求選舉人團會議能夠實現「逆轉勝」,現在又最後寄望於一月六日的美國國會參眾兩院聯席會議的確認程有選舉人「起義」。在此複雜環境下,蔡英文就無師自通地學會了當年蔣介石的「元旦求和」兩手策略,也祭出兩手策略,一方面不得不放「軟」身段「求談」,另一方面卻由於仍有幻想,因而仍不放棄「台獨」立場,並將兩岸關係惡化的原因,推卸給對岸,因而這個「求談」動作,只能是一個假象,或是以「求談」來掩飾其繼續堅持「台獨」的立場。
  蔡英文的這篇「元旦講話」,雖然沒有公開聲稱拒絕承認「九二共識」,但卻連過去曾經含糊的承認「九二事實」都沒有再提,在潛意識中含有「不屑一顧」的意味。甚麼什麼「對等尊嚴」,其本身就是缺乏應有的尊重。尤為值得注意的是,蔡英文在方法論上,是要將兩岸關係事務視為國際關係事務的一部份,作為「不提兩國論的兩國論」的理論基礎。這是其當年為李登輝擬撰「特殊兩國論」,已經「入腦入心」的潛意識反映。
  實際上,早在二零一二年大選時,馬英九就提出自己是從大陸走向國際,批評蔡英文是從國際走向大陸。因而蔡英文在「元旦講話」中,有關「從全球戰略的角度來看,台灣的地位越發重要。兩岸關係的穩定,現在已經不只是台海兩岸關注的議題,更是攸關印太區域穩定的議題,而且已經是全球焦點」的論點,就佐證了馬英九當年的批評。而且更是暴露了蔡英文是要將兩岸關係事務置於國際關係事務「台獨」定位上。
  但偏偏是,在民進黨拒絕承認「九二共識」而導致兩岸關係極度惡化的情況下,尤其是在疫情導致兩岸交流停頓的今天,台灣地區對大陸的貿易額又創新高,這證明了台灣地區對大陸地區仍然存在著很深的經濟依賴,根本無法擺脫大陸地區。這也是蔡英文曾經提出「不刺激,不挑釁,零意外」策略,在「元旦講話」中又聲稱「我們不會冒進」的根本原因。否則,連兩岸貿易也因為民進黨當局的挑囂而告斷絕,台灣地區經濟可能會陷於崩潰。這也是蔡英文在「元旦講話」中不得不放「軟」身段的原因之一。
  最近的島內民調顯示,蔡英文在各種負面消息衝擊下,民調明顯下滑,因而被指為其第二個任期的「蜜月期」已經提前結束。在此情況下,如果仍然「嘴硬」,引發的反應可能會導致「金股齊鳴」地急跌,蔡英文的民調然將跌穿基本線,提前「跛腳」。
  很明顯,蔡英文的「元旦求談」,是為了以拖待變。但是,她的任期只剩下三年多,不要說是未能涵蓋大陸地區的二零三五年遠景目標,就連「十四五」規劃也沒能等到完成。在兩岸發展呈現強烈的「剪刀差」差異的情況下,越是等待下去,台灣當局的「本錢」就越是流失削弱。因此,既然是「放軟」身段,就不如「假戲真做」,回到承認「九二共識」的正軌上,進行兩岸協商談判,共同促進兩岸關係的和平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