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 澳廣視新聞
  • 政府消息
  • 濠江日報
  • 澳門日報
  • 力報
  • 新華澳報
  • 正報
  • 華僑報
  • 現代澳門日報
  • 論盡澳門
  • 澳門平台
  • Media OutReach
  • 美通社
分類
  • 本澳新聞
  • 要聞
  • 兩岸觀察
  • 華澳人語
新聞
  • 再響「平地一聲雷」對國民黨凶吉難料
  • 再響「平地一聲雷」對國民黨凶吉難料
  • 民進黨台北市黨部主委選舉有幾個怪現象
  • 綠黨「修憲公投」只能是一枕黃梁美夢
  • 美對台海政策正悄然進行重大調整
  • 民進黨當局繼續對拜登大不敬
  • 軍機巡航台海周邊功能強大及多元
  • 部桃醫院疫情將影響鄭文燦仕途?
  • 罷捷倘成功就是民進黨中央「惹的禍」
  • 韓國瑜復出傳言的心理投射並牽動大勢
  • 台當局宜藉拜登就職借坡下驢
  • 為何蔡英文表態力挺黃捷?
  • 台當局應從如同過山車經歷中清醒了
  • 新形勢下對台工作有新對策新任務
  • 同是罷免案,黃捷與王浩宇有何不同?
  • 罷免案無論是否通過都具有正面意義
  • 罷免案無論是否通過都具有正面意義
  • 吳怡農主攻「立委」是除笨有精
  • 蓬佩奧最後猖狂一跳摔了大跤
  • 返還威權沒收財產提案是把雙面刃

都到這時候了竟然還「表錯十日情」

2021-01-08 03:29
  香港回歸之前有一部電影叫《表錯七日情》。現在看來,民進黨當局對即將下台的美國總統特朗普幾項「最後的瘋狂」動作的態度,也是「表錯十日情」。
  特朗普團隊這幾項「最後的瘋狂」活動,其中最主要的有兩項,其一是舉行所謂「台美政治軍事對話」,其二是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宣佈,美國駐聯合國大使克拉夫特訪問台灣地區,但卻又沒有說明日期。
  其中,所謂「台美政治軍事對話」,是在美國國會眾參兩院於一月六日舉行聯席會議,對二零二零年總統選舉的選舉人票進行正式清點,並宣布最終結果之前進行的;而且按照一般程序,事前策劃籌備也需要一定的時間。而在此前特朗普雖然已經連續敗訴了多場選舉官司,但卻仍然口硬不認輸並期待「翻盤」奇蹟出現,因而還可說是在特朗普的前景不確定的情況下進行的。
  而蓬佩奧宣稱克拉夫特將訪問台灣,卻是在美國國會眾參兩院聯席會議已經在清除了特朗普唆擺其支持者進行暴亂等障礙,確定了拜登為第四十六任總統當鄉人,就連不認輸的特朗普也宣佈將於一月二十日交出政權,並有許多特朗普國安團隊成員因為特朗普支持者衝進國會大廈搗亂而宣布辭職的背景下宣佈的,這已是屬於確定的無效決定。因為克拉夫特倘在一月二十日之前成行,其所與台灣當局達成的任何協議或默契,未必能獲得拜登新政府承認;如果是計劃在一月二十日之後啟程,拜登新政府未必批准此行,即使是因為剛就職百舉待興而來不及估計,事後也未必會承認其結果。可能正因為如此,蓬佩奧才故弄玄虛,沒有宣布克拉夫特範圍台灣地區的時間。因此,其此舉極有可能是虛張聲勢。
  實際上,原本特朗普團隊就放風,特朗普的「最後瘋狂」,是將由蓬佩奧本人訪問台灣地區,甚至還一度放出有特朗普本人親自出馬的試探氣球(近日又盛傳特朗普卸任後的首先出訪地點是選擇台灣地區)。但可能蓬佩奧必須留在美國為特朗普「執拾手尾」而未能成行,因而推出特別「友台」的克拉夫特作為自己的「替身」,讓民進黨當局享受「最後的歡愉」,即使明知這是虛擬的。
  有點奇怪,對於前者,台灣當局倒是閉口不談,所謂「台美政治軍事對話」是在甚麼時間,什麼地方,雙方出現者是甚麼層級的人員,對話交流了些甚麼議題內容,都諱莫如深,只是以一個「慣例」及要保密來給打發過去,但卻又說是取得了很大成果。
  對於後者,民進黨當局明知是水月鏡花,也表現得很亢奮,聲稱這是台美關係新的里程碑,克拉芙特此行來訪再次展現《台灣旅行法》的具體落實,因而民進黨當局將以「國際外交禮儀」妥善接待。
  但卻這可能將會發生「哪壼不開提哪壼」的效應。眾所周知,在這次美國總統選舉的整個過程中,除了是特朗普本人之外,蓬佩奧是攻擊拜登最瘋狂的人,拜登早已對其恨之入骨。基於「恨屋及烏」的原理,拜登對其「替身」克拉夫特,也不會有什麼好臉色;尤其是其此行所擔負的任務,可能會衝擊拜登的對台政策思路,將更是厭惡反感。在此背景之下,民進黨當局還要向其提供什麼「國際外交禮儀」寓意妥善接待,這就等於是對拜登的「明剃眼眉」,端的是「表錯十日情」。
  其實,民進黨當局早就已經是走火入魔,沉浸於特朗普的「友台」舉動之中,因而在美國總統的競選過程中,極力討好特朗普,並瘋狂詆毀攻擊拜登。可說是在除了美國的特朗普支持者之外,最狂熱的「川粉」,在全球華人群體中與某邪教團體是「一擔擔」。但歷史的潮流不可阻擋,拜登還是當選並通過了所有的確認程序,這不啻是美國選民對特朗普系列錯誤決策的「撥亂反正」。而在一定意義上,也是對特朗普的涉台政策的「撥亂反正」。
  由於民進黨當局對特朗普「跟車太貼」,因而其對兩岸關係的態度,也是隨著特朗普的反華舉動的「進程」而加深惡化程度。實際上,蔡英文剛上台時,雖然受肘於民進黨的「台獨黨綱」,並出於其「特殊兩國論」的本性,雖然拒絕承認「九二共識」,但還承認有「九二事實」。但在特朗普上台尤其是露出其反華本質後,蔡英文拒絕承認「九二共識」的態度越來越強硬,連「九二事實」也不再提了。但是,「青山擋不住,畢竟東流去」,民進黨當局依靠美國吃香喝辣的「好日子」,即將過去了。
  「台美政治軍事對話」,能談甚麼?可能是對民進黨當局有利,也可能是對民進黨當局不利,而且後者的概率還很高。畢竟,美國的行政官僚體系,在執行《台灣關係法》及「六項保證」的同時,更是遵守三個《中美聯合公報》。最多就是支持台灣當局參加某些國際組織,及繼續高價售賣過時武器而已。甚至,這些行政官僚為了「保位」,避免被美國新政府「炒魷」,在對話交流中表現得極為保守,未必能滿足民進黨當局的願望甚至是完全失望。這可能也是民進黨當局對此諱莫如深的重要原因。
  而蓬佩奧則不同,他不是行政官僚系統,而是必須與特朗普「同進退」的政務官,因而沒有行政官僚系統「擔心被炒魷」的顧忌,因為已經明確必須在一月二十日中午跟隨特朗普一道滾蛋。而且他就「破罐子破摔」,在其任期的最後幾天率性而為,天馬行空,與美國民主黨的思想路線完全相悖,是一個「小特朗普」,拜登團隊對其恨得要死,憎得要命。其所作出的荒唐決定,將一概不予承認。
  正因為如此,蓬佩奧就偏是以逆反心理,進行「最後的瘋狂」。但在美國政治態勢發展對特朗普極為不利,尤其是特朗普唆擺其支持者衝擊國會之後,連特朗普四年後「捲土重來」的政治資本也丟棄殆盡,而且極有可能在下台後將會被追究刑事責任,新賬舊賬一齊算。因此,蓬佩奧自己必須在最後十多天裡留在美國「勤王」,抽不出身來親自訪問台灣地區,就派遣那位「不在其位,卻謀其政」,老是叨絮不絕地聲稱要將台灣當局重新拉回至聯合國的克拉夫特,代表他到台灣的確活動一下。但基於上述背景,只能是虛張聲勢而已,這群「秋後的螞蚱」,活不長了,還有甚麼權力去「越俎代庖」,代表拜登政府去與台灣當局發展關係?。
  奇怪的是,既然台灣當局也明知這個道理,卻聲稱要給予克拉夫特提供「國際外交禮儀」,難道不怕「拍馬屁拍到馬蹄子上」,刺激拜登團隊嗎?這個「表錯情」,也錯得太離譜了。
  實際上,特朗普的國安團隊的重要成員已經陸續辭職,相信拜登就職並穩定政局後,這些與拜登「道不同,不為謀」的政客式官員,要不就是被拜登「炒魷」,要不就是因為無法與拜登合作而自動「執包袱」走人,還有甚麼值得提供「國際外交禮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