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 澳廣視新聞
  • 政府消息
  • 濠江日報
  • 澳門日報
  • 力報
  • 新華澳報
  • 正報
  • 華僑報
  • 現代澳門日報
  • 論盡澳門
  • 澳門平台
  • Media OutReach
  • 美通社
分類
  • 本澳新聞
  • 要聞
  • 兩岸觀察
  • 華澳人語
新聞
  • 到了考驗官員和建制派是否「忠誠廢物」的時候
  • 到了考驗官員和建制派是否「忠誠廢物」的時候
  • 改良漢狄比例法不利於建制派協調參選
  • 從圍聚勞工局的另一「深層原因」說起
  • 從圍聚勞工局的另一「深層原因」說起
  • 顧全大局統一協調鞏固愛國者治澳優勢
  • 既要堅持改革初衷又要耐心疏導解釋
  • 第三輪經援措施偏重於內循環式扶持中小微企
  • 開拓票源與維持蜜月期的交鋒,看誰笑到最後?
  • 選舉指引既要嚴厲規範更要防止矯枉過正
  • 選舉指引既要嚴厲規範更要防止矯枉過正
  • 繼續推動具有澳門特色「一國兩制」實踐行穩致遠
  • 選管會相關指引宜明確納入法律規範
  • 澳門無懼外部勢力干預,「它敢來,我們就敢反」
  • 立法會選管會預先敲響警鐘防遏違規行為
  • 清掃門庭後必全面推動發展經濟改善民生
  • 「愛國者治港澳」與發展經濟改善民生並駕齊驅
  • 實行具有澳門特色的「愛國者治澳」原則
  • 深入發動群眾全面接種疫苗形成免疫群體
  • 「港獨」學生要將蔡英文推往火堆上燒烤?

艾德森逝世雖是憾事惟也未尚不可算是「好事」

2021-01-13 05:11
  金沙中國有限公司昨晚九時十五分發出新聞稿,公告金沙集團創辦人兼行政總裁蕭登‧艾德森先生於一月十一日晚上因治療非霍奇金淋巴瘤引起的相關併發症在美國辭世,享壽八十七歲。新聞稿指稱,艾德森多年來為澳門旅遊業、澳門社區、居民,及至整個澳門投放了大量資源,實實在在的徹底改變了澳門路氹的天際線,同時引領著澳門綜合度假村人才的多元發展。艾德森一生樂善好施,福澤社群,他熱心公益、回饋社會。新聞稿又指艾德森對澳門旅遊業貢獻良多,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澳門金沙於二零零四年開幕後隨即取得成功,其後開幕的澳門威尼斯人更迅速成為澳門的新地標,其中包括興建了亞洲最大型的會議展覽設施之一,成功為路氹金光大道的發展打下了穩健基礎,同時亦為助力推動澳門發展成為世界旅遊休閒中心奠下了重要基石。
  澳門政府也隨即於九時五十八分發出新聞稿,對艾德森的逝世表示哀悼。新聞局的新聞稿指,艾德森領導促進金沙集團在澳門的發展,特區政府對他的逝世表示哀悼,並對他的家人致以衷心的慰問。
  澳門特區政府對艾德森的評價,只有簡短的一句「領導促進金沙集團在澳門的發展」,顯然是極為謹慎之舉。因為無論是置放在澳門正在面臨六張賭牌即將到期,各方面都在關注政府的處置方式,而相關業者也都在對賭牌虎視眈眈的狹義環境,還是中美兩國在政治、外交、貿易以至抗疫等領域都在進行對抗的廣義環境,對艾德森任何過譽的評價,都將會引發各種並非正面的效果,甚至會被其他的博企尤其是有意參與未來賭牌競投的「衛星賭場」「貴賓廳」的經營者,視為將會給金沙中國發揮「加分效應」,對他們形成壓力。
  上世紀八九十年代,香港有一首著名的廣告歌,歌詞曰「遲唔會遲,早唔會早,時間啱啱好」。而艾德森的去世,及永利澳門前主席史提芬永利在美國涉嫌性侵被捲入官司,而辭去公司職務並出售其出售所有股份,徹底脫離於澳門的關係,無論是對中國還是澳門特區,甚至是對金沙中國和永利度假村這兩家美資博企,都未嘗不是一件好事,尤其是對這兩家主要的美資博企爭取賭牌續期以至重新競投中再次獲得賭牌來說,是卸除了「包袱」。
  實際上,艾德森和史提芬永利這兩位賭壇巨擘,都與美國兩大政黨的政客關係極深,並成為其「金主」,而且也程度不同地與美國兩大情治機構有千絲萬縷的關係。其中艾德森是美國共和黨的「大金主」,與特朗普的關係匪淺。四年前特朗普宣誓就職美國總統時,因為儀式張揚而超逾法定的預算,艾德森還向特朗普捐贈了一筆錢。這些作為,看在中國中央政府的眼中,都對中國的國家安全構成了威脅,多少有所顧忌。
  現在,金沙中國和永利度假村均已分別進入「沒有艾德森」和「沒有史提芬永利」的時代,應是「釀在了一口氣。而且兩大美資博企都新聘請或擢升了一些政治敏感度不高的專業人士,一方面可以使得公司的經營更為專業以提高競爭能力,另一方面也可在政治領域「脫敏」,應當可以讓中央政府和澳門特區政府稍為放心。
   其實,正如澳門特區政府昨晚的唁詞所指那樣,艾德森在帶動澳門博彩業發展方面,還是有較大貢獻的。起碼,金沙中國是在六家博企中,最誠懇兌現其在競投賭牌時所作出的承諾,及最用心響應促進澳門經濟適度多元發展號召的博企之一。實際上,威尼斯人附設的大型會展設施,帶動了澳門會展業的發展,也為中國中央政府扶持澳門,將一些本來是在內地舉行的國際級會議或展覽項目安排在澳門舉辦,提供了物質條件;歌舞劇院及大運河等設施,也成為市民和遊客一家老少度假娛樂的好去處。而且在早期,對促進中美關係友好發展也作出了一定的貢獻,尤其是在為北京爭取二零零八年奧運主辦權的關鍵時刻,艾德森以美國朝野政客「金主」的身份,遊說國會議員,說通了議員們在當年沒有提出所謂「中國人權」的決議案,在客觀上為北京申奧掃除了一個重大的政治障礙。當然,艾德森也得到了豐碩的回報,在相關領導人的協調安排下,金沙中國與「銀河」另行合組一個新的參與競投組合,從而獲得一個賭牌,並將李登輝的大管家劉泰英踢出局。但艾德森卻「恃功賣功」,以經營理念不合等理由,從「銀河」中分拆出一個副牌,但在行政管理上卻是與實質的正牌無異,從而帶引起三張賭牌都分拆副牌,在實質上抵觸中央當初「只開放三個賭牌」的設想及指令。
  後來,還進一步「恃功賣功」,先後在「走資」到新加坡投資賭場酒店,分拆出售四季酒店的房間,及提出對第七、八幅土地的訴求等方面,向澳門特區政府施加壓力,但後兩者卻被特區政府嚴拒。艾德森還將其美資博企的錢財官司,是打到美國的法庭,不但是侵損中國及其澳門特區的司法管轄權,而且其中一宗官司的控方在案情指控中,涉及中國的前國家領導人,已經嚴重影響中國和澳門特區的形象。另外,艾德森還曾指使其高級僱員,暗中調查澳門特區中的的官員,作為要挾澳門特區政府滿足其過分要求的「籌碼」。
  據內地一份雜誌的最新報導,艾德森在在世時,在在考慮出售其在拉斯維加斯的賭場業務。此次出售完成後,金沙集團的賭場資産組合將全部集中在澳門和新加坡。其實,早在二零零八年金融危機以後,艾德森的資産就縮水了四百多億美元。去年因為遭受新冠肺炎疫情的衝擊,金沙集團第三季度淨營收五點八六
  億美元,同比下降百分之八十二。七月,金沙集團的財報顯示,金沙集團本季度淨虧損九點八五億美元,而上年同期淨利潤爲十一點一億美元。因此,艾德森賣掉拉斯維加斯的業務,是在斷臂求生。
  金沙集團首席運營官戈爾茨坦對拉斯維.加斯的前景表示悲觀,他認爲去年沒有任何迹象表明生意會好轉,甚至二零二一年的前景也仍然不確定。有分析師稱,受疫情衝擊,拉斯維加斯經濟復蘇可能需要十八個月和三十六個月。金沙集團能不能撑得過去?從拋售拉斯_加斯的業務這一舉動來看,金沙集團顯然沒
  有信心。若金沙集團將拉斯維加斯的上述酒店、賭場與會展中心都賣出,將使金沙集團的賭場資産組合全部集中在澳門和新加坡。據財報顯示,澳門貢獻了公司營收的百分之六十三,新加坡則占百分之二十二。而美國在他的事業中,是規模小且正在萎縮的一塊版圖,前年在集團整體營收占比中低於百分之十五。.由此可見,金沙集團的業務重點,巳經轉移到亞洲。這也是艾德森曾經有意參與日本的賭牌開投的重要原因,因為他將繼續在亞洲押寶。
  艾德森生前寄望於新加坡和日本,由於中國政府嚴厲打擊出境賭博和網上賭博,相信新加坡的好景不再;而日本也因為如此而賭牌競投一再延遲。現在只剩下澳門「風景這邊獨好」,因為這畢竟是中國的地方,「肥水不流別人田」;也是中國唯一可以合法開賭的地方,雖然嚴格限制「貴賓廳」和「中介人」的活動,打擊地下錢莊,但對內地遊客在中場「小注可怡情」,是默許的。因此,在拉斯維加斯以老虎機為主要項目的金沙集團,其在澳門的子公司「金沙中國」,還是能夠適應生存及發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