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 澳廣視新聞
  • 政府消息
  • 濠江日報
  • 澳門日報
  • 力報
  • 新華澳報
  • 正報
  • 華僑報
  • 現代澳門日報
  • 論盡澳門
  • 澳門平台
  • Media OutReach
  • 美通社
分類
  • 即時報道
  • 每週專題
  • 藝文爛鬼樓
新聞
  • 疊石塘挖山體建單車跳台 市署人員巡查捉到正
  • 外傭無集會示威權? 法律學者︰警方解釋完全錯誤
  • 垃圾回收率提升?陳俊明:或因垃圾多咗
  • 山林如何無痕?
  • 減廢從源頭做起
  • 賀一誠與外交部駐澳新任特派員劉顯法會晤 就增居民愛國愛澳意識交換意見
  • 外僱不享有集會示威權?區錦新批當局曲解基本法
  • 立法會主席:有信心於會期完前完成審議餘下法案 對開放小組會持開放態度
  • 市政署:今年內計劃種2.2萬株樹
  • 4月1日開始人口普查
  • 警方指外僱無權示威惹爭議 張司︰若認為權益受損 可循司法途徑釐清
  • 本年至今共29動物屍體案僅2宗立案跟進 治安警:並非所有個案均與虐待有關
  • 終院︰僱員罷工非屬不可抗力 「浪濤行」409萬罰款 社文司有得追
  • 外僱無權集會示威? 律師︰警方錯誤解釋有違基本法
  • 政府撤資創科中心公司 梁孫旭質詢促交代詳情
  • 去年兒童性侵案增幅118.2% 疫下家暴案送交檢院減7宗
  • 千呼萬喚 工會法文本有望第四季公開諮詢 資方仍認無需急於立法
  • 羅理基地段擬建90米高樓 工務局︰按常規跟進反對意見
  • 保留/拆除石牆 彈出彈入 文化局︰肌理原則並非不可改變
  • 澳基會擬引「不可兼收」準則 設年度資助名額 不接納「隨到隨批」

老師還未下課——第四話

2021-01-19 22:46
現在定下心來,我在Café所受到的不禮貌對待,心裡再怎麼不舒服也應該放下、不可以再和學生計較。但越想追究,就越擔心她的反應是來自於課後的生活。我想到當年那位同學,我想到徐老師,我想到入讀教育學院的自己。這些青少年並沒有做錯,在他們的成長只是需要陪伴而己。就是一個人,跟著她們,陪伴著。我想當這個人,這樣的一個老師。 第二天,在校園,休息時間,我在教室走廊見到Maria,從遠處她就和幾個女生小聲講大聲笑,我喊住了她。這一次,我沒有逃避她,沒有逃避自己。 「Maria,你好。」 我提醒著自己,我很喜歡我的工作。老師應該是做甚麼的?我考教育學院時已經有憧憬。對比起成年人,少年人的愛恨更直白、更不加掩飾,他們需要的是要有人陪伴,嘿,那一個青少年沒有懵懂過。 「Maria,你還好嗎?」 「老師,我哪裡不好了?你沒病吧?」 即時引起同學們的訕笑。 她初中一年級時還不會是這樣的,和老師見面也總會打招呼。 現在……Maria完全就是我當年同學的加強版,我大概知道,她家應該是出了甚麼問題了。 我得沉‧住‧氣。 「Maria,你放學後來辦公室找一找老師。」 「咩事啊,唔想喎。」完全就是囂張、得戚的語氣和態度。 「也不是甚麼大事,我想和你聊一聊。」 「沒有甚麼好跟你說的,你到底想怎麼樣?」 「我想和你聊一下,不成嗎?」 「可是我不想和你聊,放學離開學校,我就再和你沒有關係了。」 她邊走邊說這最後一句,就越大聲,末了還用食指在空中凌厲一劃。 我當時語塞。是啊,她又沒有在學校犯甚麼錯,我憑甚麼在放學後留住她呢? 我只好悻悻然回到教員室。 放學後,我依然不死心,在教員室等了很久。其他同事一如往常,一個一個都離開了、放工。可我還是在等。可能發現我還在自己的位置,有幾個同事瞄了我一眼就走了,也不說甚麼。這其中,有一位同事叫住我,喂,別再等了,你收了工就不是老師啦。走吧,明天再等吧。是她,我管叫她做「準時老師」,不是指她上班準時,是指她下班也非常準時,而且絕不會有一丁點工作的思念和負擔帶回家,結果很簡單,她給的功課很容易,也很形式,考十條問題,就先和學生複習十一條問題。十條就在這裡面當中,總之背了就會很高分。這樣你好我好大家好。至於考試裡面的內容……一概不理,總之人人高分。 最後,在「準時老師」和我說拜拜的半小時後,我在辦公室,最後一個關燈離開,當時校園時已經沒有半個學生了。 我還是希望她來找我。 但來的不是她。 快七點了,還未能走,原因在此。上星期六的教師培訓,我要寫一篇《如何加強家校合作》的短文。 原本我寫了「開家長會」,可是校長退回,說不好,「家長會」不是每個學期已經開兩次?「開家長會」這種方式太過老舊,不算是「更緊密」合作。 上次開家長會,只有一半家長出席。一直都是這樣,不來的,通常都要上夜班工作。最後跟著這個家長聯絡表,我需逐一打電話給不來的家長。也不是每一個人都聽啊,不是上班就是在睡覺,或者他們打來,我正在上課,怎麼聯絡?Maria媽媽就沒有來。 這篇文章怎麼寫呢?改了兩班一共一百多份的習題作業,OOXXOXX的是非題答案默念了一百多次,腦筋都成了條件反射。現在要寫文章,腦筋根本活絡不起來。 家長合作,就是開家長會啊,來的都會來。不來的不就不會來,不想理的連電話都不接,難到我要逐家逐戶拜訪不成?要我們合作,對方也得願意啊。只有老師代表校方一廂情願,算甚麼合作?…… //家校合作,顧名思義,就是家長和學校之間,應該為了學生的全人敎育,互通有無,全為了要了解學生的情況,多加強聯絡和溝通。特別是現在有各種不多的現代科技,例如可以在通訊軟體建立群組,甚至可以在課後視訊會議……//還得寫下去…… 到底該怎麼經營「家校合作的群組」,讓我傷透腦筋(或說是痛苦萬分吧)。我並不想在課後再接到家長的諂媚(更遑論投訴),深夜的時候手機依然響個不停,我能拒絕嗎。唉,我更不想因為不回覆留言,而成為「家校不合作」的原因。 但如何不想,還得先寫完,這篇教師培訓要交的東西。 現在幾點了?啊,要走了。 「來找我嗎?甚麼事?」那是Maria鄰桌的學生。 「Maria送我這新Iphone,她說我有手機以後可以無時無刻都和我Chat,我帶回家被媽媽發現了。媽媽叫我還給Maria,但是她不要。我不知道怎麼辦。」 「她送你新電話?哪來的錢。」 「我也問過,她說總之有錢不要問,不過很悶,想找人聊天,我說沒有電話她隔天就送我這個Iphone。」 「你和Maria很熟嗎?」 「就是第一次在Café 看到你時,她第一次請我喝咖啡啊。」 「喔,那未有很久。那先放著吧。夜了,回家去吧。」 「老師再見。」 「再見。」 之後Maria有幾天沒有上課。 . 那天將今早學生看到我的反應,和徐老師的事,講給我未婚夫聽。我說,我感覺到她可能會有甚麼狀況,如果是這位同學發生甚麼事,我會很內疚。我不想袖手旁觀。 沒想到他竟然說︰那是別人的事,就不要理這麼多。你自己拿苦來受。當老師就是上課教學生就好,下課還要操這種心,那就沒完沒了了。你看,她今天還不是沒有來找你嗎?課後的生活,是社工或者是輔導員的事。現在不是分工得很仔細嗎?社工和輔導員也有他們的責任啊。你又不是那個Maria的班導師,又不是她的誰。況且,我們現在還真沒有空,我們要辦酒席、要擬訂結婚當天的Run Down,光是喜酒請誰不請誰,誰和誰不能坐在一起,已經夠煩了,你最好快點和你媽媽商量好,要請那些親戚,不然漏請了誰她會不高興。你這個學生的事,我們真的可能忙不過來,不太有空去操心她,不要攬這種事上身了。 他這麼一說,我心裡面就來氣。說著說著怎麼變成我的錯?我想罵回去,但看著他正整理著酒席請客的資料,他整理賓客名單、結婚當天的流程準備,還有婚後蜜月旅行的安排,還有還有,他電腦旁細細格那開支計算表格。他為著我們的婚禮很努力地準備一切。現在我還給他說些學校那些瑣碎事,他生氣也是有道理的,我無話可說。 的確,他說的每一句,都對。 這一陣,為了結婚的事,我和他的關係已經很緊張了,他有道理,我沒有理由不讓步。 他還摸著我的肚子說︰「你要保重身體,你的健康已經不止是你一個人的事了。」
(待續)
作者電郵︰
[email protected]
Facebook page
https://bit.ly/2LxihpT

論盡澳門新聞



時事討論


關注CyberC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