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 澳廣視新聞
  • 政府消息
  • 濠江日報
  • 澳門日報
  • 力報
  • 新華澳報
  • 正報
  • 華僑報
  • 現代澳門日報
  • 論盡澳門
  • 澳門平台
  • Media OutReach
  • 美通社
分類
  • 專題故事
  • 要聞
  • 體育
  • 娛樂
  • 產經
  • 即時新聞
  • 澳聞
  • 中國
  • 國際
  • 生活
新聞
  • 內地重點城推集中供地政策 內房股急升一至兩成 大行料現V型反彈
  • 銀娛去年第四季EBITDA 按季升逾兩倍呂耀東:博彩業最壞時期已過去
  • 美國債息上揚 美三大指數受壓 港增股票印花稅 港股大冧
  • 通脹會捲土重來嗎?
  • 港府派5,000元消費券 莎莎一度升逾12% 炒作料未完
  • 內地客來澳全面解封 全澳推疫苗接種 博彩股全線做好行業風險回報轉利好
  • 滙控去年稅後少賺30% 恢復派息0.15美元一如預期無驚喜
  • 傳研SPAC融資機制 港交所再破頂
  • 年後表現「牛」字當頭 三大中資電訊股炒起
  • 股價特價時段又到? 小米澄清:電動車研究未正式立項
  • 對過去這個瘟疫之年 的反思
  • 北水淨流入按日勁縮七成四 大市升浪料未完 惟波幅大
  • 內需股過完年「故事」未完 農夫山泉貨乾值博率高
  • 在經濟中 恢復大自然的地位
  • 北水重臨不似預期 港股倒跌489點 七連升斷纜 失守三萬一
  • 京東物流傳籌310億 第二季上市 京東「母憑子貴」先炒上
  • 諾輝健康暗盤收升1.6倍 嚴重「貨乾」 不講究基本面 升幅一倍內可考慮吸納
  • 新模式下的央行
  • 內地農曆年電影票房理想 華誼騰訊娛樂曾升近110% 再「翻倍」無難度?
  • 牛年首交易日飆573點 港股沒有北水成交仍旺

美國能重新領導世界嗎?

2021-01-21 10:02




美國當選總統拜登的就職典禮即將舉行,「美國重新領導世界」的希望熊熊燃燒。將中美間的角逐轉化為建設性競爭不失為一種正確的思路。不過,拜登能否恢復並維持美國的全球領導力,取決於他能否有效修補國內裂痕、解決部分美國選民對全球化影響的深層擔憂。

洪源遠
美國密歇根大學安娜堡分校政治學教授,著有《中國如何跳出貧困陷阱》及《中國的鍍金時代》

拜登多次承諾過將努力恢覆美國在特朗普執政期間遭受嚴重打擊的國際信譽與全球地位。為實現這一目標,他將盡快回歸特朗普退出的包括世衛組織在內的多邊機構和以巴黎氣候協議為代表的國際協議。

這些承諾共同指向一個前景,即美國重回自由主義國際秩序領導地位。這將有利於美國與中國開展更有效的競爭——以及合作。但同樣,有充分理由證明許多美國人並不樂意美國重新領導世界。

拜登在11月贏得了大選,但他並沒有如自由主義者所願,徹底否定特朗普與他臭名昭著的民粹主義。沒錯,拜登的確贏得了8,100多萬張選票,比歷史上任何一位美國總統候選人都多。但是,盡管其醜聞前所未有、應對疫情糟糕透頂,特朗普也還是獲得了7,400多萬張選票,高居歷史第二;與2016年相比,少數族裔選票佔比還有所上升。

特朗普為何仍舊如此受歡迎呢?彼得•辛格(Peter Singer,澳大利亞作家、倫理學家)提出,近半數的美國人已然「失去了靈魂重難水。這一論斷顯然適用於特朗普陣營中最極端的群體,包括白人民族主義者和新納粹分子,也就是1月6日襲擊國會山的主力軍。但還有些人即便並不那麽激進,也還是投給了這位毫不掩飾種族主義傾向的總統,即便他曾拒絕譴責白人至上主義。

盡管如此,若僅以固執和偏見來解釋對特朗普的支持,未免太過簡單了。畢竟,2016年給特朗普投票的人里,有6%曾在2012年投了奧巴馬。此外,特朗普這次大選比2016年還多得了1,000萬張選票。

特朗普支持陣營的成因是多方面的。種族主義和仇外心理是一方面,但是更多的還有憤怒,農村與工人階層不滿停滯不前的收入與日益加劇的不平等。一些亞裔選民也支持他在中國問題上的鷹派立場。作為政壇「局外人」,特朗普完全能夠利用人們對政治精英的不滿,攻擊共和黨的某些機構,把自己包裝成憤怒群體的代言人。

這些選民錯誤地將希望寄托在特朗普身上。實際上,特朗普從未真心實意地想過幫助他們解決困難,反而是毫不內疚地煽動他們采取暴力行為、繼而又棄之不顧。特朗普和他的同謀們之所以能夠愚弄這些選民,一個結構性因素就是:許多人從全球化獲益的同時,也有不少人受害。

全球化的受益者主要是大公司,這些公司將制造業轉移到成本更低的地區,包括發展中國家——特別是中國——從而賺得盆滿缽滿。而數百萬美國制造業工人則因此丟掉了工作。再加上美國的種族主義痼疾和社交媒體上假新聞的炒作,後果一發不可收拾。

但對全球化失望的不只有工薪階層。全球經濟的重心逐漸轉向中國這樣的新興經濟體,這些國家也在國際機構中有了更多話語權。國際機構本應當體現所有國家的利益,而不僅僅是這些機構的創始國。但是對美國政客來說,這是不可接受的:如果美國承擔了維持某一世界秩序的代價,就得確保本國利益優先。

特朗普的確遵守了自己「美國優先」的諾言,不再履行全球領導的承諾、減少了對外往來、還建起了邊界墻。他完全滿足了選民的願望。然而,他的政策也必然會導致美國政客不能接受的結果——那就是中國的崛起,且填補了美國退出所留下的領導權力空白。

為應對這一局面,特朗普政府將中國刻畫成美國的死敵,發動了毀壞性的貿易戰,大舉實施制裁。對北京方面來說,這些充滿敵意的舉動證實了人們長久以來的疑慮,即不經過戰爭,美國就不會接受中國的崛起,因而中國也進行了防禦性回擊。由此引發的一系列惡性鬥爭與敵意至今仍在繼續。

對於拜登政府而言,有兩項經驗教訓需要格外重視。首先,魚和熊掌不可得兼,美國不可能既放棄全球領導地位,又不允許其他國家取而代之;長此以往,衝突與排擠將一直存在。其次,過去四年里,美國與中國之間的衝突不僅是和中國的決裂,更是與全球化的決裂。

這就意味著,如果美國要回歸全球領導地位,從而與中國展開建設性競爭——並且要維系至少一個總統任期的話——那拜登政府就必須得著手應對貧富差距以及全球化帶來的其他問題。否則,特朗普——或者更糟糕的情況,一個「加強版的特朗普」,很可能就會在2024年或者2028年重回總統位置,摧毀拜登在其任期內所做的一切努力。

力報新聞



時事討論


關注CyberC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