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 澳廣視新聞
  • 政府消息
  • 濠江日報
  • 澳門日報
  • 力報
  • 新華澳報
  • 正報
  • 華僑報
  • 現代澳門日報
  • 論盡澳門
  • 澳門平台
  • Media OutReach
  • 美通社
分類
  • 專題故事
  • 要聞
  • 體育
  • 娛樂
  • 產經
  • 即時新聞
  • 澳聞
  • 中國
  • 國際
  • 生活
新聞
  • 傳內地日本動畫須「先審後播」 嗶哩嗶哩昨跌2.2%
  • 大股東近9%折讓減持 騰訊昨獲北水淨買入50億 大行:短期受壓或是買入機會
  • 發盈喜料首季多賺52倍中遠海控昨飆升近三成 分析:第二季業績或更亮麗
  • 全球經濟的 不均等復蘇
  • 京東數科取消科創板上市申請 京東昨挫3.5%分析:可考慮300元入市
  • OPEC+將增產 憂疫情反覆減需求 油價急挫 惟無阻前景看俏?
  • 收拾歐洲的 疫苗亂局
  • 大市氣氛或好轉 短期焦點睇中美政策因素
  • 港視虧轉盈全年賺1.84億 擬改名「香港科技探索」 惟股價昨仍插約一成二
  • 發展經濟學中的缺失之聲
  • 業界料樓市氣氛持續升溫 本澳全年住宅成交料增兩成
  • 不再是傳聞 小米確認造車 未來十年投資100億美元
  • Bill Hwang旗下基金遭斬倉 多間銀行或損失達468億 野村瑞信最傷
  • 女股神太空探索基金ARKX面世 京東、美團竟離奇有份
  • 美團季績盈轉虧 昨挫逾7% 大行下調目標價
  • 被官媒點名批評「紙上造車」 恒大汽車昨插7%
  • 旅客數據創疫情以來最高紀錄 博彩股昨日普遍向好
  • 新股潮氣氛一般 美設除牌機制嗶哩嗶哩首掛或每手蝕千元 分析:現階段勿撈唔值博
  • 疫情之後動盪的風險
  • 港股上周五重上兩萬八 是否轉勢仍屬未知數

美國往何處去?

2021-01-29 12:02




紐約—美國上任總統特朗普的支持者在特朗普本人的煽動下攻擊國會大廈是他在眾多共和黨人的協助和慫恿下長達四年攻擊民主體制的可以預見的結果。而且,誰也不能說,特朗普沒有提前給過我們警告:他拒絕承諾和平的權力移交。得益於他大刀闊斧削減企業和富人稅、取消環境法規並任命對企業友好法官的許多人都知道他們是在與魔鬼做交易。要麼他們相信自己能夠控制他所釋放的極端勢力,要麼他們根本不在意。

美國將向何處去?特朗普僅僅是某種異數,亦或是一種深層次國家弊病的表徵而已?美國還值不值得被信任?4年後,製造特朗普及其背後給予其壓倒性支持的政黨的力量會不會再次勝利?我們能採取哪些措施來防止出現這樣的結果?

特朗普是多種力量聯合作用的產物。至少四分之一世紀以來,共和黨人一直明白,只有接受反民主措施(包括壓制選民和重新劃分選區)和盟友,包括宗教原教旨主義者、白人至上主義者和民族民粹主義者,它才能代表商業精英的利益。

當然,民粹主義所體現的政策與商業精英背道而馳。但許多商業領袖不惜耗費數十年時間掌握欺騙公眾的能力。大型煙草公司耗費鉅資支持律師和偽科學,否認其產品對健康的不利影響。而大型石油企業則採取類似手法否認化石燃料助長氣候變化的作用。他們知道特朗普是自己人。

而後,技術進步提供了快速傳播虛假/錯誤資訊的工具,而美國金錢至上的政治體制導致新興科技巨頭免于承擔責任。上述政治體制完成了另外一件事:它制定了一套為上層人士帶來巨額收入和財富增長的政策(有時也被稱為新自由主義),同時導致其他地方幾乎完全陷入停滯。很快,預期壽命下降和健康差距拉大就成為這個處於科學進步前沿國家的標誌。

新自由主義勢力承諾財富和收入會緩慢流向底層其實質是一種欺騙。隨著大規模結構變化導致的美國大部分地區去工業化,那些留守的人只能在很大程度上依靠他們自己。就像我在著作不平等的代價和人民、權力和利潤中所警告的那樣,這種有毒組合為潛在煽動者提供了誘人的機遇。

正如我們所反復看到的那樣,美國人的創業精神,加之缺乏道德方面的約束,為騙子、剝削者和潛在煽動者提供了大把的機會。特朗普這個虛偽、自戀的反社會分子,既不瞭解經濟也不欣賞民主,卻成了當下的風雲人物。

消除特朗普依然構成的威脅是現在的當務之急。眾議院現在應當對其進行彈劾,而參議院也應在一段時間後對其進行審判,以禁止他再次擔任聯邦公職。向世人證明,包括總統在內的任何人都無權淩駕於法律之上符合民主和共和兩黨的利益。所有人都必須理解尊重選舉結果及確保權力和平交接是一種必須。

但我們絕不能高枕無憂,除非深層次問題最終得以解決。許多問題都需要跨越巨大的難題。我們必須調和言論自由與社交媒體能夠而且已經造成巨大損失責任之間的關係,從煽動暴力、挑起種族和宗教仇恨直到政治操縱等諸多方面的問題。

美國和其他國家為體現廣泛社會關注長期對其他表達形式加以限制:一個人不能在擁擠的劇院裡大喊著火、從事兒童色情活動或進行誹謗和污蔑。的確,某些獨裁政權濫用上述限制並損害基本自由,但無論民主政府做了什麼,獨裁政權總會找藉口合理化自己的所作所為。

我們美國人必須改革政治制度,以保障基本投票權和民主代表制。我們需要出臺新的投票權法案。原有針對南方的投票法案誕生於1965年,因為剝奪了非裔美國人的選舉權,從而確保內戰結束、重建開始以來白人精英持續掌握權力。但現在,反民主行為遍佈全國各地。

我們還需要減輕金錢對我們政治的影響:在美國這樣不平等的社會,沒有哪種制衡制度可以發揮效力。而任何基於“一美元一票”而不是“一人一票”的制度受到民粹主義煽動的蠱惑都很容易。畢竟,這樣一種制度該如何為整個國家的利益服務?

最後,我們必須解決多方面存在的不平等。對待入侵國會大廈的白人叛亂分子以及今年夏天黑人的命也是命運動的和平抗議者的區別再次向世界各地民眾展示了美國的種族不公問題有多嚴重。

此外,2019年新冠疫情凸顯了美國經濟和醫療不平等有多嚴重。就像我所反復強調的那樣,對制度的細微調整不足以大幅改觀美國根深蒂固的不平等現象。

美國對國會大廈襲擊事件作何反應將在很大程度上說明國家的走向。如果我們不僅要求特朗普承擔責任,而且走上推動經濟和政治改革解決造成他有毒總統任期深層次問題的艱難之路,那麼未來的光明就有希望。幸運的是,喬•拜登將於1月20日就任總統。但解決美國長期存在的問題需要不只一個人——也不止一任總統的力量。

Joseph E. Stiglitz
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哥倫比亞大學教授,現任羅斯福研究所首席經濟學家,曾任世界銀行高級副行長兼首席經濟學家。其最新著作是人民、權力和利潤:充斥著不滿時代的進步資本主義(2020年,企鵝出版社)。

力報新聞



時事討論


關注CyberC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