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 澳廣視新聞
  • 政府消息
  • 濠江日報
  • 澳門日報
  • 力報
  • 新華澳報
  • 正報
  • 華僑報
  • 現代澳門日報
  • 論盡澳門
  • 澳門平台
  • Media OutReach
  • 美通社
分類
  • 本澳新聞
  • 要聞
  • 兩岸觀察
  • 華澳人語
新聞
  • 台當局意圖糊弄「九二共識」難以得逞
  • 台當局意圖糊弄「九二共識」難以得逞
  • 「九二共識」是兩岸最大公約數
  • 趙少康棄選使黨主席選舉前景將有變化
  • 一花獨放不是春,春暖花開「談」何易
  • 一花獨放不是春,春暖花開「談」何易
  • 農林二十二條措施折射惠台政策「轉型」
  • 挺燦壓賴裂解新潮流系一箭三雕
  • 鄭文燦處境尷尬或將兩頭不到岸
  • 「春暖花開」辨真偽,試玉無須三日滿
  • 民進黨「憲政改革小組」名單面面觀
  • 民進黨「端起碗吃肉,放下碗罵娘」
  • 民進黨「立委」終於敢直面「林聖人」了
  • 鳳梨禁令下達時機恰到好處
  • 鳳梨禁令讓「春暖花開論」破產
  • 還須警惕為「修憲謀獨」製造敲門磚之行徑
  • 國民黨內訌既出於公義更有個人私怨
  • 咬定青山不放鬆,任爾東西南北風
  • 人民政協今年涉台工作的兩大任務
  • 海基會為何仍未能選舉產生董事長?

台當局應從如同過山車經歷中清醒了

2021-01-20 04:12
  世界衛生組織於一月十八日起至二十六日在日內瓦以視頻方式舉行第一百四十八屆執委會年度會議。以往每逢世界衛生組織召開執委會年度會議,台灣當局尤其是民進黨當局都設法推動世界衛生組織執委會成員中的「邦交國」或「友台」國家,向執委會提案,要求執委會通過決議,邀請台灣當局出席世界衛生大會及參與世界衛生組織的各項活動。但今年台灣當局卻正式宣布,為避免干擾會議討論專業議題以及遭泛政治化誤解,經評估後決定不在此場合推動提案。實際上,在執委會會議上,也沒有任何執委會成員國提出「台灣參與」的提案,這是二十多年來首次出現這樣的「冷場」。
  而就在前不久,民進黨當局還在以台灣地區是「抗疫模範生」,台灣民眾的健康權不能被排除在世界衛生組織體系之外等理由,竭盡全力地推動「台灣參與」活動,並請求「邦交國」和「友台」國家提案,幾乎到了狂熱的地步。另外,特朗普出於要利用台灣當局作為反華「工具」的考量,推出多項所謂「友台」法案及措施,就在特朗普卸任前夕,美國國務卿蓬佩奧還宣布,美國駐聯合國大使克拉夫特將訪問台灣,雖然後來突然叫「卡」,克拉夫特卻又與蔡英文視訊通話,聲稱要推動台灣當局加入聯合國。因而民進黨當局樂不可支,聲稱現在是四十年來台美關係最好的時刻。但現在卻因無法對世界衛生組織執委會推動「台灣參與」提案,而致使其心情跌落谷底,有如乘坐「過山車」。
  台灣當局辯解說,今年沒有推案,是為了避免干擾會議討論專業議題以及遭泛政治化誤解。其實這只不過是「遮羞布」,但卻無法遮掩主流國際社會均承認一個中國原則的政治大勢,及世界衛生組織本屆執委會成員國中,沒有台灣當局「邦交國」,因而根本無法提案的技術問題。美國雖然是執委會的成員國,而且每個過去曾經提案「台灣參與」,但特朗普已經宣布退出世界衛生組織,並將於二零二一年七月六日生效;而在世界衛生組織舉行第一百四十八屆執委會年度會議時,正是特朗普卸任的時刻。一方面,特朗普已經宣布退出世界衛生組織,當然在「等待期」內,也就不會積極參加世界衛生組織的活動,更不會參與甚至發起推動「台灣參與」提案的活動;另一方面,特朗普即使是要實施「最後瘋狂」,但也因遭受國會彈劾及眾叛親離等宭境,以及即將要離開白宮,而根本無暇顧及推動「台灣參與世衛活動提案」的事務。在此情況下,當然是沒有任何世界衛生組織執委會的成員提案,台灣當局即使是有心推動也是「老鼠拉龜——不知如何下手」。因而就編造了「避免干擾會議討論專業議題以及遭泛政治化誤解」這麽一個理由,但卻被心水清的人識破。
  國民黨主席江啟臣昨日在受訪時就對此表示,台灣當局這次不推案參與世界衛生組織的活動,與蔡英文所說的希望美國能夠幫忙台灣當局參與聯合國或者其他國際組織,這兩者之間讓人感覺是嚴重的矛盾。是不是因為做不到,變成與「外交部」一個扮白臉,一個扮黑臉?-。
  這是極大的諷刺。因為就在台灣當局決定「不推案」之時,本來聲稱要訪問台灣的美國駐聯合國大使克拉夫特,突然叫「卡」,卻又與蔡英文視訊通話時,聲稱要推動台灣當局加入聯合國。但現在卻連聯合國附屬的專門組織的世界衛生組織,都被被賜以「閉門羹」,甚至連美國都懶得為「台灣參與」提案。而特朗普政府將於美國時間今日中午十二時結束,拜登隨即上台,拜登核心幕僚團隊已經宣佈,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首都在北京;美國政府反對「台獨」。因此,在未來的四年,即使是美國國會內的反華議員再提甚麼「台灣參與」法案,美國政府尤其是國務院的行政官僚,都將會嚴謹遵循傳統的外交路幾,遵守三個《中美聯合公報》,盡管也會遵守《台灣關係法》及對台六項保證,但也將會是前者為主,因為那是國際契約,而後者是美國的國內法,前者的法律位階高於後者。
  在聯合國大會於一九七一年十月二十五日通過第二七五八號決戰,恢復中華人民共和國在聯合國的合法席位之後,自一九七二年五月開始,台灣當局一直被拒於世界衛生大會的門外。直到二零零八年承認「九二共識」的馬英九上台,中國政府按照「胡連會」《兩岸和平發展共同願景》中的有關共識,在與世界衛生組織秘書處協商之下,才允許台灣衛生署以「中華台北」的名義,「觀察員」的身份列席世界衛生大會。但前提條件是台灣當局承認「九二共識」,而蔡英文至今仍然拒絕承認「九二共識」,因而台灣當局要參與世界衛生組織的活動,基本上是「沒門」。
  實際上,據饒戈平主編,北京大學出版社出版的《國際組織法》所示,國際組織的成員大致上有五類,其一是「完全會員」,其二是「準會員」,其三是「部份會員」,其四是「聯繫會員」,以上都是主權國家;第五類是「觀察員--諮詢會員」,包括有非成員國的國家,民族解放運動組織,政府間國際組織、個人等。就此而言,會員是屬於所在國際組織的「建制內」成員,因而是國際組織各項活動的當然出席者。「觀察員」也在建制內,但不具完全資格,因而雖然可以出席國際組織的活動,但必須要由大會發出邀請函,而且大會也保留了不發出邀請函的權利。
  台灣「衛生署」(改組後稱為「衛生福利部」),曾經能夠成為世界衛生大會的「觀察員」,是作為世界衛生組織理事會重要成員的中國在發揮作用,建議世界衛生組織向台灣發出邀請函。但值得注意的是,即使是在當時,台灣「衛福部」也只是參加每年一次的世界衛生大會(WHA),但不是世界衛生組織(WHO)的成員。按照國際慣例,世界衛生組織還不能直接與台灣當局進行聯繫,必須透過中國而進行,因而在世界衛生組織的文件中,台灣是「中國台北」而不是出席大會的「中華台北」。
  當年邀請台灣以「觀察員」的身份列席世界衛生大會,是因為馬英九承認「九二共識」,完全符合台灣當局參加國際組織活動的基本政治條件--堅持一個中國原則,沒有進行「兩個中國」、「一中一台」及「台灣獨立」的活動。而現在的蔡英文,拒絕承認「九二共識」,拒絕接納民進黨部分黨代表提出的「凍結台獨黨綱」的提案,還縱容「台獨」團體的活動,當然是不符合上述條件,因而台灣當局要列席世界衛生大會,參與世界衛生組織的活動,就是「凍過水」。
  因此,民進黨當局應當從中反醒。如要能夠參與世界衛生組織以至其他的一些適當的國際組織的活動,就必須承認「九二共識」,拋棄「台獨黨綱」。這才是正路,依靠「邦交國」提案,只能是「望梅止渴」,「竹籃打水一場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