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 澳廣視新聞
  • 政府消息
  • 濠江日報
  • 澳門日報
  • 力報
  • 新華澳報
  • 正報
  • 華僑報
  • 現代澳門日報
  • 論盡澳門
  • 澳門平台
  • Media OutReach
  • 美通社
分類
  • 本澳新聞
  • 要聞
  • 兩岸觀察
  • 華澳人語
新聞
  • 台當局意圖糊弄「九二共識」難以得逞
  • 台當局意圖糊弄「九二共識」難以得逞
  • 「九二共識」是兩岸最大公約數
  • 趙少康棄選使黨主席選舉前景將有變化
  • 一花獨放不是春,春暖花開「談」何易
  • 一花獨放不是春,春暖花開「談」何易
  • 農林二十二條措施折射惠台政策「轉型」
  • 挺燦壓賴裂解新潮流系一箭三雕
  • 鄭文燦處境尷尬或將兩頭不到岸
  • 「春暖花開」辨真偽,試玉無須三日滿
  • 民進黨「憲政改革小組」名單面面觀
  • 民進黨「端起碗吃肉,放下碗罵娘」
  • 民進黨「立委」終於敢直面「林聖人」了
  • 鳳梨禁令下達時機恰到好處
  • 鳳梨禁令讓「春暖花開論」破產
  • 還須警惕為「修憲謀獨」製造敲門磚之行徑
  • 國民黨內訌既出於公義更有個人私怨
  • 咬定青山不放鬆,任爾東西南北風
  • 人民政協今年涉台工作的兩大任務
  • 海基會為何仍未能選舉產生董事長?

民進黨台北市黨部主委選舉有幾個怪現象

2021-02-01 03:39
  民進黨台北市黨部主委選舉昨日進行。由於前往投票的黨員較少,因而開票作業很快就完成,故在停止投票及開始點票後不到一個小時,民進黨台北市黨部代理主委葉同慶就宣布,台北市黨部主委改選投票統計結果,總投票選舉人數為一萬七千五百八十六人、投票率百分之十二點六九,吳怡農以二千二百一十七票當選,廢票有十四票。
  但葉同慶沒有宣布有多少黨員履行黨員的投票義務,而按照台北市黨部的投開票記錄,有二千二百三十二名黨員投票,這個數字與葉同慶所宣布的吳怡農有效得票數與廢票數,相差一票。
  此次台北市黨部主委選舉,由於是同額選舉,因而吳怡農「躺著選也可當選」,亦即只要有一人投票,他就可以當選,贏得相當輕鬆。
  當然,也正因為如此,而引帶出幾個怪現象。
  其一、是吳怡農具有被選舉權卻沒有選舉權。按照民主制度及國際慣例,被選舉權比選舉權有著較為嚴格的要求,亦即選舉權比被選舉權的資格或要求較為寬鬆。實際上,選舉權的剛性資格,一般是體現在國籍、年齡及在戶籍地登記時間等方面,而被選舉權的剛性資格,就在選舉權的基礎上「加碼」,根據選舉標的之公職層級不同,層級越高年齡「門檻」就越高,而且還有其他的一些附加條件,如文化程度、無特定罪行的犯罪記錄、無外國居留權,及出生地等等方面的限制等。而如只是投票的選民,除了基本的條件之外,是沒有這些限制條件的。
  倘吳怡農則卻正好相反,具有被選舉權,卻沒有投票權。因為他加入民進黨未滿兩年,按照黨內選舉條例規定,他不能投票。否則,因為是等額選舉,只要有他自己一人投票,無需其他黨員投票,他就可以當選了。
  為何會出現如此本末倒置的怪現象?因為蔡英文為了讓她所屬意的吳怡農(入黨只有一年多),能夠克服入黨未滿兩年不具有黨職參選資格的規定的障礙,去年十二月二十三日修正通過《黨職人員選舉辦法》,讓民進黨台北市黨部主委選舉被選舉人不受入黨二年限制,等於是為吳怡農「度身訂造」,這是「因人設事」。
  但不知是疏忽還是刻意為之,在民進黨中執會修訂《黨職人員選舉辦法》時,卻沒有也隨之相應地修改選舉人的資格,亦即黨員的投票資格也不受入黨時間限制,仍然維持現有的兩年黨齡的規定,因而導致吳怡農沒有資格投自己一票。而且,還因為他是參選人,無法出現在投票所三十公尺以內(如具有投票權,則是在投票時除外)。
  按照蔡英文的設想,是希望有一半以上的地方黨部主委,是四十歲以下的年輕人,以促進黨工及黨務的年青化。但即使如此,吳怡農也只是第三人而已,要實現十多個縣市黨部主委是年輕人,道路還很長。不過,卻可能激勵更多的青年人入黨,並在未滿兩年之前就參選縣市黨部主委。如果王浩宇不是因為「得罪人多,稱呼人少」而遭到罷免桃園市議員,也可以參加黨職的選舉。至於正在受到罷免威脅的黃捷、陳柏惟等,還有尚未加入民進黨的「太陽花學運」干將,皆可以在甫入黨就可以參加黨職選舉。
  蔡英文如此「進取」,除了是「促進年輕化」的公約數之外,可能也是感恩於自己也曾受惠過類似的待遇。實際上,陳水扁曾經爆料,在陳水扁第一個任期結束時,蔡英文曾經多次詢問他,在他連任後是否仍由游錫堃組閣,並表明自己不願在游錫堃「行政院長」旗下續任「陸委會」主委。陳水扁為避免她的政治出路與續任「行政院長」的游錫堃發生「衝突」,就安排她為「不分區立委」候選人並置在安全名單內。然而,此時蔡英文仍不是民進黨員,不符按《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的規定,蔡英文這才加入了民進黨。也就是說,正是蔡英文感恩於當年的受惠,現在也要反哺於她要實現「年青大計」的目標新黨員。
  此例一開,可能會產生各種效應。從好處想,當然將如蔡英文所希望的那樣,催發「黨務年輕化」的正面效應,更多年青人參加或支持民進黨。而且對改革民進黨朝向年青化發展,都有好處。但如果處理不慎,變成投票分子踴躍加入民進黨,類似王浩宇此類的劣質政客,侵蝕民進黨的肌體。
  實際上,目前仍有一些「太陽花學運」的悍將,分別成立時代力量,台灣基進等政黨。由於比民進黨更「獨」,或是不願接受民進黨的紀律約束,更是出於「寧做雞口,莫做牛後」的心理,並自忖難於與民進黨內的老資格競爭,而不願加入民進黨。而民進黨目前仍然善待他們,如林昶佐等退出時代力量後,以無黨籍身份參選,還得到民進黨的「禮讓,但民進黨隨時可以以「不禮讓」為由,逼其入黨。林飛帆則是無須參選就可當上副秘書長。未來蔡英文可能會以各種理由及手段,吸收他們入黨,民進黨要不就是更朝氣蓬勃,要不就是黨風惡化,更增添一層暴戾之氣,而且還將會形成更多的黨內派系。
  其二、同額選舉導致創下民進黨投票的最低記錄。正因為這次台北市黨部主委選舉要體現蔡英文推動「年輕化」的意志,因而除了是去年初台北市黨部主委選舉,因為候選人薛凌、王孝維相互攻訐,黨主席卓榮泰停辦選舉之外,在蔡英文重任黨主席之後,以各種方式勸退另外兩位有意參選的黨員,這就形成了只有吳怡農一人參選的等額選舉。雖然「穩坐釣魚船」,卻因此而導致投票率極低,只有百分之十二點六九,亦即有一萬五千多名黨員沒有投票,投票的黨員只有二千二百多人。
  實際上,台北市黨部雖然在全市設置立十二個投票站,而且市內交通十分便利,本來按照民進黨「很會選舉」的本性,及「投票部隊」的紀律,是應當保持百分之二十以上的投票率的。但卻只有百分之十二點六九,這樣低的投票率,在民進黨的歷史來說,是很罕見的。而以全市設置十二個投開票站,投票時間為八小時計算,每個投開票站每小時平均的人流約為二十五人,相當「冷清」。
  因為是同額選舉,因而只要有一人投票,就可當選。因此有人開玩笑,如果不是吳怡農不具選舉權,那麼只要他本人投票給自己就可當選了。既然如此,也就激發不出黨員的投票熱情。其實倘逆向思考,能有百分之十二的投票率,在此背景下,也可算是「高」的了,因為還有二千二百多名黨員,並不因為「只要有一人投票就可當選」,而產生「不缺少我這一票」的想法,還是履行了黨員的投票義務,當然也是行使了黨員的權利。
  其三、自相矛盾。一方面,說是因為疫情,避免黨員群聚造成傳染效應,而要求投票黨員保持社交距離。但另一方面,後來眼看投票率不高,又進行催票,台北市黨公職也都相當捧場,紛紛打卡秀出合照,鼓勵大家去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