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 澳廣視新聞
  • 政府消息
  • 濠江日報
  • 澳門日報
  • 力報
  • 新華澳報
  • 正報
  • 華僑報
  • 現代澳門日報
  • 論盡澳門
  • 澳門平台
  • Media OutReach
  • 美通社
分類
  • 本澳新聞
  • 要聞
  • 兩岸觀察
  • 華澳人語
新聞
  • 台當局意圖糊弄「九二共識」難以得逞
  • 台當局意圖糊弄「九二共識」難以得逞
  • 「九二共識」是兩岸最大公約數
  • 趙少康棄選使黨主席選舉前景將有變化
  • 一花獨放不是春,春暖花開「談」何易
  • 一花獨放不是春,春暖花開「談」何易
  • 農林二十二條措施折射惠台政策「轉型」
  • 挺燦壓賴裂解新潮流系一箭三雕
  • 鄭文燦處境尷尬或將兩頭不到岸
  • 「春暖花開」辨真偽,試玉無須三日滿
  • 民進黨「憲政改革小組」名單面面觀
  • 民進黨「端起碗吃肉,放下碗罵娘」
  • 民進黨「立委」終於敢直面「林聖人」了
  • 鳳梨禁令下達時機恰到好處
  • 鳳梨禁令讓「春暖花開論」破產
  • 還須警惕為「修憲謀獨」製造敲門磚之行徑
  • 國民黨內訌既出於公義更有個人私怨
  • 咬定青山不放鬆,任爾東西南北風
  • 人民政協今年涉台工作的兩大任務
  • 海基會為何仍未能選舉產生董事長?

再響「平地一聲雷」對國民黨凶吉難料

2021-02-02 03:23
  曾是由國民黨內一群青壯年精英組成的「新國民黨連線」,宣佈脫離國民黨,另行成立新黨,並初戰告捷,在「立委」選舉中拿下一百二十二萬票,二十二個議席,成為當時具有關鍵影響力的第三大黨,聲勢浩大,自稱為「平地一聲雷」。
  昨日,又爆「平地一聲雷」。不過,不再是甚麼人脫離國民黨宣告成立新的政黨,而是已經沒落的新黨的第一任召集人,被稱為「政治金童」的趙少康,宣佈重返國民黨,並希望能參選黨主席,以推動改造國民黨,讓國民黨浴火重生。此消息公佈後,當即震撼台灣政壇,說是「平地一聲雷」並不為過。
  趙少康當早在說明會表示,他已經向國民黨提交恢復黨籍申請。而自己願意重返政壇的原因,除了韓國瑜自去年九月起「鍥而不捨」的勸說,還有不滿民進黨一黨獨大以及對國民黨表現的失望,希望自己復出能為台灣令人憂心的未來作出改變。趙少康還特別指出,是韓國瑜力勸其參選國民黨主席,且自己也認為放眼目前國民黨他最適合擔此重任;但是參選國民黨主席面臨資格問題,若無法參選,則不會擔任任何黨職,但不排除參與二零二二年地方縣市長選舉以及二零二四年大選。
  韓國瑜在趙少康說明會後於臉書發文表示,作為國民黨的一員,向趙少康表達強力支持;期盼國民黨能在良性競爭下,選出一位深獲大家肯定的領導者,帶領藍營團結士氣,並提升在野監督的力量,持續與民意站在一起。
  不過,趙少康的在二十八年後重返國民黨,是否真正能夠重現當年「平地一聲雷」的效應,卻是見仁見智。深藍黨員和廣大「韓粉」當然是看到了國民黨「少康中興」的希望,並希望趙少康能夠充分發揮「鯰魚效應」,激活一潭死水的國民黨;而「本土派」黨員尤其是現任黨主席江啟臣的支持者,卻有「多個香爐多個鬼」的受威脅感,而且還擔心趙少康的深藍本色及凌厲作風,可能會過猶不及,讓黨內再次撕裂,萬劫不覆。
  其實,以趙少康重返國民黨的條件,是要求能夠參加黨主席選舉,就顯得既可說是「站位」也可說是「要價」極高。實際上,主要障礙是在制度上,就已經是不可能。因為國民黨黨章規定,參選黨主席者,必須入黨滿一年,而且必須曾任過中央委員或中評委。
  首先,國民黨即使是接納趙少康的入黨申請,其黨齡資格就不符合黨章的規定。按照慣例,二十八年前他離開國民黨之前的黨齡,不能接續計算。如果從重新入黨起計算,到今年五月進行黨主席選舉的領表報名程序時,他入黨尚未足一年,不具參選黨主席的黨齡要求。
  其次,中央委員是必須在「全代會」由全體黨代表選舉產生的,新一屆「全代會」將在八、九月間舉行;而另一方面,黨主席則是在「全代會」召開前選舉,由全體黨員直接選舉產生的。這就存在著一個時間差,因為在程序上是黨主席產生早於中央委員,而趙少康尚未參選並當選中央委員,如何去參選黨主席?
  當然有權宜辦法,就是在選黨主席前召開臨時「全代會」,修改黨章,刪去參選黨主席必須具有曾經擔任過中央委員會中評委的資格。但按目前情況看,根本不可能為了趙少康參選黨主席而召開「臨全會」。因為黨章規定,召開「臨全會」,必須要有過半數的直轄市及縣市黨部主委請求,才能召集。現在的二級黨部主委基本上是江啟臣的人,又有什麼道理會為攆走自己的「老闆」而要求召開「臨全會」修改黨章?實際上,國民黨在近二十年來,只有二零零亖年「中國情人節」的那一次,為了為「連宋配」解套,才舉行過一次「臨全會」,趙少康的訴求不能與此相提並論。
  至於中評委則可能較為好辦,因為按照黨章規定,中評委是由黨主席聘任。只要江啟臣開聲,馬上就可以實現。因而趙少康也是走「江啟臣路線」,親自對江啟臣提出,要求其聘任自己為中評委。不過,江啟臣也有自己的「難處」,因為現任中評委多是以中央委員會退下來者,或是國民黨內的元老,趙少康顯然不符此條件。
  何況,趙少康要中評委是為選黨主席,等於是衝擊江啟臣爭取連任黨主席的大志,損害江啟臣的個人政治利益,他怎能「引狼入室」?
  趙少康可能連自己也感到參選黨主席「要價」過高,因而退而求其次,公開表示,如果不能參選黨主席,那就代表國民黨參加二零二二年的地方選舉,以至二零二四年的大選。
  如是參選「二零二二」,他可能就只「看得上」直轄市長,說不好就是要重溫一九九四年的舊夢,參選台北市長。實際上,在六個直轄市中,高雄和台南市是民進黨的大票倉,深藍的趙少康在那裡佔不到便宜。新北市和台中市是國民黨自己人侯友宜或盧秀燕要爭取連任。趙少康不能「橫刀奪愛」;那就只剩下台北市和桃園市。其中桃園市可能是由其「戰友」韓國瑜強攻,那就只剩下台北市了。而且,趙少康在台北市擁有大量「粉絲」,正是因其便利,但這就衝擊到已經佈局好久的蔣萬安。實際上,昨日就有人為蔣萬安叫屈了。
  至於「二零二四」,也將衝擊一大票「有志者」,包括江啟臣、朱立倫,還有趙少康自己的「戰友」韓國瑜,當然也有被人提起的侯友宜。不過,昨日有人認為他這是為韓國瑜打「煙幕戰」,但也有人分析趙少康是「挪火為自己煮食」,準備以「韓趙配」或「侯趙配」打好基礎。但前者兩人都是外省人,並非合理組合;後者是本省人配外省人,是較為適當的配置。
  以趙少康的特質,雖然可能會刺激搞活國民黨內的氛圍,但可能只能是鞏固深藍基本盤,這是並不足夠的。實際上,韓國瑜的魄力比趙少康更強,而且還具有趙少康所缺的台灣中南部的「粉絲」,結果都輸了,趙少康就更不用想了。
  其實,趙少康在一些老國民黨人的眼中,這條「鯰魚」將會過猶不及,搞死簍中的其他魚兒。老一輩國民黨人不能忘記,一九九四年台北市長首次由官派改為民選產生,國民黨中央決定提名現時市長黃大洲出選,民進黨則在經過黨內初選,陳水扁與謝長廷激烈競爭後,決定由陳水扁出選,新黨則提名趙少康。結果,趙少康雖然得票多於黃大洲,但卻扯薄藍軍選票,讓陳水扁「漁翁得利」,這是民進黨首次獲得單一名額選舉的重大勝利,為五年多後陳水扁再趁著藍軍「鷸蚌相爭」,而奪下「總統」,實現「政黨輪替」奠定基礎。
  因此,當時的國民黨大佬就諷刺說,新黨老是叫喊「打倒台獨」,結果卻是幫助「台獨」上台。今次是否也將會產生同類的結果,且拭目以待之。
  其實,趙少康的要參選國民黨主席,就其本人的切身經濟利益來說,並非「名利雙收」。因為根據《廣播電視法》規定,政黨黨務工作人員、政務人員及選任公職人員都不得投資廣播、電視事業,甚至其配偶、二親等血親、直系姻親投資單一廣電媒體持股都不能超過百分之一。趙少康目前是「中廣」公司的董事長,擔任黨職後就必須出清「中廣」所有股份,一股都不能留,不然就將會受罰,甚至釀成又一個「中天」事件。
  因此,這個「平地一聲雷」,如果炸得響,可能會幫助國民「少康中興」;但倘炸歪了,就是國黨再次分裂,走向衰落的轉折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