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 澳廣視新聞
  • 政府消息
  • 濠江日報
  • 澳門日報
  • 力報
  • 新華澳報
  • 正報
  • 華僑報
  • 現代澳門日報
  • 論盡澳門
  • 澳門平台
  • Media OutReach
  • 美通社
分類
  • 本澳新聞
  • 要聞
  • 兩岸觀察
  • 華澳人語
新聞
  • 到了考驗官員和建制派是否「忠誠廢物」的時候
  • 到了考驗官員和建制派是否「忠誠廢物」的時候
  • 改良漢狄比例法不利於建制派協調參選
  • 從圍聚勞工局的另一「深層原因」說起
  • 從圍聚勞工局的另一「深層原因」說起
  • 顧全大局統一協調鞏固愛國者治澳優勢
  • 既要堅持改革初衷又要耐心疏導解釋
  • 第三輪經援措施偏重於內循環式扶持中小微企
  • 開拓票源與維持蜜月期的交鋒,看誰笑到最後?
  • 選舉指引既要嚴厲規範更要防止矯枉過正
  • 選舉指引既要嚴厲規範更要防止矯枉過正
  • 繼續推動具有澳門特色「一國兩制」實踐行穩致遠
  • 選管會相關指引宜明確納入法律規範
  • 澳門無懼外部勢力干預,「它敢來,我們就敢反」
  • 立法會選管會預先敲響警鐘防遏違規行為
  • 清掃門庭後必全面推動發展經濟改善民生
  • 「愛國者治港澳」與發展經濟改善民生並駕齊驅
  • 實行具有澳門特色的「愛國者治澳」原則
  • 深入發動群眾全面接種疫苗形成免疫群體
  • 「港獨」學生要將蔡英文推往火堆上燒烤?

跨境賭博旅遊目的地「黑名單」制度兩面觀

2021-01-27 04:44
  中華人民共和國文化和旅遊部官方網站,昨日在「焦點新聞」欄目刊登了題為《文化和旅遊部將採取第二批跨境賭博旅遊目的地「黑名單」舉措》的消息。其內文指出,為規範出境旅遊市場經營秩序,維護中國公民人身和財產安全,文化和旅遊部會同外交部、公安部、國家移民管理局建立了跨境賭博旅遊目的地「黑名單」制度,並於二零二零年八月採取了第一批旅遊目的地「黑名單」舉措。鑑於一些境外城市仍存在吸引中國遊客出境賭博的情況,文化和旅遊部將於近期會同有關部門採取第二批旅遊目的地「黑名單」舉措,對中國公民前往「黑名單」中的境外城市和景區採取相關旅遊限制措施。
  中新社及內地媒體紛紛報導了這個消息。這是繼去年八月二十六日文化和旅遊部會同有關部門建立了跨境賭博旅游目的地「黑名單」制度,將對中國公民前往「黑名單」中的境外城市和景區采取相關旅游限制措施,時隔整整五個月之後,第二次發佈同類的消息。估計是在第一批旅遊目的地「黑名單」的基礎上,取得經驗後,再擴大實施。因此,不排除今後還將會有第三批以至更多批的目標公佈。但具體的「黑名單」,可能並不公佈,只是由相關執政部門內部掌握,在系統的進行。
  實際上,近年來中國周邊的許多國家和地區,賭場林立,吸引或誘騙了大量中國公民以旅遊等名義出境參賭。很多人為此傾家蕩產,衣食無著,嚴重危害了人民群眾財產安全和合法權益,損害了社會誠信和社會秩序,導致受害者深陷泥潭,具有嚴重的社會危害性。而且跨境賭博更容易誘發其他嚴重刑事犯罪,並滋生一系列黑灰產業,嚴重影響了社會治安。尤其是跨境賭博導致大量賭資通過地下錢莊等非法金融機構匯至境外,造成資金惡性外流,擾亂了我國外匯管理市場秩序,嚴重危害著國家的金融安全,也損害了我國的國際形象。
  去年由於爆發新冠肺炎疫情,中國和其他國家及地區都實行禁止或限制出入境的防疫措施。中國周邊國家或地區的賭場的客流頓時銳減,這些博彩業經營者又轉為經營網絡賭站,向中國內地民眾攔賭。利用智能手機的普及,製作手機APP軟件,將網絡賭博與電信詐騙相融合,後台操縱賠率,資金結算環節複雜多變,通過第四方支付、話費充值、跑分平台、卡商平台、電商平台等進行結算,網絡賭博平台和非法結算黑産已經形成相互依附、狼狽爲奸的形態,網絡賭博通過網站注入非法鏈接、發帖機器人論壇發帖、微博殭屍號留言,還有抖音、快手等短視頻網站養號發廣告、利用大數據算法對用戶精準推送,方式多樣,防不勝防,誘騙內地居民參賭,損失慘重。尤其是從過去還算較為「正統」的博奕方式,「進化」為「劏豬盤」等誘騙手段,將一些本來對參賭仍具有一定程度抗拒「定力」的民眾也「拉下水」,「引頸受劏」,危害性擴大。因此,中國公安部等政法機關連續發動打擊跨境賭博犯罪活動的行動,全國人大常委會還修訂刑法,增強賭博罪的適用範圍及懲罰效力。而文旅部和其他國家機關推出跨境賭博旅遊目的地「黑名單」制度,就是其中一種防範舉措。
  那麼,跨境賭博旅遊目的地「黑名單」制度,對澳門的博彩業會有什麼樣的影響?這需要以「一分為二」的觀點來分析。
  一方面,跨境賭博旅遊目的地「黑名單」制度可能不使用於澳門,甚至在一定角度上,還有利於澳門。這是因為,《澳門基本法》第一百一十八條規定,「澳門特別行政區根據本地整體利益自行制定旅遊娛樂業的政策。」這就確定了博彩業在澳門特區可以合法經營。在二零零一年中央批准澳門特區開放賭牌時,也作出了「全中國只有澳門可以開賭」的決策,更是進一步確立了澳門博彩業的合法性。因此,相信這個跨境賭博旅遊目的地「黑名單」制度不會適用於澳門特區,亦即澳門不會被列入跨境賭博旅遊目的地「黑名單」。這是有基本法及國家政策作保障的,澳門特區應當要有此底氣。
  但也可能也僅只是針對「自由行」旅遊方面,對於「旅行團」,可能還是會有適當限制。目前由於疫情仍然未能完全向好之下,中央尚未恢復辦理申請港澳旅遊團簽注的業務;而且更由於澳門旅遊團是與香港聯動的,現在香港疫情如此嚴重,一個不到一千萬人口的城市,竟然一萬多例確診病例,以密度比例計算,在全球來說也是很高的。因此,中央更有理由不批出港澳旅遊團簽注。而隨著跨境賭博旅遊目的地「黑名單」制度的深入推動,在疫情過後,即使是恢復辦理港澳旅遊團簽注業務,可能也將會有「不准參賭」等的附加限制。
  以唯物辯證法的觀點看,在一定條件下,壞事能夠變好事。在國家深入推動跨境賭博旅遊目的地「黑名單」制度之後,中國周邊國家和地區的賭場的業務將會受到沉重打擊,有出境參賭習慣的內地居民將「無處可去」。而受國家法律及政策保護的澳門特區旅遊娛樂業實質上是旅遊博彩娛樂場,就是他們可以合法參賭的好去處。當內地經濟恢復到疫前的盛況時,這就像「大禹治水」那樣,將原本反正都有可能會流到周邊的國家和地區的資金,引流到澳門。這是「肥水不流別人田」,畢竟澳門特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分,澳門特區政府是中央人民政府直接管轄的地方政府,這對「一國兩制」事業有利。
  另一方面,雖然跨境賭博旅遊目的地「黑名單」制度將不會直接適用於澳門,但卻也在一定角度上間接適用於澳門。那就是一些本來以澳門為基地的博企,或貴賓廳經營者等,為了追求利潤的最大化,到澳門以外的國家和地區,尤其是在中國周邊、中國公民最常到的國家和地區開設賭場,包括實體賭場和網絡賭站。而這些國家或地區的城市,正是跨境賭博旅遊目的地「黑名單」制度所針對的城市,必定會被列入跨境賭博旅遊目的地「黑名單」。而且其招攬中國內地居民前往參賭的行為,也屬於刑法修訂後的犯罪行為,屬於公安部打擊的對象。追究起來,這些人可能會連累澳門,甚至中央會責備澳門特區政府及其博彩監察行政主管部門「監管」及「引導」不力,給予某種程度的「處罰」。 
  因此,澳門特區政府今年下半年開始對修訂幸運博彩法律制度進行公眾諮詢時,必須對此有一個明確的表態,說明為了保護澳門博彩業的健康及安全發展,避免間接受到國家跨境賭博旅遊目的地「黑名單」制度的拖累,澳門賭牌持有者及博彩業的經營者,不得到澳門以外的國家和地區,投資賭場或參與當地的賭場經營,包括實體賭場和網絡賭站的所有經營。如有違反者,給予程度不同的處罰,以至收回其澳門賭牌或在澳門的博彩業經營權。同樣,在進行賭牌重新開投時,附加一個重要的條件,就是只允許沒有在澳門以外的國家或地區設立賭場或參與當地博彩業經營活動的博企或財團,參與競投。以免因此而連累澳門也受到跨境賭博旅遊目的地「黑名單」制度的直接或間接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