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 澳廣視新聞
  • 政府消息
  • 濠江日報
  • 澳門日報
  • 力報
  • 新華澳報
  • 正報
  • 華僑報
  • 現代澳門日報
  • 論盡澳門
  • 澳門平台
  • Media OutReach
  • 美通社
分類
  • 本澳新聞
  • 要聞
  • 兩岸觀察
  • 華澳人語
新聞
  • 到了考驗官員和建制派是否「忠誠廢物」的時候
  • 到了考驗官員和建制派是否「忠誠廢物」的時候
  • 改良漢狄比例法不利於建制派協調參選
  • 從圍聚勞工局的另一「深層原因」說起
  • 從圍聚勞工局的另一「深層原因」說起
  • 顧全大局統一協調鞏固愛國者治澳優勢
  • 既要堅持改革初衷又要耐心疏導解釋
  • 第三輪經援措施偏重於內循環式扶持中小微企
  • 開拓票源與維持蜜月期的交鋒,看誰笑到最後?
  • 選舉指引既要嚴厲規範更要防止矯枉過正
  • 選舉指引既要嚴厲規範更要防止矯枉過正
  • 繼續推動具有澳門特色「一國兩制」實踐行穩致遠
  • 選管會相關指引宜明確納入法律規範
  • 澳門無懼外部勢力干預,「它敢來,我們就敢反」
  • 立法會選管會預先敲響警鐘防遏違規行為
  • 清掃門庭後必全面推動發展經濟改善民生
  • 「愛國者治港澳」與發展經濟改善民生並駕齊驅
  • 實行具有澳門特色的「愛國者治澳」原則
  • 深入發動群眾全面接種疫苗形成免疫群體
  • 「港獨」學生要將蔡英文推往火堆上燒烤?

履行社會責任鐵肩擔道義,發揮監引作用妙手著文章

2021-01-30 04:43
  行政長官賀一誠昨午宴請中文傳媒負責人。他在致辭中再次總結了在過去一年,澳門特區在中央政府的大力支持和指導下,在社會各界和廣大居民的團結努力下,取得了令人觸目的抗疫階段性勝利的經驗之後,熱情讚揚澳門新聞業界在疫情防控期間,勇於擔當,履行社會責任,持續向公眾提供及時而準確的疫情資訊,讓政府的防疫政策和措施得以更有效傳達和落實。他又感謝新聞業界,在特區政府促進社會經濟秩序恢復的過程中,及時反映居民意見和訴求,推動政府完善各項施政工作,協助中小企推介業務,積極推廣澳門的旅遊資訊和出入境措施,促進澳門經濟加快復甦。
  實際上,過去的一年,是令人難忘的一年。既是賀一誠領導全體「澳人」努力奮戰,戰勝疫情,取得重大勝利的一年,因而獲得習近平主席和李克強總理的高度肯定及讚揚。而過去的一年,同樣也是新聞工作者努力奮戰的一年。正如賀一誠所言,澳門新聞業界勇於擔當,履行社會責任。即使是在為了防疫需要,政府出動宣傳車呼籲全體居民宅在家中隔離避疫,全城空巷的那幾天,除了極少數媒體單位之外,絕大多數媒體單位及其工作人員,都仍然堅守崗位,堅持採訪及編輯、出版或播報作業。在抗疫鬥爭中多少可歌可泣的事跡,其實也少不了新聞工作者。就在醫護及警消等前線人員奮戰在第一線的同時,新聞工作者也同樣奮戰在為他們「鼓與呼」的第一線,是同一條「戰壕」上不同「戰位」的「戰友」,甚至是第一線醫護及警消人員在精神上的堅強後盾,以大量的報導和評論予以鼓舞及慰問,還有青年新聞工作者自費圖文並茂地出版專書,留作永久紀念,照耀後人。應當說,正如名曲《十五的月亮》所詠唱的那樣,豐碩戰果裡有你的甘甜,也有我的甘甜;戰功勳章裡有我的一半,也有你的一半。
  當然,廣大新聞工作者之所以能夠在充滿風險的環境中甘之如飴地全心全意奮戰,也與賀一誠決斷地「陣前易將」,創造了較為寬鬆愜意的採訪環境有關。雖然仍未能盡善盡美,但畢竟已經比此前好得多了。因而新聞工作者即使是在最艱苦的時刻,也是同甘苦,共患難,而不是怨罵連聲。實際上,來自新聞工作者的怨懟,已經大幅減少。與此前的即使是在順境盛況時卻是「端起碗吃肉,放下筷子罵娘」的情況相比,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因此,如果說賀一誠在戰疫中各方面的決策決斷得當,這個「陣前易將」,也是一個決斷的明智決策。
  在去年一年,新聞工作者的採訪工作面臨著疫情的重大風險,而且新聞媒體單位的經營環境也因疫情的關係而遭遇空前的困難。隨著整體經濟受挫,廣告也「水落船降」地大幅縮減。但由於特區政府持續以往的支持媒體經營的政策,而使得澳門特區的媒體單位,能夠繼續常態化地經營,尚未發生類似周邊地區一些媒體撐不下去的事件,可算是萬幸。實際上,習近平主席高度讚揚的具有澳門
  特色的「一國兩制」事業實踐,也應該體現在新聞出版事業欣欣向榮,新聞自由得到完全的維護,新聞媒體的社會責任作用也得到全然的發揮的以領域。
  賀一誠昨日在致辭中,承諾特區政府將一如以往,嚴格按照憲法和《基本法》施政,保障新聞自由,支持新聞業界發展。並勉勵中文傳媒繼續發揚愛國愛澳優良傳統,堅守正道、弘揚正氣,正確發揮輿論監督和引導作用,客觀公正反映民情,傳遞正能量,協助特區政府各部門更好地落實施政。
  賀一誠對澳門中文媒體優良傳統的高度肯定,是完全符合事實的。實際上,長期以來,澳門的中文媒體及其從業人員都是堅持愛國愛澳立場,並不止是從澳門回歸之日始。尤其是在上世紀九十年代的經濟低潮之後,除個別有特殊背景或實力雄厚的傳媒機構外,多數中文媒體都是艱苦經營。其中有經營者被迫按押住房,向銀行貸款以支撐報社的經營。為此,在一個有後來擔任首任行政長官的何厚鏵出席的本澳中文媒體負責人座談會上,就有一位報社負責人哭訴「午夜夢迴」,亦即夜間睡覺時也被經營困難所困擾,「半夜驚醒幾多回」的苦況。這位負責人由此而發出了「唔知為乜」——「不知道為的是甚麼?」的自問。
  為的是甚麼?為的是,——在回歸前,為了擁護中國政府對澳門恢復行使主權,促進過渡期事務順利進行而「鼓而呼」;在回歸後,為了擁護「一國兩制」方針和《澳門基本法》,維護澳門特區的高度自治權,支持特區政府依法施政,促進澳門的社會穩定和經濟繁榮,維護中央對特區的全面管治權。正是大家都自覺地肩承起這一光榮的社會責任感,才能夠在「糧斷彈絕」之下,苦苦死撐,迎來了天亮——澳門回歸,並奔向澳門美好的明天。
  為此,曾有一位報界前輩指出,這些並無「上級主管單位」的民營媒體,本身也並未承擔任何公權力機構交托的「任務」,但都能在如此艱辛的條件下,自覺地堅持愛國愛澳立場,支持中國政府恢復對澳門行使主權及澳門過渡期事務,並沒有為了追求商業利益而另搞一套。
  澳門回歸後,澳門中文媒體及其從業人員繼續發揚愛國愛澳精神,在「一國兩制,澳人治澳」、高度自治的環境下享受新聞自由的同時,又將履行「社會負任論」的自覺性,升華到新的高度,轉化為支持和監督行政長官和特區政府依法施政、依法行政,並「妙筆著文章」,說好「澳門故事」和「中國故事」。應當說,在澳門特區實踐「一國兩制」比香港特區更為成功的背後,就包含了澳門傳媒機構及其從業人員比香港同業更能准確領悟和處理「新聞自由」與「社會責任論」之間關係的事實。
  當然,隨著澳門的回歸,及首任行政長官何厚鏵兌現其在競選特首時向中文傳媒作出的承諾,及繼任行政長官崔世安、賀一誠「何規崔、賀隨」,以「協助提高競爭力」的方式給予適當的津貼,使到部分曾經經營十分困難、瀕於倒閉的媒體,得以渡過難關,繼續生存,在某種意義上可說是享受到了澳門回歸的成果。然而更重要的是,這一善政不但是避免了可能會出現的「回歸後澳門媒體紛紛倒閉」,因而令「一國兩制」蒙上陰影的現象,而且也可使各家媒體得以繼續發揮「第四權」的作用,既支持特區政府依法施政,又努力擔當監督及督促的角色。因此,從另一角度看,這一善政保証了澳門的新聞自由及言論多元化,避免了只有「一個聲音」。
  更值得欣慰的是,這項資助傳媒的決策,並不是為了「收買媒體」。而是為了保障新聞自由及言論多元化。實際上,特區政府在資助傳媒後,並沒有干預媒體的言論(即使是批評政府的言論)。這就使各家媒體在自覺地支持特區政府依法施政的同時,又努力發揮監督政府的作用而擁有更廣闊的空間,從而促使政府更好地依法施政,實施「一國兩制」的表現更為出色。這是一個因果相關的良性循環關係。
  正因為如此,,澳門媒體就能夠在沒有後顧之憂之下,積極發揮「雙重作用」,在嚴格監督特區政府依法施政的同時,也支持特區政府依法施政。為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的利益,為維護澳門長期繁榮穩定的利益,為反對及遏制外部勢力干預澳門事務,發揮了別的行業不能替代的作用。澳門「一國兩制」事業的成功,澳門特區呈現「風景這邊獨好」的欣欣向榮景象,也有著媒體的一份貢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