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 澳廣視新聞
  • 政府消息
  • 濠江日報
  • 澳門日報
  • 力報
  • 新華澳報
  • 正報
  • 華僑報
  • 現代澳門日報
  • 論盡澳門
  • 澳門平台
  • Media OutReach
  • 美通社
分類
  • 澳門新聞
  • 國際新聞
  • 科技資訊
  • 影視娛樂
新聞
  • ​前胡
  • ​預防多發性骨髓瘤措施
  • ​患者飲食調理
  • ​多發性骨髓瘤危害
  • ​多發性骨髓瘤治療方法
  • ​多發性骨髓瘤症狀
  • ​遺傳及病毒因素 引起多發性骨髓瘤
  • 20210412B7醫學健康
  • 內宮權斗
  • ​皇儲之爭
  • ​明憲宗免債派錢賑災
  • 20210411B7說古道今
  • ​開光毛筆助學業提升
  • ​開光毛筆助學業提升
  • ​開光毛筆助學業提升
  • ​開光毛筆助學業提升
  • ​開光毛筆助學業提升
  • ​生肖運財
  • ​未來十年運勢最旺的星座
  • ​謹防「躁氣」影響運氣

​三國禰衡為何不受諸侯重用

2021-02-28 00:48


禰衡這個人非常有才,連孔融都稱讚,但就是這樣一個曠世奇才,在三國爭奪人才如同搶奪寶物一樣的年代,諸侯們卻把他扔來丟去,誰都不用,其中原因究竟是什麼呢?

禰衡字正平,平原郡(今山東德州)人。禰衡在興平年間避難荊州,建安初期自荊州北遊來到許都。剛來許都的時候,禰衡懷裡揣著一種叫做刺的東西,就是一塊寫字的木板,相當於現代的名片,上面有自己的簡歷介紹。拿著這種東西,無非是像現在投遞簡歷一樣,希望大的公司錄用自己,在過去就是高官欣賞,給自己一個官做而已,但這塊木板上的字都已經模糊不清了,他的這份簡歷還沒有投出去。

是當時的當政者閉塞人才之路嗎?當然不是。當時雖然是曹操當政,但因為他表面上還要做出擁護漢室的樣子,所以他還要保留著一部分漢臣,像楊彪、董承等人。就是曹操本人這時期也是求賢若渴,還專門交代荀彧注重搜羅推薦人才。但禰衡除了孔融和楊修,其他的人誰也看不上。有人讓他去投奔陳群或者司馬朗,他卻說,我怎麼能去屈從殺豬買酒的呢!當時正得重用的荀彧、趙融,被他說成是一個可以借來臉面弔喪,一個可以給他管理廚房。

其實,禰衡能看得上的兩個人,都不是能夠幫助他當官之人。孔融已經是邊緣人物,漢朝廷已經不能任命有實權的官員,曹操也不可能重用他。孔融所以還在曹操身邊,也不過是曹操拿他當花瓶擺著好看罷了。至於楊修,他爹是漢臣,他家還和袁術有姻親關係,他自己想當官,也必須得「改換門庭」,即便是想幫他,也沒有這個本事。儘管如此,孔融還是把他推薦給了曹操。但是這個禰衡偏偏卻不買賬,就是不肯前往。

前面說過,禰衡不是不想當官,他不應曹操召喚最大的可能就是待價而沽,也希望像諸葛亮那樣,讓人家請他個三回四回,然後一層層加碼,最後給他一個更高的官職。其實他不清楚,他既沒有諸葛亮的才氣、名氣,也沒有諸葛亮的身世背景。而曹操也不是劉備,這時候不說是手下人才濟濟,就是在眼下的許都,雖然是國都新建,也是士子群集。想讓曹操像劉備那樣也來一個三顧茅廬,實在是比登天還難。

說起來,禰衡的悲劇正在於此,想當官,卻不積極地推銷自己,還幻想著被人來出價加價,真是異想天開。後來被渲染的天下皆知的《擊鼓罵曹》,無非是曹操給他的官職是一種羞辱,而他又嚥不下這口氣,反過來的一種報復而已。至於於義於理,都扯不上邊,因為劉表給他的官他當,黃祖給他的官他也當,而士子們得罪了他,他也照常罵。從這一點上來說,他只是想當官,想當大官,對於這樣的人,別說是諸侯,就是天下的士子,也沒有多少人會看得起他。

禰衡有文采不假,但這樣的人得到一個官職容易,想得到重要的崗位還需要取得信任,再想得到高位還需要一步一步的歷練。這就如同那個龐統,臥龍鳳雛齊名,劉備最初卻只給了他一個縣令,就是他開始還沒有得到劉備的完全信任。即便是諸葛亮,劉備得到他「如魚得水」,但開始的職務不過是軍師中郎將,後來才由軍師將軍慢慢升至丞相。在荊州期間,劉備讓他出使過東吳,督收過賦稅,說到底就是讓他歷練外交行政才能。像禰衡,並不具有行政才能,至少還沒有表現出這方面的才能,想一下子得到高官顯位,實在是挺難。曹操手下人才濟濟,建安七子個個文采斐然,但他們除了孔融外,職務都不算高,根本原因在於他們或者死的較早,或者被他人壓著,還沒有熬出頭來。

在三國那樣一個亂世,諸侯們用人都比較務實,一個人的文才名氣,只能是讓他進入仕途比較容易些,但要想得到提拔和重用,還得靠實際工作能力,也就是行政才能。

禰衡不懂得這個道理,認為跟曹操就應該是曹操第二,跟劉表就應該代替劉表做主,那要「主公」把原來的老臣子置於何處?正因為如此,禰衡不管到了哪裡,總是讚賞者少,嫉妒者多,一旦遇到凶險,多數人都是幸災樂禍,沒有人會伸出手來拉他一把。就是說,他的才能還沒有表現出來,而那番做派卻已經讓人生厭了。不用說諸侯們還不知道禰衡的軍事行政才能究竟有多強,就是權衡各種力量平衡,也不可能有人重用他。

一個人有性格並不是壞事,但目空一切看不起任何人就不能令人贊同了。禰衡的恃才傲物,已經到了極致,達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看到不如他的人,連話都不和人說」,因此,「人人都對他厭惡至極」!曹操將他送給劉表,人們給他踐行,因為人人都對他憎恨,他又姍姍來遲,就想給他一點兒教訓,相約等他到了都不起來迎接。既然遲到,禰衡不是給人道歉,反而大哭,說是自己行走在屍體之間。這樣的毒舌,三國第一也就是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