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 澳廣視新聞
  • 政府消息
  • 濠江日報
  • 澳門日報
  • 力報
  • 新華澳報
  • 正報
  • 華僑報
  • 現代澳門日報
  • 論盡澳門
  • 澳門平台
  • Media OutReach
  • 美通社
分類
  • 本澳新聞
  • 要聞
  • 兩岸觀察
  • 華澳人語
新聞
  • 台當局意圖糊弄「九二共識」難以得逞
  • 台當局意圖糊弄「九二共識」難以得逞
  • 「九二共識」是兩岸最大公約數
  • 趙少康棄選使黨主席選舉前景將有變化
  • 一花獨放不是春,春暖花開「談」何易
  • 一花獨放不是春,春暖花開「談」何易
  • 農林二十二條措施折射惠台政策「轉型」
  • 挺燦壓賴裂解新潮流系一箭三雕
  • 鄭文燦處境尷尬或將兩頭不到岸
  • 「春暖花開」辨真偽,試玉無須三日滿
  • 國民黨內訌既出於公義更有個人私怨
  • 還須警惕為「修憲謀獨」製造敲門磚之行徑
  • 鳳梨禁令讓「春暖花開論」破產
  • 鳳梨禁令下達時機恰到好處
  • 民進黨「立委」終於敢直面「林聖人」了
  • 民進黨「端起碗吃肉,放下碗罵娘」
  • 民進黨「憲政改革小組」名單面面觀
  • 人民政協今年涉台工作的兩大任務
  • 咬定青山不放鬆,任爾東西南北風
  • 仍是以反「台獨」為對台工作主要任務

鄭文燦處境尷尬或將兩頭不到岸

2021-03-16 02:57
  台灣地區的第八次「修憲」工程正在密鑼緊鼓地進行中。「立法院」已經成立了「修憲委員會」,並受收到接近四十個「修憲建議案」。民進黨中常會也通過了「憲政改革小組」的名單,蔡英文將鄭文燦列為該小組三名共同召集人之一。在人們的眼中,鄭文燦是蔡英文所屬意的接班人,此一安排似乎是要彌補鄭文燦未能按照原定安排在去年十二月接任「行政院長」的「損失」,讓其補足在「中央」層面的歷練。不過,正是此舉動,可能會「害」了鄭文燦。
  鄭文燦一直是蔡英文心目中的接班人選,她鄭文燦的偏愛,整個民進黨上下都能感受出來。儘管兩人在過去沒有多少交集,但蔡英文卻一直喜歡鄭文燦,因而在二零一四年的地方選舉選舉中,蔡英文頻頻到桃園市為鄭文燦站台造勢。此次選戰,民進黨一舉拿下六個直轄市中的四個,由北到南是桃園市、台中市、台南市和高雄市,而且高雄市長陳菊還是蔡英文的姊妹淘,但在就職禮時,蔡英文只是到了桃園市。
  蔡英文要扶持鄭文燦,除了是個人私誼之外,更是為了能夠實現民進黨長期執政的美夢着想。而要達成這個長遠目標,最關鍵一戰是二零二四年的「總統」大選。而「總統」大選是全民投票,必須爭取到最多的選票,把中間選票和淺藍選票都拿到手,才能勝選。而在這方面,鄭文燦遠優勝於賴清德。因為賴清德主要是受到「獨派」的支持,但卻將得不到中間選票及淺藍選民的票。如民進黨是推出鄭文燦參選,儘管不是「獨派」的理想人選,但「獨派」選民仍將會「含淚投票」,就像前兩次大選,「獨派」選民雖然並不喜歡蔡英文,但也要「被迫」將選票投給她的道理一樣。
  相比於民進黨內另兩位有志「二零二四」的人物賴清德、蘇貞昌,鄭文燦至今尚未有過「台獨」言行,也是在民進黨執政的地方政府中,首個設立兩岸小組的直轄市。他還曾表態,認同「和中」,幷表示「愛台與親中,我都不反對」,並表態推動推動「兩岸共好」。即使是在兩岸關係緊張的去年,鄭文燦在訪問金門時仍然表示,「希望兩岸以和平爲唯一選項,雙方均應積極創造和平條件,以對話取代軍事威脅」。在「火燒車」事件中,鄭文燦的處理手法較為理智,讓對岸專程赴台處理事件的涉台官員印象深刻。
  但是,鄭文燦除了是在陳水扁時期,短暫出任過「新聞局長」之外,未曾有過「中央」歷練,必須補足。為此,蔡英文曾經設想,在去年十二月二十五日鄭文燦的第二任桃園市長的任期已經過半之際,委任他為「行政院長」。因為鄭文燦於此時及其後辭桃園市長職,無需進行市長補選,只需由「行政院長」委任代理市長。這樣,就可一方面能夠絕對保證桃園市還掌握在民進黨的手中,而且也可為二零二二年「九合一」選舉提前佈局,培植市長參選人;二來也可避免進行市長補選而勞民傷財。
  但要真正執行起來,卻是「窒礙難行」。其一是受韓國瑜「落跑市長」影響,擔心屆時鄭文燦在辭職出任「行政院長」後,會遭受「韓粉」選民以同樣理由進行報復性攻擊。其二、更重要的是,當時以至直到現在,都並沒有要蘇貞昌「讓出位子」的正當性理由,因為並沒有遇到他必須按照慣例引咎辭職的事態,反而他正幹得好好的,不但是將民進黨的民調從谷底攀升,促成蔡英文高票當選連任,而且抗疫成績不賴,還展現了行政才能。何況,蘇貞昌還有著個人的強烈企圖心。雖然他一再否認自己將會參選「總統」,但人們卻仍然「姑且聽之」,並不相信。即使是必須服從大局而棄選,他畢竟還需要在「行政院長」位置上「多坐一會」,為其女兒蘇巧慧參選新北市長創造有利條件。
  因而曾經有人建議,鄭文燦可先不接「行政院長」,而是另行安排一個「中央」職位,如「總統府」秘書長,或「國安會」秘書長之類,讓他增加「全島性」的知名度,並覷機就近接任「行政院長」。但這兩個職位都是專職的,仍然存在著「落跑市長」的問題。而民進黨「憲政改革小組」共同召集人,則是兼職的,並不影響其在桃園市政府的市政工作。而且,時間也將會較短,可能只有一年多,在「立法院」通過並提出「修憲案」後,其職能任務也就「大功告成」。
  但將鄭文燦擺放在「憲政改革小組」,對其政治前景充滿了不確定性。蔡英文的用意,除了是讓其具有「中央歷練」的經歷之外,可能也是要讓其與另一共同召集人柯建銘全力合作,制衡也是共同召集人的「獨派」代表姚嘉文。但如果處理不好,可能會反過來遭受「獨派」挾持,甚至「身不由己」地走向並加盟「獨派」。
  蔡英文之所以一方面阻止民進黨「立委」蔡易餘、陳亭妃等提出敏感的「台獨修憲建議案」,另一方面卻又安排「獨派」大佬姚嘉文任「憲政改革小組」共同召集人並排序首位,顯然是為了疏導「獨派」的情緒。實際上,「獨派」不斷地向蔡英文施加「修憲謀獨」的壓力,辜寬敏還成立了「台灣制憲基金會」,策劃推動「制憲公投」。對此,蔡英文要讓他們有一個「出氣口」,因而安排了曾任民進黨主席的姚嘉文,為「憲政改革小組」的共同召集人之一。
  但姚嘉文卻「假戲真做」,在出任「憲政改革小組」共同召集人後的首次對外發言,竟然聲稱必須按照民進黨黨章、黨綱的規定,進行「制憲」而不是「修憲」,而且「制憲」後的「國家」名稱就是「台灣共和國」。這就給也是作為共同召集人之一的鄭文燦,備受壓力,必須在遏止姚嘉文的意圖的同時,又不能「得罪」黨內「獨派」勢力。如果操作失當,說不准自己也被裹挾進去。
  實際上,雖然「憲政改革小組」的另兩位共同召集人柯建銘、鄭文燦,都可以對姚嘉文發揮制衡作用,但柯建銘因為是民進黨「立法院」黨團總召,因而其主要任務是監督民進黨黨團及黨籍「立委」。而鄭文燦則才是作為民進黨中常委在「憲政改革小組」中的「專職代表」及真正統合人。因此,他遭受姚嘉文的壓力壓力及衝擊,就是首當其衝的。在此情況下,他究竟是能夠頂住「獨派」的壓力,堅持「修憲」議題都是非敏感的技術議題,還是被「獨派」牽著鼻子走,對其個人的政治前景以至兩岸關係,都有著巨大的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