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 澳廣視新聞
  • 政府消息
  • 濠江日報
  • 澳門日報
  • 力報
  • 新華澳報
  • 正報
  • 華僑報
  • 現代澳門日報
  • 論盡澳門
  • 澳門平台
  • Media OutReach
  • 美通社
分類
  • 本澳新聞
  • 要聞
  • 兩岸觀察
  • 華澳人語
新聞
  • 到了考驗官員和建制派是否「忠誠廢物」的時候
  • 到了考驗官員和建制派是否「忠誠廢物」的時候
  • 改良漢狄比例法不利於建制派協調參選
  • 從圍聚勞工局的另一「深層原因」說起
  • 從圍聚勞工局的另一「深層原因」說起
  • 顧全大局統一協調鞏固愛國者治澳優勢
  • 既要堅持改革初衷又要耐心疏導解釋
  • 第三輪經援措施偏重於內循環式扶持中小微企
  • 開拓票源與維持蜜月期的交鋒,看誰笑到最後?
  • 選舉指引既要嚴厲規範更要防止矯枉過正
  • 選舉指引既要嚴厲規範更要防止矯枉過正
  • 繼續推動具有澳門特色「一國兩制」實踐行穩致遠
  • 選管會相關指引宜明確納入法律規範
  • 澳門無懼外部勢力干預,「它敢來,我們就敢反」
  • 立法會選管會預先敲響警鐘防遏違規行為
  • 清掃門庭後必全面推動發展經濟改善民生
  • 「愛國者治港澳」與發展經濟改善民生並駕齊驅
  • 實行具有澳門特色的「愛國者治澳」原則
  • 深入發動群眾全面接種疫苗形成免疫群體
  • 「港獨」學生要將蔡英文推往火堆上燒烤?

開拓票源與維持蜜月期的交鋒,看誰笑到最後?

2021-03-15 04:17
  澳門特區政府經濟財政司司長辦公室昨日傍晚透過新聞局發出採訪通知,將於今日上午十時半召開「二零二一保就業、穩經濟、顧民生計劃」新聞發佈會。
  據相關消息透露或揣測,可能是宣布發放第三期「消費券」及對中小微企的支持措施。因而人們也就很自然地將之與近日發生的兩大動向或事件「有機」地聯繫起來:
  其一在行政長官賀一誠主持成立第七屆立法會選舉管理委員會,尤其是訂定九月十二日為第七屆澳門立法會選舉投票日之後,一些議員及其背後的社團就開始頻密發聲,列舉中小微企經營的困難及本地僱員處於「停薪留職」狀況的數據,呼籲特區政府發放第三期「消費券」,及推出新的支持中小微企的措施。這是「一為神功,二為自己」。「神功」當然是絕大多數澳門居民的共同利益;「自己」就是當事人及其背後團體的「選舉利益」了,為自己拉票也。
  其二是上週五有失業工友代表在高天賜議員陪同下,前往勞工局與負責人會面,數百名失業工友在勞工局大樓外聚集等待。由於現場人數眾多,警員在場維持秩序並拉起封鎖線。期間有人情緒激動,撕斷封鎖線,有人愈發鼓譟強行進入勞工局,並不理警方勸阻而衝出勞工局門外馬路,有逾百人在馬揸度博士大馬路上聚集,現場交通一度受阻。大批警員到場增援,築起人鏈維持秩序,並禁止車輛駛入馬揸度博士大馬路。有人與警員推撞拉扯,最終至少有三人被制服及帶返警局。該事件雖然表面上是失業勞工自發,但由於有議員從中「協助」,因而也被人們視為其為自己的「選舉利益」而出動。實際上,各類社交媒體甚至是一向傾向於反對派的網媒,都普遍地作此事件作出負面分析及批評,甚至斥之為「搞亂澳門」。
  奇怪的是,曾經以發動居民上街遊行抗議而打響「第一炮」,自稱為「光輝五月」的蘇嘉豪,這次卻是袖手旁觀,沒有公開介入此事。這可能是因為他當年發動及組織居民遊行到行政長官官邸外聚會,被法院判決「非法集會罪」成立,因而擔心會被視為「重犯」而被「DQ」,影響其繼續參加立法會選舉的權利,而不敢「輕舉妄動」。
  實際上,本來檢察院是控以蘇嘉豪和鄭明軒「嚴重違命罪」的。筆者為此撰文分析指出,倘法官是以檢察院的指控罪名進行審理並作出判決,量刑可能會超逾三十日。而《澳門基本法》規定,立法會議員在澳門特區區內或區外犯有刑事罪行,被判處監禁三十日以上,經立法會決定,即喪失其立法會議員的資格。這就等於是「製造烈士」——蘇嘉豪在被判處三十日或以上的刑期後,即使是緩期執行,也將會導致他的議員資格被褫奪。這樣,他就可以在沒有任何道德和規範的管束之下,全世界地飛,向各種政诒機構和政客訴說其所遭受的.「政治迫害」,作為詆毀r一國兩制」的「相罵本」。而以法律為準繩,以事實為依據,並比照善豐花園「阻街」等案例的判決,低於三十日的量刑,並予以緩刑,就等於是繼續將蘇嘉豪困在立法會的「鳥籠」中——必須繼續遵守立法會的各項規範,包括不能像其「同道中人」那樣,在立法會開會時亂擲紙飛機。實際上,他們就是因為在立法會的會議廳「擲出瘾」來,再加上當時在何超明掌控的檢察院,對他們在同一地方意圖衝破警方的警戒線,甚至對警員衝撞,也未予檢控,因而才在行政長官官邸「再擲一次」,而惹來這次「更換檢察長」後的檢察院的控訴。
  後來,法官改以「非法集會及示威罪」作出判決,並判處一百二十日罰金。其中蘇嘉豪的罰金以每天三百四十元計算,合共四萬零八元;鄭明軒的罰金以每天二百三十元計算,合共二萬七千六百元。法官以事實為依據,以法律為準繩,作出了被告罪名成立,但刑罰又不至於褫奪蘇嘉豪議員資格的量刑的判決,是充滿了政治智慧。蘇嘉豪為了儘早恢復行使立法會議員的權利,放棄了上訴權利;而鄭明軒則以法官改判罪名,令其律師沒有時間準備辯護材料,進行上訴。當然,由於他不是議員,沒有「盡快恢復行使議員權利」的「包袱」,因而有充足時間耗得起上訴程序。
  上週六高天賜議員的作為,可能也有類似蘇嘉豪被控訴及判決「非法集會」的危險。因為當天的情況,雖然他只是陪同失業工人代表與勞工局負責人會面,但因為有他「出頭」,因而感召到更多的失業工人前往勞工局外參與聚集活動,並有個別人作出襲警行為,這就比蘇嘉豪當年的行為要嚴重得多。畢竟,當年跟隨蘇嘉豪上東望洋山者,只是向特首官邸擲紙飛機(當然,倘是粘有危險物品粉末就極為嚴重),沒有襲警。況且,也抵觸了新型冠狀病毒感染應變協調中心「不群聚」的指引。
  上述的兩個動向或事件,都與當前的經濟情勢有關。本來,在中央決定恢復辦理接受自由行簽注申請之後,都希望能局部地促進恢復澳門經濟。但實質效果並不理想,甚至各行各業寄望甚高的「春節黃金周」,也因為「就地過年」,而讓人們「希望越高,失望越重」。因而某些議員就具有了要求政府發放第三期「消費券」及採取相關措施繼續扶助中小微企的正當性。相信在選舉中,這將會發生「加分」作用。
  至於高天賜議員「參與」失業工人的活動,是「加分」還是「減分」,現在尚難以估計。從對反對派選民具有重大影響的社交媒體的反應看,恐怕不會太樂觀。不過,由於在反對派陣營的現任議員中,區錦新宣布棄選,吳國昌宣佈即使繼續參選也不會排在第一位,倘再加上對華人天主教友擁有較大影響力的潘志明繼續棄選,這部份需要尋找寄托出口的選票,可能會有一定的比例流向高天賜。
  但特區政府今的危機處理做得不錯,除了是當日勞工局負責人在會見作出適當的解釋及承諾之外,昨日勞工局又透過新聞局圖文並茂及列舉具體數字地發出《特區政府高度關注建築工人就業訴求》的資訊,指出特區政府高度關注建築工人的就業訴求,公共部門間保持密切聯繫,並協調已開展公共工程的承建商,加快收集公共工程的用人的最新需求,創造更多就業機會,冀能及時推薦合適工友進行配對,以確保符合技能工友優先和持續就業。勞工局還強調指出,倘本地工友專業技能水平未能達標,勞工局亦可提供技能提升課程,讓其能儘快掌握技能並再次安排配對,協助儘快投入就業市場。
  在選舉年如何避免成為候選人攻擊對象,這不但是應對選舉的問題,更是推進治理能力現代化建設的重大問題,還是應對選舉的問題。古今中外的經驗都顯示,在每逢選舉季節時,候選人都會利用政府的施政失誤進行批評,作為鞏固其基本盤,開拓新票源的「利器」。因而一些有作為的政府,也就會在選舉年更加努力工作,盡量避免施政失誤,甚至是「大撒糖」,以「糖衣砲彈」「塞住」各位參選人的「炮口」。
  看來,特區政府將於今日宣佈的「二零二一保就業、穩經濟、顧民生計劃」,就具有這方面的功能。當然,更是賀一誠「以民為本」施政理念的展現,更有利於進一步延長他與澳門居民的「蜜月期」。
  當然,中央也宜「幫扶」賀一誠和澳門特區政府一把,推出幅度更大的惠澳措施,並盡快恢復個人遊簽注網上申請,及赴澳旅遊團簽注申請,幫助澳門盡快恢復經濟。讓反對派候選人失去攻擊特區政府的籍口。這也是更大程度地實行「愛國者治澳」,讓澳門特區的政權機關之一的立法會,更為牢固地掌握在愛國愛澳者的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