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 澳廣視新聞
  • 政府消息
  • 濠江日報
  • 澳門日報
  • 力報
  • 新華澳報
  • 正報
  • 華僑報
  • 現代澳門日報
  • 論盡澳門
  • 澳門平台
  • Media OutReach
  • 美通社
分類
  • 本澳新聞
  • 要聞
  • 兩岸觀察
  • 華澳人語
新聞
  • 台當局意圖糊弄「九二共識」難以得逞
  • 台當局意圖糊弄「九二共識」難以得逞
  • 「九二共識」是兩岸最大公約數
  • 趙少康棄選使黨主席選舉前景將有變化
  • 一花獨放不是春,春暖花開「談」何易
  • 一花獨放不是春,春暖花開「談」何易
  • 農林二十二條措施折射惠台政策「轉型」
  • 挺燦壓賴裂解新潮流系一箭三雕
  • 鄭文燦處境尷尬或將兩頭不到岸
  • 「春暖花開」辨真偽,試玉無須三日滿
  • 國民黨內訌既出於公義更有個人私怨
  • 還須警惕為「修憲謀獨」製造敲門磚之行徑
  • 鳳梨禁令讓「春暖花開論」破產
  • 鳳梨禁令下達時機恰到好處
  • 民進黨「立委」終於敢直面「林聖人」了
  • 民進黨「端起碗吃肉,放下碗罵娘」
  • 民進黨「憲政改革小組」名單面面觀
  • 人民政協今年涉台工作的兩大任務
  • 咬定青山不放鬆,任爾東西南北風
  • 仍是以反「台獨」為對台工作主要任務

台當局意圖糊弄「九二共識」難以得逞

2021-03-23 02:58
  從上週四的陸委會每週例行記者會上,大陸「央視」駐台記者的提問中,可以觀察到,就連大陸駐台記者也已感受到,民進黨當局尤其是蔡英文本人,試圖以一個新的概念,來表達一九九二年海峽兩會在香港談判及後續函電往來所達成的共識,來恢復兩岸制度性聯絡機制及兩會談判,但就堅持不接受「九二共識」的提法。
  實際上,蔡英文在二零一六年的「五二零講話」中,就有此想法,她說她尊重一九九二年兩岸兩會秉持相互諒解、求同存异的政治思維,進行溝通協商,達成若干的共同認知與諒解,希望能在這個既有的事實與政治基礎上,持續推動兩岸關係和平穩定發展。而邱太三上週四的說法,也基本上是這個調子。
  但為何蔡英文堅持拒絕承認「九二共識」?除了是受肘於民進黨的「台獨黨綱」,及她本人親手擬制的「特殊兩國論」之外,可能還有一個癥結,是在於蔡英文本人與蘇起的「私人糾結」。
  實際上,大家都知道,「九二共識」這個名詞,是蘇起「發明創造」的。背景是,二零零零年三月十八日舉行的第十任「總統」選舉,因為國民黨分裂而扯薄支持者的選票,陳水扁「漁翁得利」地僅以百分之三十九點三的得票率當選。隨後不久,陳水扁宣佈,將會委任蔡英文為「陸委會」主委,於五月二十日政權交接時就任。四月二十八日,蘇起在梳理總結一九九二年三月二十二日至二十七日,海峽兩會在香港進行會談,及後續的雙方文電往來中,雙方就「一個中國」的論題分別提出了多項表述方案,最後達成沒有文件的口頭共識:「海峽兩岸各自以口頭方式表述海峽兩岸均堅持一個中國原則」的過程,幷以「九二共識」來高度概括之。
  當時外界都認為,這是蘇起在「告誡」蔡英文,在接任「陸委會」之後,必須繼續按照「九二共識」處理兩岸事務。而看在蔡英文的眼中,等于是要將「九二共識」強加於她的頭上並「框住」自己,因而產生反感及抗拒的情緒。其實在某個角度說,這是一個「陸委會」前後任主委「鬥法」的心理問題。
  其實,早在九個月前,蘇起就已經與蔡英文結下了很深的「梁子」。一九九九年五月,李登輝為了提前部署應對大陸海協會會長汪道涵將於十月間回訪台灣,可能會在兩人會面時提出「一個中國」的內涵及進行兩岸政治對話的訴求,指示蔡英文成立「強化中華民國國家主權地位研擬小組」,研擬應對辦法。蔡英文率領小組成員完成了《强化中華民國主權國家地位》研究報告,其核心內容是「特殊的國與國關係」,被輿論簡稱爲「兩國論」。李登輝如獲至寶,急不及待,將本來是計劃向汪道涵實施「突然襲擊」的「特殊兩國論」,在七月九日接受《德國之聲》電台記者專訪時,提前爆了出來,引發台灣海峽「小兩岸」和太平洋「大兩岸」的政治危機。
  蘇起作為「陸委會」主委,必須負起善後責任。七月十二日,他在「陸委會」舉行記者會,首度對「特殊兩國論」作出權威性的「官方解讀」。在答复記者提問時,聲稱台灣要「打破中共的『一個中國』迷思」、「揚棄中共的『一個中國』原則」。使得「特殊兩國論」議題猶如滾雪球般越滾越大,釀成台灣海峽波濤洶湧。蔡英文埋怨蘇起過度解讀,導致「始作俑者」的她要「背黑鍋」。現在,蘇起又回過頭來要她承認及執行以「一個中國」原則為核心內涵的「九二共識」,她感到難以接受。
  蔡英文出任「陸委會」主委後,在「一個中國」和「九二共識」問題上反反覆覆。六月二十日,陳水扁在其就職一個月時接見美國亞洲基金會訪問團,明確表示扁政府願意接受台灣海基會和大陸海協會于一九九二年達成的關于「一個中國」的共識。但在翌日,蔡英文却竟然不顧「以下犯上」的忌諱,以「陸委會」主委的身份發表「緊急澄清」新聞稿,明確表示兩岸從來沒有在「一個中國」原則上達成過共識,這等于是完全否定了陳水扁接受「九二共識」的可能性。
  然而,就在她「犯上頂撞」陳水扁的同一年,她在前往「立法院」備詢,接受國民黨籍「立委」陳超明質詢時曾說,「我們的一個中國各自表述,是在一九九二年所談的過程,在我們的立場,是各自表述一個中國。」當陳超明跟進質詢「就是說中國大陸講他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台灣就說我們的中華民國是嗎?」 蔡英文當即爽快地回應說:「對!因為憲法上是講中華民國。」這段對話,白紙黑字地刊載在第八十九卷第四十一期《立法院公報》上。而這樣的解讀,與包括蘇起在內的國民黨人對「九二共識」的偏頗解讀「一個中國,各種表述」,已經基本趨同。
  到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日,她在就職演講中,也聲稱承認一九九二年兩岸兩會會談的歷史事實與求同存異的共同認知,並希望能以此基礎來恢復兩岸會談。
  整體看來,蔡英文是有意願恢復兩岸制度性聯絡機制及兩會談判的。但是,卻又希望能繞過「九二共識」。不過,她也知道,北京必會不接受,就希望能「換一個提法」。如上述「五二零講話」中的「九二事實」,及邱太三的「創造性模糊」,最具代表性。
  民進黨中的其他人,也有類似的想法。其中,曾經是「鐵桿獨派」,並曾多次率隊到聯合國總部門前請願,提出「台灣加入聯合國」訴求的呂秀蓮,近年卻「轉性」,不斷提出「促談」的「新概念」,包括昨日提出的以「二二共識」代替「九二共識」,以「一個中華」代替「一個中國」。
  民進黨局和蔡英文的思路,就是以「模糊概念」繞過或代替「九二共識」。維持,邱太三還抬出來基辛格。他說,所謂「建設性模糊」,是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所發明的用詞,是指在談判中,對於敏感而爭議的部份,故意使用模稜兩可的措辭,以滿足雙方的談判需求。
  然而,邱太三卻刻意不提基辛格運用「建設性模糊」技巧的最著名範例,就是在一九七二年的《上海公報》中對「一個中國」政策的定義:美方認識到在台灣海峽兩邊的所有中國人都認為只有一個中國,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美國對這一立場不提出異議。
  因此,怎麼「建設性模糊」,都繞不過「一個中國」原則,也繞不過「九二共識」。當然,相對於運用於國際場合的外交用語的「老三句」:「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代表全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台灣是中國的一個省。」
  由錢其琛副總理提出的「新三句」:「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大陸與台灣同屬于一個中國,中國的主權與領土完整不容分割。」還有汪道涵提出的「八十六字箴言」:「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目前尚未統一,雙方應共同努力,在一個中國的原則下,平等協商,共議統一。一個國家的主權和領土是不可分割的,台灣的政治地位應該在一個中國的前提下進行討論。」可能較為寬鬆些,但這也是兩岸定位的「紅線」,更是「九二共識」的核心內涵,不能含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