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 澳廣視新聞
  • 政府消息
  • 濠江日報
  • 澳門日報
  • 力報
  • 新華澳報
  • 正報
  • 華僑報
  • 現代澳門日報
  • 論盡澳門
  • 澳門平台
  • Media OutReach
  • 美通社
分類
  • 本澳新聞
  • 要聞
  • 兩岸觀察
  • 華澳人語
新聞
  • 到了考驗官員和建制派是否「忠誠廢物」的時候
  • 到了考驗官員和建制派是否「忠誠廢物」的時候
  • 改良漢狄比例法不利於建制派協調參選
  • 從圍聚勞工局的另一「深層原因」說起
  • 從圍聚勞工局的另一「深層原因」說起
  • 顧全大局統一協調鞏固愛國者治澳優勢
  • 既要堅持改革初衷又要耐心疏導解釋
  • 第三輪經援措施偏重於內循環式扶持中小微企
  • 開拓票源與維持蜜月期的交鋒,看誰笑到最後?
  • 選舉指引既要嚴厲規範更要防止矯枉過正
  • 選舉指引既要嚴厲規範更要防止矯枉過正
  • 繼續推動具有澳門特色「一國兩制」實踐行穩致遠
  • 選管會相關指引宜明確納入法律規範
  • 澳門無懼外部勢力干預,「它敢來,我們就敢反」
  • 立法會選管會預先敲響警鐘防遏違規行為
  • 清掃門庭後必全面推動發展經濟改善民生
  • 「愛國者治港澳」與發展經濟改善民生並駕齊驅
  • 實行具有澳門特色的「愛國者治澳」原則
  • 深入發動群眾全面接種疫苗形成免疫群體
  • 「港獨」學生要將蔡英文推往火堆上燒烤?

到了考驗官員和建制派是否「忠誠廢物」的時候

2021-03-22 07:33

 自澳門特區政府公佈「二零二一保就業、穩經濟、顧民生計劃」後,事態的發展,正如筆者當時的分析,商界及經濟學專家都抱持持正面態度並予以支持,而正在爭取連任的直選議員尤其是反對派議員,還有正在醞釀參加立法會直接選舉的人士,則迎合民粹,予以激烈反對,又是懲求簽名,又是陳情上書,又是醞釀發動大遊行,以作抗議,並要求特區政府收回電子消費券,改派消費卡。

  可能最尷尬的是本來就是特區政府「管治同盟」的傳統愛國愛澳團體。一方面,在政治上,他們應當響應及支持特區政府的計劃措施;另一方面,因為他們的代表人物或正在爭取連任,或是響應習近平主席「薪火相傳」的號召,計劃推出新人參選,不但必須鞏固基本盤,不能流失票源,而且還需開拓票源,更需照顧老工人、老街坊的情緒。而且,其中一個基層社團的主要負責人,與行政長官有親屬關係,就更是處於「左右為難」的尷尬狀況。

  不過,到目前為止,基層社團的表現還是較有分寸的,並沒有表態否定及反對特區政府的計劃措施,只是提出優化措施的建議,並希望特區政府繼續廣泛聽取社會意見,不斷優化計劃內容,為居民提供更全面的支持。期望在考慮總體經濟政策的同時,對於部分受無薪假影響,家庭收入大幅下降的困難家庭,在水、電、食物、教育、房租或房貸等剛性開支上,能有更針對性的支援措施,進一步減輕居民生活壓力。而且,應當以普羅大眾尤其是長者容易了解的方式,解釋電子消費券的使用方法。

  看來,基層社團一方面表態理解特區政府推出此計劃的初衷是提振內需以促經濟保就業崗位穩定,另一方面卻也要求特區政府不斷優化計劃內容,是恰到好處。就此做法而言,並不能列入田飛龍教授所指的「忠誠廢物」序列,初步經受了考驗。

  那麼,特區政府的官員尤其是主事官員就更應經受考驗了。既要堅持初衷,維護行政長官賀一誠和特區政府的管治權威,及基本法所設定的「行政主導」原則,不能被民粹尤其是老是與「行政主導」原則相扞格的反對派議員「牽著鼻子走」,又能靈活處理調整,妥善解決此「政治危機」,以實際行動表明自己是「想做事、會做事、能共事、幹成事、不出事」,及「政治上靠得住、工作上有本事、作風上過得硬、市民大眾信得過」的又「紅」(愛國愛澳)又專的官員,並非是「忠誠廢物」。

  從目前情況看,主事官員初步做到了。一方面,並沒有在反對派及民粹派的凌厲攻勢面前「跪低」,「撤回」計劃;另一方面,主動出擊,走訪包括有代表參與立法會選舉的基層社團在內的各界別各行業社團,詳盡介紹闡述「二零二一保就業、穩經濟、顧民生計劃」的原意,是政府希望以消費優惠計劃動員集合更多力量,以政府送出優惠,居民以提前發放的現金分享參與,商家以更實惠的價格,支付機構以更優質的服務面向廣大澳門居民。政府、商戶、居民和移動支付機構一起共創本澳的內循環;及內涵是該計劃分普惠民生政策和提振經濟政策兩部分,普惠民生部分包括已篤定四月十二日提前發放的現金分享措施、減稅減負措施、職業技能提升措施和澳人食住遊四大項;提振經濟部分包括冀通過促進消費、暢通本澳內循環的電子消費優惠計劃和長者消費優惠。並表態政府部門將會從多方面加強宣傳,正不斷推出更多的視頻及圖文包等,以簡明方式介紹有關操作。同時,會繼續全方位加強宣講,方便公眾查詢及閱覽有關訊息。特區政府還透過新聞局發放新聞稿,表態將會認真分析社會各界的意見,對電子消費券方案作進一步的優化和完善,以期達致保障就業、穩定經濟、惠顧民生的政策目標。與此同時,特區政府相關部門還與消費行業團體代表舉行座談會,「先禮後兵」地告誡商界,禁止藉此計劃抬升物價,損害消費者的利益,增加失業工人和無薪假者的困難,因此而破解特區政府的「二零二一保就業、穩經濟、顧民生計劃」。就此而言,初步做到「效果與動機相統一」,充分體現特區政府在推進治理體系及治理能力現代化建設上所作出努力發揮的效果。

  賀一誠沒有「跪低」,也折射出中央對第五任行政長官人選的決策是正確的。實際上,賀一誠在二零一八年之前,一直是在宣佈不會參加特首選舉的。因而人們都普遍認為,既是「何崔集團」主要成員,也是「紅三代」的梁維特,是第五任行政長官的「真命天子」。但在前年全國「兩會」上,賀一誠突然宣佈參選,而且還在北京的全國「兩會」期間,與梁維特進行「空中過招」。這就讓人們隱隱約約地感受到,賀一誠的「突然」宣布參選,這是中央的決策,目的是在充分肯定何厚鏵、崔世安兩位行政長官的成績的基礎上,第五任行政長官的人選必須與「何崔集團」作出適當切割,避免新的行政長官繼續背負「歐文龍案」的「原罪」,使得其施政被絆手絆腳,難以展開,進而損害「行政主導」。

  實際上,即使是崔世安身家清白,老實到「擔屎唔識偷食」,沒有任何貪污受賄行為,但因為是「何崔集團中人」而揹負了「歐文龍案原罪」,被反對派以「搶占輿論高地」的策略,「先講先贏」地向其扣上「貪污受賄」的大帽子。倘所推出的政策措施不合民粹意見,就上街遊行抗議,而崔世安自己也因為背負了「原罪包袱」而無法堅持原則,隨即「跪低」,被迫接受反對派「撤回」的訴求。反對派甚至還「借助鍾馗打鬼」,拿出一個被廉政公署調查後宣佈已經過了追溯期的「十幅墓地案」,籍口民政總署的官員沒有「按時」將相關資料送交檢察院時,攪風攪雨,「攪得周天寒徹」,攪到公務員「前怕狼後怕虎」,無法正常工作,嚴重衝擊基本法所設定的「行政主導」原則。因此,由與「何崔集團」沒有密切關係的賀一誠出任行政長官,就是避免「崔世安現象」再次發生的最佳辦法。

  從賀一誠在團隊在這次「政治危機事件」的初步反應看,沒有辜負中央的期待。一方面,堅持原則,按照參選時「不向民粹屈服」的承諾,沒有接受反對派「撤回」的訴求。而且更重要的是,在蘇嘉豪以「失踪七十二小時」祭出「激將法」時,沒有上當。避免直接上「火線」遭受攻擊,維護「行政主導」的最高「防火牆」(其實這是政治公共關係學的基本操作常識),穩住陣腳;另一方面,也避免「刺激」民粹,「火上加油」,而是派出相關人員,主動走上門,到各社團尤其是基層團體座談,徵求意見。而且,還「先禮後兵」地告誡商界,不但抬升物價。

  如果是在承平常態時候,這樣的表現已可給足「一百分」。但今年是選舉年,有些人為了自己的選舉利益,可能會不惜以合作或「踏界」的過激手段搶奪選票,因而效果如何,仍待觀察。但就方法論而言,絕對正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