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 澳廣視新聞
  • 政府消息
  • 濠江日報
  • 澳門日報
  • 力報
  • 新華澳報
  • 正報
  • 華僑報
  • 現代澳門日報
  • 論盡澳門
  • 澳門平台
  • Media OutReach
  • 美通社
分類
  • 澳聞
  • 經濟
  • 要聞
  • 體育
  • 藝海
新聞
  • 疫情陰霾 投行下調全年賭收預測
  • 緩解物流系統技術難題
  • 學者:港客回流 利賭收逐步提升
  • 疫情逼停海外客商來澳開公司
  • 安踏體育上半年業績超預期
  • 一九年旅客直接消費二千八億
  • (一家之言)豐富內涵 迎出行模式轉變
  • 珠海QFLP試點 澳資企五家
  • 澳航上月接收AerCap新飛機
  • 廣東“6.18”網購成交按年增36%
  • 粵完成首筆可再生能源交易
  • 勞動力供需失衡 拖累多國復甦
  • 淺談房地產投資信託REITS
  • 港澳商議通關 賭股應聲齊上
  • 四月餐飲零售景氣趨升
  • 澳團赴吉林考察梅花鹿產業
  • 大灣區製造商經營追近疫前
  • (一家之言)通關一步遙 自強迎轉機
  • 外圍股市受壓 恆指跌312點
  • 國開行港分行25億人債MOX上市

謹守股神“投資心法” 無懼通脹“蟑螂”

2021-05-17 06:35

    謹守股神“投資心法”   無懼通脹“蟑螂”

    上周全球科技股出現拋售潮,美國納指在周一至周三下跌了5%,標普500指數下跌4%,道瓊斯指數下跌3.6%。在此期間,紐約交易所下跌的股票曾超過上升股票2千多家,是歷史上罕有的強烈賣壓。雖然美股在周四、五兩天出現強烈反彈,投資者宜採取較保守策略,保持一定比例的現金,切勿貿然追高,這是絕對不會錯的。

    對通貨膨脹的憂慮牽動着市場情緒,最新公佈的美國消費物價指數較去年四月上漲4.2%,是○八年以來最大升幅,遠高於市場預期3.6%,引起對聯儲局提前調整當前寬鬆貨幣政策的擔心,目前市場認為在二二年底加息起碼0.25厘的概率為100%。不過也有聯儲局高官表示,通脹急升不會是持久現象,目前主要受疫情下運輸不暢、僱工短缺、消費復甦等短期因素影響,寬鬆的貨幣政策不用急於改變。

    美國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CDC)宣佈,由於近期疫情有所紓緩,在大多數情況下,已完全接種疫苗的人不需要在室內或室外戴口罩。消息傳出導致航空、郵輪、零售等復甦受惠股票價格暴漲。另一方面,美國商務部公佈四月份零售數據持平,顯然拜登政府向民眾派錢刺激消費的效應開始退潮。但企業陸續公佈的首季財報表現大多數強於預期,市場利多和利空消息互見,並非一面倒。

    專家分析通脹可控

    通貨膨脹重臨已成為社會上的熱門話題,但對未來經濟的衝擊力度看法卻意見不一。○八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克魯格曼(Paul Krugman) 最近在《紐約時報》的專欄撰文,認為通脹不至一發不可收拾,應在可控範圍之內。

    他提出的理由有兩點,一是美國經濟剛開始從新冠肺炎疫情低潮復甦,各方面遭遇一些瓶頸問題,如原材料、運輸、勞工等供應未回復正常,確實見到一些物價上漲情況,但這些短缺可能是“暫時”現象,稍後就會解決。不過他也坦承自己看法“有可能是錯的”,至少通脹不是轉瞬即逝的憂慮。

    惡性通脹之說不實

    第二個理由是聯儲局 “印鈔”必然導致惡性通脹(hyperinflation)之說不實,在美國過去40年其實並沒有發生。克魯格曼將之稱為“蟑螂想法” (cockroach idea) ,意指這個未經證實的理論,雖然沉寂一時,卻經常會像打不死的蟑螂重新冒出來。

    克魯格曼認為大量印鈔支付政府債務的確可能導致高通脹,如一九九○年代初巴西就是明顯例子,但類似情況在美國卻未發生過,即使在貨幣供應量(M2) 激增時期亦然。任何因貨幣供應量大增就預測通脹將猛升的人,都錯得很離譜。

    他指出弗里德曼(Milton Friedman,一九七六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曾根據八○年代初M1貨幣供應快速增長狀況,預測八三年通脹升至8%,八四年升至雙位數,八五年至8-10%,但最後都未成真。當時美國經濟疲弱,貨幣供應雖然增加,但失業率高企,通脹反而走低。

    克魯格曼認為在利率極低的環境下,貨幣的角色變成了“另一種資產”。相對其他資產(如國債等)收益不高,好的投資機會難求,民眾坐擁大量現金,又不覺有迫切把錢投作其他用途,造成在貨幣供給升高的情況下,貨幣流通速度(velocity of money) 卻在減少,因此非必然導致惡性通脹。克魯格曼稱,其實在一四年左右,絕大多數經濟學者已接受一種觀念:就美國而論,只憑貨幣供應數字,基本上無從預測未來的通脹。

    優質股抗熊市通脹

    作為散戶投資者來說,實在不必過度解讀這些經濟學大神的理論,知道就可以了。股神巴菲特曾說過: “就算聯儲局主席偷偷告訴我未來兩年的貨幣政策,我也不會改變自己任何一個作為。”筆者認為不如堅守巴菲特的投資心法核心:“選擇最優秀和最有潛力的股票作為投資組合,耐心地陪伴它們成長。”而筆者上周提出的“優質”和“稀有”對抗通脹原則,無論是在牛市或是熊市、高通脹或低通脹時期其實均適用。

    容永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