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 澳廣視新聞
  • 政府消息
  • 濠江日報
  • 澳門日報
  • 力報
  • 新華澳報
  • 正報
  • 華僑報
  • 現代澳門日報
  • 論盡澳門
  • 澳門平台
  • Media OutReach
  • 美通社
分類
  • 澳聞
  • 經濟
  • 要聞
  • 體育
  • 藝海
新聞
  • 美加速縮債 港股繼續下行
  • 避險升溫 黃金上揚
  • 國際銀行深合區支行獲准開業
  • 空港發展澳發三億美元債券
  • 系統化管理確保質量穩定
  • 良心企業拓品牌 靈活創新展風姿
  • 金沙:符國際標準 設計予信心
  • 澳門製造口罩獲博企採購增口碑
  • 恆大危機 重創內地房產銷售
  • (一家之言)冀疫情退去 爭取恢復客况
  • 黃金周撻Q 拖累濠賭股
  • 賭廳年底或掀結業潮
  • 深合區藍圖繪就澳金融業
  • 恆大債務危機或令多業受損
  • 人行:維護房產市場健康發展
  • 抵禦危機 料掀整合潮
  • 立法新趨勢 環保要先行
  • 穗啟動港澳台青年雙創基地聯盟
  • 學者:疫情影響浮面 經援訴求大
  • 開源節流 零售冀撐到明年新春

中概股插水暴跌 中證監安撫市場

2021-08-02 06:35

    中概股插水暴跌  中證監安撫市場

    今年截至七月廿六日,全球主要股市中表現最好為法國(CAC 40指數),上升了18.5%;其次為美國股市標普5百指數,上升了17.74%;表現最差的是香港恆指,下跌了3.81%;中國上證指數則比香港恆指稍佳,下跌了0.16%。中國經濟率先走出新冠疫情陰霾,製造業和出口復甦較快,但內地、香港股市卻大幅跑輸全球主要經濟體。無可否認,國際投資者對中概股的“政策風險”深有疑慮,不少採取先行退場觀望的策略,即使是熱衷在中美同時押寶者(包括筆者在內),也無法量化這種風險,只能大幅降低在內地及香港持股的比例。

    頂層設計整頓行業

    如今逐漸變得比較明朗的是,這幾年中央在整頓互聯網行業、反市場壟斷、加強數據監管、推出“融資新規” 三條紅線、叫停螞蟻上市、滴滴在美上市後被下架……以及最新教育培訓行業的整改措施,都不只是針對某行業、某企業和個別事件的小手術型調控政策,背後有一整套“頂層設計”的目標和邏輯,必須從政治的高度去理解,而這偏偏是海外投資者最“看不懂”之處,或者是認知有一個滯後的過程。

    “頂層設計”的目標和理想無可挑剔,如“房住不炒”是非常正確的,過高的房價造成社會嚴重的貧富差距、年輕人成為房奴、消費力因房貸壓力而減弱、無人願做實業興邦工作、貨幣大量轉作投機活動……抑制房價就成為國策層面問題。又如“加強數據監管”,民企互聯網巨頭不少大股東是外國資本,在發展過程中建立了龐大的個人訊息和數據庫,引起中央對資料外洩風險的擔憂,就以政治手段解決問題。

    以最近教育培訓行業整改而言,中央擔心眾多海外上市教培企業和私人機構,帶來的是舶來式教育,培養出不是對中國忠誠和有愛國心的下一代,而教培機構賺取暴利、校外培訓費用遠超大部分家長負擔能力、違法違規情況突出,在民生角度說也存在很多問題,出手整改就實屬必然。

    “雙減”令企業崩盤

    海外投資者又一次見識到中國政府行政措施的巨大威力,七月廿四日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關於進一步減輕義務教育階段學生作業負擔和校外培訓負擔的意見》,提出多項對於校外培訓機構的約束措施,特別提出學科類培訓機構一律不得上市融資,嚴禁資本化運作,不少上市公司將變成為非營利企業。雖然這次印發只是一紙《意見》,但投資人深信中國舉國機制有能力在瞬間團滅整個行業,因此爭相不計成本砍倉,損失慘重。

    政策出台後首個交易日,三家在美國上市的中國教培企業巨頭新東方、高途和好未來一夕市值蒸發超過人民幣1千億元;其他一些受影響的在線教育類公司股價連日跌幅超過9成。全球的中概股也觸發自一八年以來最猛烈拋售,內地A股和港股也受影響插水式暴跌,香港恆指在兩天內崩跌2千多點。其後中證監會與投行高管開會解釋監管政策,《新華社》亦出面安撫市場,指整頓教育行業的政策有針對性,無意傷及其他行業公司,市場憂慮有所減緩。

    推新政勿急躁粗暴

    中國不少行業存在的亂象需要糾正,但在面對資本市場的時候,行政處理手法切忌簡單、急躁和粗暴。新政策的出發點即使很好,也必須給予充分時間作市場諮詢、徵求各方意見、進行良性互動、讓大家知道未來的方向,同時要建立相應的配套措施,穩健地按部就班實行,否則結果可能適得其反。

    一個金融市場數以十年建立起來的聲譽,可以在一天之內被摧毀。全世界的金融市場可以正常運作,全賴於參與者的信心,信任其對私人產權的保護和尊重。如果強大的公權力憑一紙命令,就可以摧枯拉朽地團滅合法經營上市公司的資產,令投資人一夕間血本無歸,資金必然會選擇離開。

    外資信心非幾番維穩喊話就能夠迅速恢復,金融市場最害怕難以預測的不明朗因素,今天的《意見》令市場哀鴻遍野,那麼明天會否又突然推出另一個新政策呢?惟望中央謹慎維護香港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

    容永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