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 澳廣視新聞
  • 政府消息
  • 濠江日報
  • 澳門日報
  • 力報
  • 新華澳報
  • 正報
  • 華僑報
  • 現代澳門日報
  • 論盡澳門
  • 澳門平台
  • Media OutReach
  • 美通社
  • EQS Group
分類
  • 澳聞
  • 經濟
  • 要聞
  • 體育
  • 藝海
新聞
  • 方皓玟新歌來自囝囝口頭禪
  • 阿嬌修身成功感情空白
  • 曾國城誓言減肥上台
  • 錢慧儀告別廿七年豪門婚姻
  • 蔡國威入行26年博一鋪
  • 陳凱琳為林鈺洧講好話
  • 三澳影人角逐台灣金馬獎
  • 《澳門人》介紹當代舞展
  • 聲色藝金曲匯萃音樂會今演出
  • 伊莉莎伯奧遜演緋紅女巫搶鏡
  • 賴恩雷諾士《死侍3》主場出擊
  • 俊聲薈聚金曲夜金碧上演
  • 澳視澳門今晚播《大考》
  • 粵韻榮旭戲曲展演今續演
  • 物競天擇 弱肉強食——談《命懸2000呎》
  • 《霎時再感動》載譽重來
  • 佛系鄭伊健半躺平
  • 世界夫人澳門選手摘亞
  • 《尋 / 常》十一月公演
  • 粵劇木偶戲非遺名家對話

友誼地久天長

2021-12-16 06:35


    友誼地久天長

    蘇格蘭農民詩人羅伯特 · 彭斯(R·Burns,1759-1796)的《友誼地久天長》,被譜成歌曲後,其價值和意義遠遠超越詩歌本身。

    近日欣賞了一個視頻,背景音樂就為一位男聲獨唱《友誼地久天長》。畫面呢?先見一片青綠山坡上,一位被母親拉着手的小姑娘邊走邊回頭。原來,有位年齡比她大些的姑娘,站在高處滿腹悲愁地凝望着她。小姑娘終於掙脫母親的手,她在路旁摘了一朵帶葉子的花,然後跑過去送給流着淚的送行人。臨末,我們看到依依不捨的小姑娘回到母親身邊。此情此景,就在“怎能忘記舊日朋友,心中能不懷想,舊日朋友豈能相忘,友誼地久天長……”歌聲的伴隨之中所出現。仍然是在“我們曾經終日遊蕩,在故鄉的青山上,我們也曾歷盡苦辛,到處奔波流浪……”的伴隨之中,又看到一對年輕男女告別路頭。與兩位小姑娘由始至終臉帶愁容不同的是,年輕男女時而心事重重時而面現笑意,是情投意合的戀人,抑或心心相印的友伴,我們不得而知!總之,女子的轉頭回望,說明也是有人在等着她。她不得不要離去了,但男的卻拉着她的手,鄭重其事地把布塊遞給她。接着,男子騎馬而去,女子打開布塊,見到的也是一朵帶葉子的花。

    葉子會莫可奈何地枯萎,花更會莫可奈何地凋零。把它夾在書本裡吧!即使枯萎凋零,葉子和花也能成為象徵友誼愛情的標本。一看到並沒因之斂跡的葉子和花,便會憶念起“我們也曾終日逍遙,蕩槳在綠波上”的友人或情人。

    你說,是蘇格蘭民歌《友誼地久天長》偉大,抑或彭斯的詩歌《友誼地久天長》偉大?我想是同樣偉大!因為,歌和詩已融為一體!你看美國電影《魂斷藍橋》,即使只單純演奏《友誼地久天長》的旋律,人們還是會哼起“如今卻勞燕分飛,遠隔大海重洋”的歌。

    費拉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