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 澳廣視新聞
  • 政府消息
  • 濠江日報
  • 澳門日報
  • 力報
  • 新華澳報
  • 正報
  • 華僑報
  • 現代澳門日報
  • 論盡澳門
  • 澳門平台
  • Media OutReach
  • 美通社
分類
  • 澳聞
  • 經濟
  • 要聞
  • 體育
  • 藝海
新聞
  • 歐多國疫情大幅升溫
  • 摩兩千移民闖西“飛地”十八死
  • 挪首都酒吧恐襲兩死廿一傷
  • 中國緊急援助阿富汗六千萬元
  • 智能化設備助綠化養護
  • 疫下商機
  • 英周內第三次鐵路罷工
  • 北方迎入汛最強降雨
  • 太原六人當街打老人被捕
  • 黑土保護法八月施行
  • 滬書記:打贏大上海保衛戰
  • 美漢駕車撞示威者四傷
  • 拜登怒斥“悲劇性錯誤”
  • 深圳福田封閉管理
  • 京一感染者隱瞞軌跡被查
  • 中國加強八領域合作
  • 王毅:金磚“中國年”具十亮點
  • 華斥美蓄意破壞地區局勢
  • 台新增本地病例持續下降
  • 彰化旅館揭雙屍三命案

黃叔璥著述地名經再三考究

2022-05-18 06:35

    正確解讀巡台御使黃叔璥所記“釣魚台”兼駁黎蝸藤等——

    黃叔璥著述地名經再三考究

    辨證二:黃叔璥綜述台灣港口,其地名可全部考出。

    上述引起爭議的句語,出自卷二〈赤嵌筆談〉的〈武備〉篇,是緊接一百三十八字“偷渡來台”那段文字之後。今為免斷章取義,而且大家都會引錄該段爭議文字來闡釋,筆者也不例外,並為便於辨析,在各主語前,加上了序號。

    近海港口,哨船可出入者,只鹿耳門、南路打狗港(打狗山南岐後,水中有雞心礁)、北路蚊港、笨港、澹水港、小雞籠、八尺門。其餘如鳳山大港、西溪、蠔港、蟯港、東港(通澹水)、茄藤港、放港(冬月沙淤,至夏秋溪漲,船始可行)、大崑麓,社寮港、後灣仔(俱瑯嶠地);諸羅馬沙溝、歐汪港、布袋澳、茅港尾、鐵線橋、鹽水港、井水港、八掌溪、猴樹港、虎尾溪港、海豐港、二林港、三林港(二港亦多沙線,水退,去口五六里)、鹿仔港(潮長,大船可至內線,不能抵港。外線水退,去口十餘里,不知港道,不敢出入)、水裏港、牛罵、大甲、貓干、吞霄、房裏、後壟、中港、竹塹、南嵌、八里坌、蛤仔爛,可通杉板船。台灣州仔尾、西港仔、灣裏;鳳山喜樹港、萬丹港;諸羅海翁堀、崩山港,只容仔小船。再鳳山岐後、枋寮、加六堂、謝必益、龜壁港、大綉房、魚房港;諸羅黸仔穵、象領,今盡淤塞,惟小魚船往來耳。山後大洋北,有山名釣魚台,可泊大船十餘。崇爻之薛坡蘭,可進杉板。

    所述港口均可考出

    這裏所陳述的港口,多逾六十個。曾擔心因年代久遠,地名興廢不一,難以考出。尤其筆者對台灣的地理,近於無知,但經過一番努力查找,除“蠔港”有太多相關的地名外,其餘都可以一一考查出來。這些地名,也不是單獨在〈武備〉篇出現過,有很多可以在同書《台海使槎錄》中找到。試舉如下:

    “港名鹿耳門,出入僅容三舟,左右皆沙石淺淤焉;此台灣之內門户也。……然台灣之可通大舟者,尚有南路之打狗及東港、北路之上澹水,凡三處;而惟上澹水可容多船,港門為正也。其可通小舟者,尚有南路之蟯港,北路之鹹水港及八掌港、笨港、海翁港、鹿仔港、大甲、西二林、三林、中港、竹塹、蓬山十二處;而笨港並有小港可通鹿耳門內,即名馬沙溝是也。”(見卷一〈理台末議〉)

    “吞霄去半線百里”、“牛罵隔吞霄六十餘里”(見卷八〈熟番〉)

    “後壟而上,一百二十里為竹塹社”、“自南嵌至上澹水七十里,對北膠;澹水至雞籠三百里,對沙埕烽火門。”(見卷二〈東甯政事集〉)

    又有不容易找到的“大繡房、魚房港”,可從卷七〈附載〉的“琅嶠各社”內看到:“沿海如魚房港、大繡房一帶,小船仍往來不絕。”

    至於“大港”,其載錄差不多可以作為台灣古地名的補遺:“由諸邑鹿仔港先出,次及安平鎮大港,後至瑯嶠海腳”;“自東港運至台邑,進大港,不由鹿耳門,每石船價八分。”(見卷一〈赤嵌筆談〉)

    若與高拱乾修的《台灣府誌》(康熙三十五年刊行,較《台海使槎錄》早四十年出版)相較,也可考對出如下地名:

    歐汪溪、蚊港、八掌溪、大甲溪、中港、竹塹港、南嵌港、澹水港等。

    另外,亦可與同治初年纂輯的《台灣府輿圖纂要》校核。此書雖然後《台海使槎錄》一百三十年出版,但仍能查考出五十個相同地名,略舉如下:

    茄藤港:距離縣城東(鳳山縣)五十五里。

    鐵線橋港:茅港尾港在嘉義縣南端。

    大甲溪:在大安口之南……外洋船隻不能收泊。

    (台灣縣)西南:出小西門……二里至灣裏莊;西北:出小北門……二里至洲仔尾。

    又用輿圖來檢視,更明其方位:

    《鳳山縣圖》的相關地名:放索溪、加藤塘、東港、萬丹港;

    在《彰化縣圖》可見:虎尾溪、海豐港久淤  、鹿仔港久淤、水裏港淺、牛罵頭汛;

    在《淡水廳圖》則有:房裏、吞霄汛、後壠汛、中港汛、竹塹、南嵌港和小雞籠汛。

    地名可信不容置疑

    這些台灣古地名,幾可全部查照出現今的地名和位置所在,但因為需要遡源解釋當年的舊地名,為節省篇幅,只好從略。

    以上引舉,足以證明黃叔璥著述的港口地名,不是沒有經過考查便輕率下筆的,而是再三考核,並在南巡北訪時,實地踏查各個港灣泊口,才用他的史筆,逐一記下這些堅實的地名,故其可信度是不容置疑的。而且不要忘記前面提到的《南征記程》,黃叔璥沿途對經過的一些地名,作了考證,可見他是一位熱衷於人文地理的官員。黎蝸藤等人,沒有認真研讀《台海使槎錄》,便胡謅黃叔璥把釣魚台的位置搞錯。無論他們是否誤解了黃叔璥的文義,抑或是別有用心,理該指謬批駁。然而亦要有所據,遵從學術層面出發,細心研讀文獻,多角度論證,實事求是,方可正解文句中的含義。(五)

    中日關係史研究學者   黃 天

    註:

    同注引書《台灣府誌》,二十一至二十四頁。

    參見台灣銀行經濟研究室編《台灣府輿圖纂要》第三冊,台北台灣銀行,一九六三年出版。

    同注引書《台灣府輿圖纂要》,一百四十頁。

    同注引書《台灣府輿圖纂要》,一百六十一頁。

    同注引書《台灣府輿圖纂要》,二百七十八頁。

    同注引書《台灣府輿圖纂要》,一百一十四至一百一十五頁。

    同注引書《台灣府輿圖纂要》,一百二十至一百二十一頁。地名寫法稍異,如作索;茄作加。

    同注引書《台灣府輿圖纂要》,二百○八至二百○九頁。

    同注引書《台灣府輿圖纂要》,二百五十二至二百五十三頁。

    同注⑩引書《釣魚台是誰的?》,六十七至六十八頁。